末世,我在克苏鲁世界里万物炼成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二十六章告急

  林墨发现这一次解析与之前任何一次都不同。

  魔力水晶的构成除了一些常见材料外,还需要一种特殊材料,叫做修格斯的分泌物。

  这种材料以他现阶段的炼成知识和水平,还无法炼成。

  但所幸的是,这里剩余的魔力水晶数量,就足够用很长一段时间了。

  就在这时,原本眉头舒展的林墨倏忽间眼神骤变。

  一则来自恩佐斯特的精神波动裹挟着它焦急的情绪而来:

  “老大,情况有变,兄弟会这里出事了!”

  “我刚刚发给你好几条精神波动,你都没有回我!”

  林墨这才想到可能是之前被胡文浩那诡异的声音所影响,漏接了恩佐斯特的精神波动。

  “你先稳住,我们马上回来!”

  林墨用手按住旁边的一根立柱,将之变形成一辆摩托车,看了胡鸣一眼,“没时间解释了,快上来。”

  同时林墨在内心也是极为惊讶的,前世可没听说这几天兄弟会出问题的,按照前世的轨迹,兄弟会出问题至少要再过半个月。

  不然他也不会放心让赵雪母女留在那里。

  笼罩着医院的迷雾,已经随着周鹏回归到灵者之书中后消失。

  林墨骑着摩托车一骑绝尘,朝着兄弟会的方向疾驰而去。

  ……

  兄弟会。

  偌大的广场上,此时两边站满了人,明显两方人正在对峙着。

  一方十来个人,身穿统一的黑色劲装,手里拿着黑胶棍,为首的人身披军绿色大衣,嘴里同时叼着两根烟,袅袅烟雾下,粗壮的手臂上是两朵盛开的玫瑰,正是张牧,只是此时的他面色灰暗,看起来有些难看,傅豪石却不在他的身边。

  另一方人数明显更多一些,穿着五颜六色各式各样的衣服,比较鲜明的特征是一个个都是清一色的光头,脑门亮的能反光。

  而为首的两个男人,一人穿着红色衣服,另一人穿着蓝色衣服,两人身高中等,眉宇间极为相像,就像一个模子里面刻出来的,只是身位在前面那位穿着蓝衣的面相更加成熟稳重一点。

  此时,蓝衣男人用一种较为惋惜的语气说道:“张大会长,你这又是何必呢,大家一起共享资源嘛,都是三阶超凡者,都在这末世里摸爬滚打的,好好商量商量,何必刀剑相向。”

  “怎么?打不过就玩赖的?”

  张牧脸上蕴染着一股黑气,但嗓门依旧不小,说道:“你们之前两个对我一个,都被打的落荒而逃,现在我受了点伤,就又像狗皮膏药一样贴过来了是吧?”

  “我就明明白白告诉你,想要粮食自己去弄,别一天到晚就想着白嫖别人的。”

  说罢,他不屑地朝着对面几人猛地吐出嘴里的两个烟蒂。

  “哥别跟这轴驴说话了。”

  另一个红衣的光头男人眼中浮躁之色尽显,叫嚣着说道:“别演了,我们都已经知道了,你被粮油站那只金耀级堕种重伤,还中了理智上限减少百分之80的异常状态,现在的你,怕是没用几个技能,就要丧失理智变成堕种了。”

  眼见对方说出这个他们这里保密级别最高的秘密,张牧脸色更加暗沉。

  粮油站这次拼命,总共弄来了足够兄弟会吃一个多月的粮食,但也损失了十来个二阶超凡者,这些都是最忠心的骨干成员。

  而他受到的“凋零”异常状态,是会里的机密,只有四个人知道,分别是傅豪石,和两个为他疗伤的兄弟,这两人都是兄弟会成立初期就在的元老,也是不可能背叛。

  “凋零”异常状态共持续两天,已经过去了一小半,却没想雷盟的人这么快就找上门来。

  简直就像闻到味道的鬣狗一样。

  面对雷盟王友的挑衅,张牧随即又点起一根烟,笑着说道:

  “那你们明知我放不了几个技能,怎么不动手直接上啊?直接抢啊,怎么不抢啊?”

  “不就是怕我跑了,等这异常状态一过,怕被报复么?”

  他一语点破了王朋王友的想法,又猛吸一口烟,眼神阴沉看着雷盟这些人,就想一只苍鹰盯着猎物一般,道:

  “你们听好了,我现在可是把你们的脸一张一张全都记住了,今天老子死了拉几把倒,但我要是没死……”

  说到这里,他话锋一转,威胁之意更甚:“那就全都把脖子洗干净等我来杀,你们两个我杀不掉,你们这些可爱的小弟可就不一样了。”

  他这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明着威胁雷盟这两兄弟。

  搞得兄弟俩后面那群小弟一个个慌了神。

  他们可还记得上一次张牧一个人撵着两个头头跑,如果不是对方不屑于杀自己这些两阶超凡者,只怕他们之中至少一半人已经在噶了。

  “张牧!你以为今天你能活着逃出去?”

  王朋冷笑着说道:“我们会挑这个时候来找你麻烦,会不做好万全准备?”

  “实话和你说了吧,今天你答应也好,不答应也罢,横竖都是死路一条,我们也怕你报复,让你做个明白鬼好了。”

  “出来吧,不要藏着掖着了!让张大会长看看他手下还有多少人愿意跟着他。”

  王友拍了拍手,笑的云淡风轻,面带嘲讽。

  只见张牧身后一人从观望的人群中默默走了出来,正是傅豪石,此刻他面无表情,冷眼看向前方。

  张牧原本就不太好的脸色,一下子更加暗淡,难以置信自己最好的兄弟会是背叛者,“你!兄弟……怎么会是你”。

  粗犷的声线里像是喉咙里扎进了几根三寸钢钉,说话都不利索了。

  傅豪石闻言面露古怪之色,重重拍了一下张牧的肩膀,没好气的说道:

  “你有病吧,我是内鬼不给你整个家都偷了,还需要现在出来对峙。”

  “刚刚这雷盟一来我就察觉有问题,这不是在帮你抓内鬼么。”

  说罢,他也拍了拍手,张牧队伍中有几人突然暴起,将一个还没反应过来的男人瞬间绑缚起来。

  张牧看到被绑缚的男人之时,内心还是一沉。

  居然是你!

胡萝卜橙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