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刀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二十章 酒馆

  这一桌人还挺好玩的,鸡一句鸭一句的,讲得跟说书一样有趣。

  “饭菜稍微差了点倒无所谓,主要是,不好过啊每天!不瞒你们说,好几天没尝到醉香楼那群女人的姿色了,我都怪想念的……”

  “哈哈,平日里没少听你跟醉香楼那个苏萱儿的风流事儿。与其说想念醉香楼里的美人儿,不如说是想她了吧?哈哈哈……”

  这话逗得一桌人哈哈大笑,那人害羞着说道。

  “兄……兄弟们都知道,这事儿说出来……就没多大意思了吧?”

  “哈哈哈……哎,据说昨晚所有人逃命的时候,有几个倒霉的女子不小心被挤落楼摔死,不会就有她吧?”

  “怎么可能,她都一直在舞台后化妆,怎么可能是她……”

  “哟,知道的这么清楚,怕是你小子在后台搞事情是吧?”

  “哈哈哈……”

  又是哄笑声。

  “不过昨晚好像是死了蛮多人,也不知道是谁干的。”

  “那还用说呗,除了保爷,谁还敢干出杀人越货的事儿来?”

  “不不不,你不知道吗?昨晚保爷和他的手下,全都死在了醉香楼!据说那死状,啧,一个比一个难看哦!”

  满座惊讶起来。

  “什么?保爷死了?真的假的?”

  那人招招手说到。

  “我的消息你还不放心?这南隅城,还有谁有我的消息靠谱吗?”

  “我去,谁这么大胆,敢杀保爷?那可是南隅城出了名的恶霸,谁敢搞他?”

  “这已经不是大胆不大胆的问题了吧?保爷死了,那他那姨父不是要气坏了吗?平日里那人可不就是靠保爷这么个流氓到处搜刮百姓钱财,大发横财?现在保爷死了,少了个信得过的,能替他干脏活的人,可不是损失惨重嘛!”

  “哎,他姨父叫什么我还一直不知道,据说是城里挺大的一个官。”

  “姓杨吧,具体叫什么我也不清楚。我估计,这个杨大人十有八九要出告示悬赏杀手的人头。具体给多少,没人知道。”

  “那肯定是重金悬赏啦!这悬赏告示要是贴出来,那可不就是个发财的路子吗?”

  “你确定吗?人家有能力把保爷和他手下全弄死,势力一定不会比保爷小,你确定不要命去拿这笔赏金?”

  那人这才冷静下来。

  “说得也是。那,能怎么办呐?”

  “什么怎么办?反正这笔钱不是咱们几个能拿到的。能搞到手的,只有有能耐的人。至于谁有能耐?那只有天知道,反正我是不知道……”

  又有人问到。

  “哎,昨晚舞台上叫喊的,那不是保爷的手下吗?怎么保爷反倒是死了?”

  “据说是从别的渠道打听到公主的下落,昨晚准备劫持公主来着……”

  满桌哗然。

  “我去,敢劫公主的驾,保爷怕不是飘了?”

  “我觉得不是。保爷肯定是瞅准了公主身边人手不够,想搞一手,结果不光搞砸了,还送了自己的命。一定是公主的队伍里有几个高手,联手解决掉保爷这群人。”

  “我去,那得多高啊!保爷的手下也不是吃干饭的!一个二爷,一手鹰爪功名震江湖;还有一个本地排名第一的杀手……不过公主是皇室嫡亲,派高手做护卫也不是没那个可能……只能说,保爷也算是踢到铁板凳,活该把命搭进去咯!”

  这群人怎么也不会想到,正是他身后不停喝酒的那个乞丐,一个人杀掉了保爷和他的手下。

  “哎,那杨大人估计不敢再去追究谁杀的人吧?毕竟那可是公主殿下,再追究下去怕是要掉他的脑袋。”

  “估计是不敢了……”

  凌寒一边听着他们的聊天,一边喝着酒,并没有引起他们的注意。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凌寒酒壶里的酒都快要喝完了。不过好在小二的菜也及时赶到,一盘盘送了上来。

  “酒。”

  凌寒冰冷的声音响起,小二很快心领神会。

  “好嘞客官,这就给您倒去。部分菜已经上好了,请您慢慢享用!”

  小二拿走了酒壶,很快给凌寒续上满满的酒。

  这里的菜果然没有醉香楼那般少见。里面的食材,大多是当地常见的食材。不过好在他们厨师的料理手法比较特殊,即便是这平常的菜肴,在他们家的厨师手中炒出了别样的风味。虽然不能与醉仙楼的山珍海味相比,可要在同一食材上,绝对不输醉香楼。

  凌寒一边大口地喝着酒,一手大块地撕着碗里的肉。不用筷子,直接是上手的,丝毫不顾周围人的厌恶,自己吃自己的。

  “这酒馆啥玩意儿?怎么连乞丐都放进来了?”

  “嘘,小点声。那可是昨晚醉香楼里那个乞丐,单手拎起一个酒缸的怪人!你可千万别得罪他,不然被打得嗷嗷叫的时候可别喊我帮忙……”

  原来这酒馆里,有不少是从醉香楼那边跑这儿来凑合垫垫胃的。此时只有那么几个人注意到凌寒的位置,大多数人还是坐在自己的餐桌上,大声地聊着自己的事儿,忙得不亦乐乎。

  凌寒正爽快地吃着,身上的破衣襟不知道被什么人拉扯着。他转过身,发现没人。旋即低头一看,是一个浑身脏兮兮的小孩。他衣着倒是普通,多半是在外头玩泥巴玩脏了,跑到店里头来玩的。

  他拿着一串糖葫芦,手里还攥着几个破铜板,正想塞到凌寒的口袋里。奈何凌寒的口袋太高了,他根本够不着凌寒的口袋。

  他天真地看着凌寒的眼睛,此时的凌寒眼神冰冷。不过他似乎一点都不害怕,反而还一个劲地往凌寒的口袋方向跳着,企图把手里的破铜板塞到凌寒的口袋里。

  凌寒那寒冰般的眼神最终收起,也学着小孩一样天真的眼神看着他。

  “怎么想着给叔叔铜板?”

  那小孩也天真地说到。

  “爸……爸爸教导我,要……要学会给穷人施舍……”

  凌寒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他杀人是有原则的。当他只有了解目标的身份,才选择是否接这个单。贪官污吏,杀;地痞恶霸,杀;丧尽天良,杀;无法无天,杀……只要是与恶沾上边,此单必接。另外也会有一些个人恩怨的单,接不接全看他的心情,毕竟像他这样的顶尖杀手,从来不缺单子。

  他的另一个习惯就是,每次杀完人,会从尸体身上扒下他们的金银财宝。尤其是那些剥削百姓的人身上,会反复搜刮。然后悄无声息地放在附近穷人家的某些地方,然后悄悄离去。他们往往找不到钱的主人,反复询问无果后便用于生活后,再攒钱留着等待那个好心人的到来。

  凌寒欣慰地摸了摸孩子的头,另一只手伸进自己衣服里的口袋,准备将口袋里的一些碎银送给男孩手中,却被一阵妇女刺耳的谩骂声打断了。

  “幺儿,你个死娃娃又跑哪儿去了?一天不见你就到处跑,看我不打死你哦!原来你是在这儿,你那个铜板板要给那个撒?你不会要给这个穿破烂衣服的乞丐吧?我不晓得跟你讲过多少次了,乞丐都是好吃懒做的。他现在就是个废人,给他那么多钱干什么?”

  “可……可爸爸说……要可怜穷人……”

  “你就莫要信得你爸爸那个话,他是在骗你的!乞丐哪需要你去施舍,那是一坨烂泥,扶不上墙的嘞!”

  她抱起孩子,眼睛还不忘憎恶地瞪了他一眼。

  “你个乞丐还想骗我家娃娃的钱?你怕是想死哦!幸亏我发现得早,不然我孩子的钱,可就要打水漂咯!”

  女人这么一吼,整个酒馆的人渐渐安静下来,看向女人谩骂的地方,一场热闹戏即将开场。

  不过有很多人惊讶地看着凌寒,认出他是昨晚扛酒缸的那个乞丐。

  凌寒的眼神再次冰冷。他收回拿钱的动作,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继续喝酒吃菜。他吃菜的样子,同样遭到了妇女的嘲笑。

  “乞丐就是乞丐,吃个饭都不知道拿筷子的,一看就是活该穷的命!”

  旁边的人也看不下去了,几人来到妇女身边,轻轻说到。

  “大姐,不要说了,这个乞丐不好惹,可别把他惹怒了,不然……”

  “不就是个乞丐撒,有啥子担心的咯?我还偏偏不信,这破乞丐能有个啥子本事,能把我吓到!一天到晚好吃懒做的,只晓得在街上讨饭,穷死了也是活该。”

  “少说两句吧……”

  “我就不!我偏要讲,废物,废物……”

  “嗖”的一声,一根筷子飞速擦过妇女面前,“咚”的一声钉死在她身后的木墙上。筷子擦过妇女面前,近乎只有一公分的距离就能砸到她脸上,让她脑花开浆。而此时,她仅仅是擦掉了几根头发,缓缓飘落到地上。

  这一击不仅吓坏了妇女,同样也吓坏了周围的客人。他们开始慢慢离开自己的餐桌,朝门口一点点挪去。妇女身后的小孩,也开始哇哇哭起来。场面十分混乱。

晏洵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