朕的大汉不会亡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三十六章 你真的是陛下

  此时关中仍然封闭,不能直接通过武关。

  刘协等人只好弃马步行,翻山而过。

  艰难翻山进入关中之后,又步行数日,来到长安。

  这一路上,刘协感受到,虽然徐庶和鲍出喊自己为陛下,但是在他们心底,对自己还是有一丝怀疑的。

  因为他们从未向自己行过拜君之礼。

  或许他们是想见到钟繇之后,才能彻底相信自己是天子。

  刘协对此并不在意,反正要见到钟繇了,到时候他们自然会相信。

  几个月以前,朝廷派遣谒者仆射裴茂来关中,督率将军段煨讨灭李傕,并且夷其三族,郭汜也已经被其部将所杀。

  而钟繇任为司隶校尉,持节到关中后,又劝马腾和韩遂遣子到许都为质。

  如今的关中一时安平,刘协等人路上倒也没遇到麻烦。

  进了长安城,来到钟繇府第门外。

  刘协上前只说是从许都来的,又向门房要来笔墨竹简,写了些字,让他们拿去亲手交给钟繇。

  门吏见他们风尘仆仆,以为是朝廷派来的使者,不敢迟慢,赶紧拿着竹简进去禀报。

  “许都来的?又不报名号?快拿竹简来我看。”

  钟繇正在府中练写书法,听门吏禀报之后觉得很奇怪,赶紧放下笔,接过竹简细看。

  钟繇酷爱书法,少年时曾经跟随刘胜在抱犊山学了三年。

  他一直都想要蔡邕的书作,有一次与曹操和韦诞等人讨论笔法,得知韦诞收藏有蔡邕的书作,便向对方求要。

  韦诞不肯给,他悲痛捶胸,结果吐血欲死,是曹操用五灵丹把他救活。韦诞死后,钟繇让人去盗墓,得到了蔡邕的书作,他也因此笔法更妙。

  钟繇看了竹简,顿时面色大变。

  竹简上写着天子与他在安邑时发生的一件小事,这样的事情不可能有人传说出去,只有他和天子知道。

  而且,看竹简上的笔法,明显是出自天子刘协之手。

  难道是天子来了长安?!

  钟繇急问:“书写之人相貌如何?”

  门吏把刘协的年纪相貌大致说了。

  钟繇心中确定,一定是天子来了。

  他急忙奔跑出去,连鞋都来不及穿。

  门吏有些发懵,赶紧提着鞋追在后面。

  钟繇一口气跑到大门外,第一眼就看到了刘协。

  “陛下!陛下!你真的是陛下!”

  钟繇上前细细看着刘协,嘴里不停说着,然后突然跪下行礼:“钟繇拜见陛下!”

  守门的卫士见状,全部跟着下跪行礼:“拜见陛下!”

  此时,只有刘协和徐庶等人站着。

  徐庶看在眼里,心里最后一丝怀疑消失了。

  他跟着向刘协跪下行礼:“徐庶拜见陛下!”

  鲍出和黄忠张雄三人也都下跪行礼。

  刘协心里一阵激动,眼泪差点夺眶而出,被认可的感觉太好了!

  “钟卿请起,诸位都起来吧。”刘协上前扶起钟繇。

  钟繇把刘协等人迎进府中,摆下酒宴为众人接风洗尘,他让刘协坐在上首,而自居下侧。

  虽然认了刘协这个天子,但钟繇此刻心里十分复杂。

  天子突然出现在长安,说明之前某些传言是真的。

  原来天子真的逃离许都,又去了荆州,曹操才会亲率大军去荆州。

  同时也说明了一件事,天子与曹操不和。

  钟繇曾经跟随天子颠沛流离,见证过天子的各种悲惨危难之状,在他心里,觉得天子能够在许都安身,曹操功劳最大。

  他无法理解天子为什么要出逃。

  现在天子来了长安,而曹操在许都已另立皇长子刘冯为帝,钟繇看着刘协,觉得这是一个很大的麻烦。

  “陛下不在许都,何以至此?”

  钟繇假装什么都不知道,试探问道。

  “说来话长,钟卿有所不知,曹司空曾对朕说,若不顺他之意,朕便是下一个弘农王。朕心中甚惧,日夜忧不能眠,只怕曹操便是董卓,而朕也会成为弘农王。所以,朕才在丁侍中的帮助之下,离开了许都。”

  “朕先是去了荆州,却不料刘景升要把朕交给曹操,幸得黄将军忠勇,带朕逃离襄阳。朕想到钟卿忠心耿耿,因此来了长安,钟卿,你不会也要把朕交给曹操吧?”

  可以说,钟繇是刘协最后的希望,如果他也倒向曹操,那自己便不知道该去何处了。

  钟繇大惊,急忙起身在刘协面前跪下,说道:“臣岂敢如此,臣愿听陛下令旨!”

  刘协起身离席,扶起钟繇:“那就好,钟卿,你是朕最后的依靠了,朕如今最信任的人就是你,莫要负了朕望!”

  “对了,钟卿,派人去请马腾将军和韩遂将军来此,朕要见一见他们。”刘协又吩咐道。

  他盘算着如果能收服马腾,那就能得到马超和庞德这两员虎将,还有关中和凉州的兵力。

  钟繇赶紧应诺,又听刘协谈了逃离许都到长安这一路上的事情,当然,还有在许都如何被曹操威胁的“事情”。

  酒宴罢后,刘协等人暂时在钟繇府中住下,他任命张雄和鲍出为虎贲郎,当自己的随身侍卫。

  此时,无论是黄忠还是张雄,或者是徐庶鲍出,都彻底相信刘协就是天子。

  当夜,钟繇彻夜难眠,不知道应该怎么安置刘协。

  如果认他为天子,让他移居皇宫,那许都的天子怎么办?自己还要认许都的天子吗?

  一国无二君,况且他们还是父子,到底应该认谁为天子才好?

  如果不认,那要怎么安置,总不能如他所说,交给曹操吧?

  第二日,刘协要求钟繇让自己移居皇宫。

  身在皇宫,可以向关中之人宣示自己的天子身份,同时也可以显示出自己的威严。

  但是钟繇说皇宫失修残破,等他派人修缮之后再请天子入住。

  刘协再三要求也不能如愿,钟繇始终说是皇宫破败,而且仓促之间难以选出侍卫,让刘协暂时住在他府中,给他一些时间去筹备。

  刘协明白,钟繇这是心里有顾忌,还没有想定应该怎么对待自己。

  他又提出,除了让马腾和韩遂来相见之外,吩咐钟繇让关中各郡守县令都来长安见驾。

  想让关中之人都知道,自己就是天子刘协,如果得到各郡守县令的支持,司隶校尉钟繇也不得不支持自己。

  钟繇也一一答应,派人去请马腾和韩遂,还有各郡守县令俱来长安。

  他现在心中犹豫不定,正好可以看看关中之人是什么态度,尤其是马腾和韩遂的态度,然后自己再做决定。

  而在南阳,曹操率领大军到了宛县,见到了蒯越,接回了曹仁。

  听说刺杀天子的刺客逃走之后,甚为恼怒,不听蒯越辩解,率领大军继续向襄阳进兵,准备趁此机会灭了刘表,夺下荆州。

  大军走到新野时,却听说天子刘协到了长安。

  曹操犹豫了,不知道该继续进兵攻打襄阳,还是要回兵去关中。

蚂蚁小国王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