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丧家之犬到绝世天尊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二十五章 你好像很懂女人

  “是不是你把火弄太大了,有一点火苗就可以,不要给自己增加难度。”唐灵儿对刘猛说道。

  “我怎么可能把火苗弄大,我哪有那个本事。”刘猛无语道。

  “也是……”唐灵儿点点头,说道:“这可能就是没有天赋吧,对于我来说,点火,灭火,都很简单。”

  听到这里,翟婷玉笑着摸了摸唐灵儿的头,说道:“灵儿,你可不要太骄傲,一切都才刚刚开始呢。”

  “我不会的,七师父。”唐灵儿很乖巧地点了点头。

  “就算你学得好,也不要打击别人嘛,大家的修为进境有快有慢,这是很正常的。”翟婷玉笑着说道。

  唐灵儿抬头看了翟婷玉一眼,人小鬼大的她,立刻便明白翟婷玉这是在回护刘猛。

  翟婷玉最喜欢的弟子就是刘猛,这件事,大家心里都很清楚。

  不过让人有些不解的是,其他师父都喜欢悟性高,天资好的弟子,而七师父翟婷玉不同。

  在所有弟子当中,刘猛在幻术和法术方面的天赋,是弟子们当中最差的。

  属于那种总也教不会,课后还需要额外辅导的类型。

  可是翟婷玉就是很喜欢刘猛这种憨憨。

  相反,对于修为在淬体境一阶,对法术和幻术的运用上却已经不弱于淬体境二阶的师兄师姐们的唐灵儿,翟婷玉的态度反而很普通。

  “我知道了,七师父。”唐灵儿应声说道。

  “对于那些进境缓慢的师兄弟,我们要帮助他们,一起变强,知道嘛?”翟婷玉笑着说道。

  虽然翟婷玉很少板着脸教训弟子,但是这并不表明她什么都不做,她往往会用其他方式教诲弟子。

  聪明的孩子,自然一点就透。

  这时候,刘猛反而不好意思了,说道:“没事的七师父,灵儿经常打击我,我已经习惯了。”

  唐灵儿看了刘猛一眼,说道:“一会我陪你再练练。我们去大师兄那边练,顺便也教教他,今天的课他没有上。”

  “好啊!”刘猛嘿嘿一笑,说道:“我来教大师兄,把他带沟里去!”

  “那你别去了!”唐灵儿十分不满地道:“大师兄都这么惨了,你还想使坏下绊子,你还有没有一点人性。”

  “人性是什么?能吃么?”刘猛咧嘴笑道:“我就喜欢看大师兄吃瘪的样子。”

  这下,在一旁的翟婷玉忍不住咯咯笑了起来。

  她这一笑花枝乱颤,犹如三月桃花盛开,只可惜没有解风情的人在旁边欣赏。

  “七师父,我们去大师兄那里了。”刘猛抬头对翟婷玉说道。

  “好呀,你们去吧,把我今天教给你们的,教给你们大师兄。”翟婷玉笑着说道。

  “好嘞!”刘猛点点头。

  “不过,大师兄就算学了也没用,他还没觉醒呢,既不能生火,更不能唤风灭火了。”刘猛笑着说道。

  “先让他了解一下吧,他的进境太慢,总不能为了等他觉醒,而不把本事教给你们。”翟婷玉收起笑意,漫不经心地道。

  “那我们走啦!”说完,唐灵儿便拉着刘猛,飞也似的走了。

  看着两个小孩渐渐跑远了,翟婷玉站在原地,不由得发出一声轻叹。

  “女人总叹气可不好,容易变老。”

  忽然之间,瞿婷玉身后传来一个声音。

  瞿婷玉听到声音,没有回头,而是冷冷说道:“你好像很懂女人。”

  这时候,发出声音的人已经走到瞿婷玉身边,闻言咯咯一笑,说道:“我最懂女人了,甚至比有些女人更懂。”

  声音阴柔尖细,却是蓝净衣。

  瞿婷玉一听蓝净衣的声音就容易起鸡皮疙瘩,尤其是蓝净衣的笑声,更是常常让她感觉心里不舒服。

  她斜睨了蓝净衣一眼,说道:“你最好不要这么自信,不管怎么样,你都不是真的女人,这辈子都不会变成真正的女人。”

  这下,蓝净衣又是咯咯一笑,说道:“正因为这样,我才喜欢学,学习怎样成为真正的女人,而你们女人呢,往往很自以为是,自以为是到男人不喜欢了,也不会去改变,还美其名曰做自己。”

  话听到一半,翟婷玉的脸色已经有些不对,等蓝净衣把话说完,她已是脸色大变!

  她的一张美丽的俏脸上,陡然罩上寒霜,只见她突然扭过头去,眼神森然地盯着蓝净衣,沉声说道:“揭我伤疤,你是不是找死!”

  “哎呦,没有没有!”蓝净衣急忙摆手,笑着退后两步,说道:“你这个人怎么这样,说翻脸就翻脸,我这不是……我这不是说女人呢么,没有含沙射影骂谁,你别太敏感了。”

  翟婷玉知道,蓝净衣就是在讽刺,在她心头扎针,可蓝净衣是她非常忌惮的人,一旦动手,她未必能讨得了什么好去,而正因为蓝净衣明白这一点,所以才敢在她面前肆无忌惮大放厥词。

  翟婷玉心里憋着火,咬牙说道:“蓝净衣,你别以为我不敢跟你斗,惹恼了我,我一定要跟你拼个鱼死网破!”

  “诶呦诶呦,你别这样,我不说了,我给你赔不是还不行么!”

  蓝净衣脸上带着三分歉意,笑着说道:“我这不就是口不择言惯了,把这岛上谁都当自己人么,唉,你就当我这破嘴没个把门的,原谅我这一次,下次我见到你呀,肯定老老实实,不乱说话了。”

  这会,翟婷玉心里的怒气消了一些,冷冷说道:“你来找我有事么?没事的话,就离我远一点!”

  “嗨,其实也没什么事,就是今天我这没课,想找个人解解闷儿。”蓝净衣笑着说道。

  就在这时候,一个洪亮的声音从不远处响了起来:“阉人,你一闲下来就到处惹是生非,你真以为岛主不敢杀你?”

  瞿婷玉和蓝净衣转头过去,便看到文烈走了过来。

  “文兄!”蓝净衣笑着朝文烈打招呼,依然是那副笑起来很渗人的模样。

  哪怕文烈管他叫阉人,他也没有一点不高兴,至少,他的脸上没有表露出来。

寂寞观火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