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律我是认真的!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二十二章 公布成绩

  清早,我又收到校长的信息,我并没有理睬,继续做着自己的事。

  可能是他不耐烦了,打了个电话。

  “喂!怎么搞的!”

  我没有说话,静静地听着。

  “跟你说话呢!听没听到!”

  “嗯哼?”

  “呃……快点来学校。”校长的语气明显没之前高了。

  “为什么?”

  “今天公布成绩了!”校长激动的说。

  “公布成绩又怎样?”我反问他,语气中充满不屑。

  “你说说你!怎么回事?”校长愤怒地说,但还是尽量压低自己的情绪。

  “没怎么回事。”

  “你他……”校长一激动,差点说出了最后一个字。

  “妈?”我将校长的话接了下去。

  “哎嗨嗨,没有没有。我这人糊涂了。”

  “真的?”

  “真的!”校长立即说,像是知道我要问这个问题。

  “哦。”

  “你还来学校吗?”

  “来学校干嘛?”

  “你是鱼吗?只有七秒记忆?”校长语气中又透露出愤恨。记住这次是愤恨。

  “对的。”我也立马回答。

  “你他妈!”校长生气地说。

  我看见已经达到我的目标就没有继续问,只是说:“嗯,我来学校。”

  校长听到这句话,也没有继续说下去,“那你快点来学校!”

  刚说完,校长立即挂断电话,不想再听我说一句话。

  我嘴角渐渐露出笑容。

  我本以为校长已经被我气到了,可是他还是开着劳斯莱斯来接我。

  “今天又要公布成绩了,激动吗?”刚进车就听到校长说。

  我没有做声,静静地看着窗外。

  “校长问你话呢!”母亲说。

  “哦。”说完我也没有回答校长的问题。

  “哎你这孩子怎么回事啊!”母亲想打我,但被父亲阻止住了。

  “哎呀,孩子嘛,别动手。”

  “校长问你话呢!”母亲又说。

  还没等我开口,校长向后座摆摆手,示意着停下。

  可后面的争吵还没有停止,校长又摆摆手,说:“算了,不回答也没事,到时候看成绩。”

  说到这才停止争吵。

  一路看着沿途的风景,大树小树飞快的从车窗里奔向车窗外,仿佛在动的不是车,而是那些树。

  很快到了学校,校长同样办了一个宴会,但没有之前的精细,看起来比之前敷衍,那个舞台还是那个舞台。

  我刚下车,立刻烟火直上云霄,同样绽开,只是现在是白天,并没能看清它的颜色和形状,只是听见声音。

  校长慢悠悠地走上台,面带微笑,将舞台中央的话筒摆弄摆弄。

  “咳咳,现在,我们来公布自率的成绩,大家掌声。”

  我坐在台下c位,热烈的掌声从周围撞到我身上,我也像有盾一样,将掌声反弹开来,面对如此热烈的掌声,我面不改色,还是一副不屑的样子。

  “好了,现在我们揭开屏幕!”等到屏幕揭开,校长转过身看向屏幕,但此时还是闭眼的,“自率的成绩是……”等到校长睁开眼,才注意到全场已经鸦雀无声。

  所有人都目不转睛的看着屏幕,屏幕上只显示了一个特大数字“0”,在巨的屏幕上显示仿佛将震惊放大了,有些人不相信,而我只是静静的坐在那。

  “呃……自率可能是发挥失常了……”校长赶紧打圆场。

  这时,我也慢悠悠地走上台,校长看到我走上来了,“诶,自率来了,嗯……那我们让自率来说话,大家鼓鼓掌。”

  台下依旧鸦雀无声,我接过话筒,立马就胡说八道:“我……第一次考试其实是……作弊了……”为了演的像一点,我特意支支吾吾地说。

  这招好像有点作用,台下的气氛逐渐被烘托起来,先是一人震惊,后来变成几万人,就连在校外的人都一脸震惊。

  校长呆呆的站在台上,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你……说的是真的?”

  千真万确!我没有说出来,要是说出来就演的不像了。我没有说话,羞愧地低下了头。

  校长感到压力山大,地面就像是有一个大窟窿,地心引力将台上的所有东西吸入窟窿里,像黑洞一样,所有物体被拉长,最后消失在黑暗中。世界上仿佛没有了光,一切都暗淡下来,校长感到一切都在下沉。

  不!这不是想象!这是真的!!!

  舞台起先是有些松动,后来摇晃感越来越大,我注意到了这些,提前从舞台上下来了,可校长还在舞台上,呆呆的看着舞台中央的话筒。

  突然,舞台塌了,先是后面的超大屏幕的支架断裂,随后几吨重的屏幕从舞台后方砸向校长,与此同时,舞台的地板开裂,裂痕从校长站的地方蔓延到舞台各处。这段时间过得很快,人们没有反应过来,舞台就传来一声巨响。

  校长也被舞台淹没,一切都没了。

  我站在台下,望着如洪水一般的废墟,心想:怎么整这一出?我的计划不是泡汤了?

  我只是静静地站在台下,听人们的尖叫声,听小孩凄惨的哭声。

  过了好一会儿,有人才反应过来叫救护车。

  我呆呆望着化为废墟的舞台,似乎想从中找到些什么,心中总有一种愧疚感。

  找到了!!!

  我飞奔上去,将旁边的杂物搬开,漏出一丝白色,白色中也有红色,校长正被这几吨的屏幕压着。

  “自率……”他用尽力气才挤出这两个字。

  “之前……可能是我……不好……对……对不起。”这是他一生中说的最后一句话,他握着我的手,想从里面爬出来,我也想拯救他,可单凭一己之力无法将几吨的屏幕抬起。

  对不起?对不起什么?他做错了什么?我为什么要这样整他?……一声声自责声从心中传来,就像是在虐打一个刚出生的婴儿。

  随后,救护车来到现场,可这时人已经死了,就算是上帝来了也救不活!

kki558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