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渊降临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十三章 修炼与表妹

  “不要。”

  “好......额,你说什么?”

  “我说不要。”

  王誉面无表情地拒绝道。

  当主播,赚大钱,若是换做之前,他或许有点兴趣。

  但是现在?

  自己都是降临者了,以后时不时还得为空间效命,指不定哪一天就完完。

  就算没完也会成为实力强大的高手。

  如此身份,在屏幕前笑着脸去跟观众老爷们卖艺?

  那活着也太失败了吧。

  王誉摇了摇头,没有再理会高远,继续自己的干饭。

  没想到邀请遭拒的高远楞了一会后,依旧不甘心地劝说起王誉。

  只是见王誉没有理会自己的意思,他只能是遗憾地看了看桌上高高叠起的盘子,想了想还是道:

  “小兄弟,你还是多想想吧。看你的年纪应该是在上大学,要知道现在大学生多如牛毛,可不好找工作。尤其之后还有结婚,房子,车子等一系列压力。作为过来人,老哥我真心劝你一句,一定要抓住眼前机会!走上我所说的这条道路,不说像明星演员那样大把大把捞钱,但不用担心经济压力,活得滋润还是能做到的。”

  “这是我的名片。大门一直敞开,欢迎随时打电话。”

  说着,高远从口袋取出一张名片,正要递向王誉,见后者依旧在埋头吃自己的。

  他一咬牙,又道:“小兄弟有对象吗?公司有许多单身的网红小姐姐,有时间我可以为你搭搭桥。”

  话音刚落,王誉一只手飞速伸了过去,接住名片。

  他可不是为了小姐姐。

  而是看人家说得嘴巴都快干了,态度又那么诚恳,本着礼貌原则,还是接了过去。

  高远带着一丝希望离开了。

  王誉在又干了三大盘后,感到饱腹的他终于停了下来,给满头大汗的老板付完钱,施施然回家去了。

  ......

  家中,吃饱喝足的王誉正要思考现实世界修炼事情时,手机来电铃声突然响起。

  王誉接通电话:“有什么事吗?妈。”

  “晚上别出去浪,我跟你爸马上就回来了,到时一起吃饭。”手机里响起王誉母亲元淑云的声音。

  王誉惊讶道:“回来?不是说还有几天吗?”

  “事情完成得挺顺利,就提前回来了。另外,你表妹过段时间要来咱家,我得先好好收拾一番家里才行。好了,先这样了,具体的回家再说。晚上不要乱跑,我先挂了。”

  “等等,妈!元昭妼她......”

  王誉话还没说完,手机里就传来嘟嘟嘟的挂断声,只能无奈放下手机。

  然而一想到母亲口中的表妹,脑海里涌现不少难忘回忆的他就不由地头疼起来。

  “前有空间,后有表妹,这日子没法过了!”

  话虽这么说,但为了自己的小命,王誉也只能是化悲愤为力量,将烦心事暂时压下,重新关注起修炼之事。

  空间赋予的职业体系没有加点之说,一切只能靠自己。

  晋升剑士职业时关于修炼方面的事宜王誉已经掌握。

  现在最关键的是修炼所必要的灵气,也就是在7号基地时所见的斑斓光点,不知道现实世界有没有。

  趁着还有一点时间,王誉决定先检测一下。

  将客厅上的茶几沙发之类挪了挪,留出一片最大程度的空地后,王誉取出剑柄,伸展剑身,按照脑海中的传承,一笔一画挥剑起来。

  不同于现实世界某些人飘逸好看的剑法。

  王誉此时只是单调古板地进行各个方位的标准挥剑动作。

  不仅如此,他每一剑挥出时,浑身肌肉都处于紧绷状态,显然是用了全力。

  如此下来,没过多久王誉就汗流浃背。

  不过他的呼吸依旧平稳,并且还保持着剑士职业专有的特殊节奏。

  就这样过了少许,王誉第一次在现实世界感受到了灵气的存在。

  在他不断挥剑中,只见周边的灵气开始涌入身体,并在修炼之法下被最大效率吸收。

  现实世界中有灵气自然是好事。

  只是很快王誉面色就变了。

  “怎么这么少?”

  看着空中只有自己能看到的少许斑斓光点,王誉脸上满是不解。

  相较于他最初在7号基地所见的灵气量,眼下所能看到的灵气实在是太少了。

  不同的世界差距如此之大吗?

  “虽然确实是能修炼,但这效率也太低了。”

  王誉不由得怀念起在7号基地时灵气狂涌体内,主动带着你飞的待遇了。

  蚊子再小也是肉。

  虽然吃了大餐,但有着种花人勤劳不挑品质,王誉接下来还是继续刻苦修炼。

  日升日落。

  晚上7点钟,父母准时回家。

  看到老爸王生辉已经自觉去厨房洗菜切菜,身为一家之主的元淑云则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没忘记之前电话之事的王誉走过去连忙询问道:

  “妈,你说的元昭妼要来,到底是怎么一个情况啊?”

  元淑云闻言扭过头来,先是伸手招了招王誉,将自己儿子有些凌乱的衣领好好整了整后,这才道:

  “好歹从小一起长大的,怎么听着这么生疏。好好喊声‘表妹’不行吗?”

  “远房的有什么好喊。”

  王誉正嘀咕着,耳朵灵敏的元淑云闻言立马给了他一记眼神杀。

  贵为一阶剑士的王誉瞬间闭上了嘴,接着转换态度又问道:

  “元……表妹她怎么突然来咱们家啊?”

  注意力已经被电视正在播放的“本市一处商场失火,造成两人死亡,巨大财产损失”新闻所吸引的元淑云头也不回道:

  “为什么不能来?这次你表妹不仅来,而且还会常住呢。”

  “什么!!!”王誉瞬间大惊。

  “喊什么呢!”被儿子高呼同样弄得一惊的元淑云终于看了过来,没好气道,“你表妹以前没少来咱们家。这么大惊小怪干嘛?”

  “可是……”王誉顿了顿,接着想到了什么道,“这不马上都要开学了嘛,表妹她不是在南州上大学,怎么还有空来荆海?”

  “你不知道吗?”元淑云诧异地看了儿子一眼,“昭妼转校了,正好是儿子你所在的荆海大学。我这才想着将她接到家里来住,反正咱们这离学校近。”

  “记住,之后要好好与你表妹相处,这可不是一两天,而是一两年的时间。你一定要有个当哥哥的样,不要再像以前那么不着调了,多向你表妹学习,知道吗?”

  王誉:“……”

吹吹水泡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