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渊降临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二十一章 斩杀

  “小心!我的幻术很难影响它!”

  不知猫在哪的卢克这时的突然发声,让正在与二阶拾荒鬼战斗的王誉,安德鲁心中微微一沉。

  卢克的幻术师职业只是一阶,制造的幻像在面对二阶时大打折扣,这是位阶的压制,也有卢克刚晋升一阶不久的原因。

  若是换做一阶巅峰的幻术师,绝不会像现在这般无力。

  王誉也是一样。

  以他在剑士职业的天资,若是能多积累一段时间,在一阶上走得更远的话,一人独挑二阶拾荒鬼都有可能。

  哪像现在这么狼狈。

  砰!

  又一声重击自安德鲁大盾上响起。

  在二阶拾荒鬼的攻击下,即使以安德鲁的体型,也不得不后退一步。

  好在这时有王誉查漏补缺,不致于让安德鲁暴露破绽。

  但百密终有一疏。

  一道寒芒划过。

  虽然王誉及时闪避,但左臂依旧被划了一刀,鲜血横流。

  无视伤痛,王誉继续动作标准地一剑刺出。

  当!

  二阶拾荒鬼及时回防。

  碰撞间,借其推力,王誉主动后退。

  与此同时,作为接替的安德鲁一步踏出,不给二阶拾荒鬼任何间隙地连人带盾一齐撞去。

  如今降临者还有五人,但在肖夜符箓尽无,卢克幻术无用,卡鲁伤重情况下,能顶大梁的也就只有王誉和安德鲁。

  也辛亏他们一个用剑,一个持盾,攻防并肩。

  再加上各自天赋了得,尤其是王誉。

  在二阶拾荒鬼给予的重大压力下,不仅没有土崩瓦解,反而越磨越锋利。

  随着时间推移,虽然王誉和安德鲁身上又新增了一些新伤,但他们却站稳了脚跟,开始与二阶拾荒鬼有来有回起来。

  当然,之所以如此,也有二阶拾荒鬼本身在同阶中偏弱的原因。

  拾荒鬼按照空间介绍本就是底层生物,即使成了二阶生物,除开速度快些,也没有看到什么奇特能力。

  若是换做二阶剑士,恐怕现在二人早就被抓住破绽,一剑斩了。

  “安德鲁,撑住!”

  大多数时候都是由安德鲁来迎接二阶拾荒鬼锋芒的王誉一边向其打气,一边用着那双锋芒凝聚,如今已刺得耀眼的双眸冷冷地盯着二阶拾荒鬼一举一动,身子如弹簧般紧绷着,随时准备爆发。

  在此之前没有想到一路不漏山不漏水的王誉爆发起来如此强力的安德鲁“嗯”了一声,正握着大盾,血珠与汗珠交融的双手紧了又紧。

  他能相信的也只有王誉了。

  五秒…十秒…半分钟。

  咔嚓~

  盾牌上的裂缝再一次扩大。

  安德鲁顿时肉疼不已。

  好在他只需肉疼这最后一下了。

  “卡鲁,动手!”

  就在这时,伴随着王誉的一声令下,在止血喷雾剂帮助下已经压制住伤势,之后更是准备许久的卡鲁满脸凶色地一个起身,右手紧握真正铁矛,浑身肌肉鼓起,丝毫不顾及胸部伤口再次崩裂地用力一掷。

  崩!

  震耳的音爆声响起。

  猎人的全力一击射出。

  二阶拾荒鬼连忙闪避。

  面对这一击,即使是它也不得不暂避锋芒。

  也就在这时,安德鲁动了。

  不再留力,爆发最后余晖的他连人带盾地向二阶拾荒鬼撞去,誓要将其推回飞驰而来的铁矛轨迹上去。

  看在眼里的二阶拾荒鬼迅速又一个变向。

  此时它的注意力已经完全放在卡鲁和安德鲁的联手上,将王誉遗忘。

  正当它经过一番闪避,终于是避开威胁性十足的攻击,缓下气时。

  深藏已久,刹那间隙抓住破绽的王誉终于是出剑。

  铮~~

  动听中蕴含着深沉杀机的剑鸣声响彻天际。

  瞬间只见剑光如龙,倾尽所有锋芒。

  二阶拾荒鬼堪堪回首,就迎接起属于他的真正浩劫。

  “好……好剑!”

  不远处,躲在废墟里的肖夜看到这一幕,脸上满是震撼地想用什么词来形容,但嘴巴张了又闭,最终只道出了这么一句。

  嗯,言简意赅,一目了然。

  轰~

  另一边,真男人没多久的卡鲁重新倒了下去。

  安德鲁也虚脱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整个战场上,能站着的只剩下王誉和二阶拾荒鬼。

  很快,伴随着王誉的抽剑动作,二阶拾荒鬼如金柱般轰然倒地,最后只剩下他一人。

  “赢了!哈哈!终于赢了啊!该死的空间!我还以为这一次自己会交代在这里。”

  看到二阶拾荒鬼死得不能再死,脸上满是劫后余生之感的肖夜大喜道。

  接着,他又兴奋地跑了过来,一副拜小弟姿态地崇拜道:“不愧是你呀!元大哥!”

  锐利的目光在肖夜脸上一扫,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后,王誉淡淡一笑,开口道:“小肖你也挺厉害呀。”

  这时,卢克也不知从哪里钻了出来,笑容满面地赞美道:“元,你真厉害!”

  “都是大家的功劳。”

  王誉没有在这话题上多言。

  他看了看四周,又看了眼躺在地上大口喘气的安德鲁和卡鲁,微微吐了一口气道,“先好好休整一番吧。小肖,卢克,你们来帮帮忙……”

  拾荒鬼经此一役已经全军覆没,任务时长算起来还有不少,大家如今伤的伤,疲的疲,也不用急于一时。

  同生共死一场,王誉也没有吝啬,让所有人都用上了止血喷雾剂。

  不得不说这种喷雾剂不愧是高科技文明的产品。

  很快就将伤势处理完毕的王誉来到二阶拾荒鬼尸体前,看着对方长满黑毛的脸,心里有着一个疑惑。

  他有个发现。

  在之前整个战斗中,除开普通拾荒鬼外,无论一阶还是二阶的一阶拾荒鬼在他印象里似乎一直都麻木着脸,没有什么情绪波动。

  就像二阶拾荒鬼,哪怕手下一个接一个死去,也不见它有什么愤怒伤心情绪,战斗节奏一如既往,怎么看也不像一个正常生物。

  “或许这就是异变的代价?”王誉猜测道。

  他也没再多想。

  反正现在弯月遗迹的威胁都已经被他们剿灭,要不了多久异变源就能找到,到时真相自然会大白。

吹吹水泡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