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血夜狼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六章 可怜天下父母心

  “老妈,救命啊,要出人命了”

  一声声惨叫,响彻在整个院落,不时的引起路人,与左邻右舍的驻足观望。

  箫文龙一边大声呼喊着,一边跑到萧母身后躲了起来,以寻求庇护!

  刚从县里体检回来的箫文龙,还未进家门,就已感觉出,家里的氛围有些不一样。

  刚进门就看到萧父一脸阴沉的,拿着扫耙向其走来。

  虽然不知道老爸怎么了?

  但只要不是傻子,任谁从他老爸那一脸黑线,怒气冲冲的架势。

  就能看出,此时的老爸非常生气,后果非常严重。

  “你个小兔崽子“

  “真的是长能耐了,是吧?“

  “你说你啊,整天除了知道打架还会干什么……啊?“

  “让你去体检,竟然跑到那里去和别人家打架!我怎么还不知道,我儿子有这么大的能耐呢…啊?“

  “你个小兔崽子,今天老子不打死你“

  “老子随你姓……“

  “咱们两个本来就是一个姓……“

  “你说什么?“

  “小兔崽子,你给老子过来,看老子打不打的死你“

  说着,萧父拎着扫把就要上前揍萧文龙。

  “老妈,你赶快拦着我爸啊“

  “干嘛啊,我刚回来,我爸就要打人家……“

  “打你也活该……“

  萧母嘴上虽然这么说,但身体上,还是死死的将萧文龙护在身后。

  她可真是怕自己老公,急火攻心,下手没有轻重。

  万一把宝贝儿子打伤了,心疼的还是自己。

  萧母护着萧文龙的同时,伸手打了萧文龙屁股一巴掌。

  “小龙,你说你也是“

  “好端端的怎么跑验兵的地方打架去了“

  “上午张部长电话都告到大队里去了,说你是,有史以来第一个在那种地方打架的人“

  “现在,闹得全村人都知道这事了,你说你爸能不生气吗?“

  听到母亲的话,萧文龙这才意思到,刚刚回来时,为什么那么多人在自己背后指指点点。

  原来自己又出名了。

  “不是……“

  “老爸老妈,你们听我解释啊“

  “解释个屁,你看看你这身上的伤,难道说,是你自己摔的吗?“

  这也难怪萧父这么生气。

  自己的这个儿子,天不怕,地不怕,没事就好打个架。

  本来打算让自己的儿子去参加体检,当个兵,有部队约束管理,全家的心也就放下来了。

  自己的儿子自己知道,偷鸡摸狗,坑蒙拐骗的事情不会做,除了爱打架之外没有其他的毛病。

  可是这个不逆子,还偏偏在这件事上犯糊涂。

  而自己一大早还和邻居老李吹呢,说自己的儿子绝对能通过体检,能去当兵。

  还让人家中午过来喝一盅呢,这回可好,丢人丢到家了,气的自己都想抽自己。

  不为别的。

  刚到家里,本打算让他妈炒几个菜准备一下,中午好好的喝一顿。

  可热乎劲还没过呢,村里就打来电话,告其自己的儿子被取消征兵资格了。

  细问才知道,是因为在体检的地方和别人打架了,上面的领导很是生气,有可能这辈子都不用当兵了。

  一听自己的儿子和别人打架,还被取消资格,有可能终身都当不了兵了,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他们老萧家,从今往后,都别想光宗耀祖了。

  听到村长的电话,气的萧父眼前一黑,差点昏厥过去。

  挂了电话,萧父就一直抽着闷烟,只等这个逆子回来。

  同时,也在责备自己,之所以导致今天局面的发生,这都是自己一直纵容的结果。

  都说子不孝父之过!

  从小和别的孩子打架,一直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且有时还感觉自己的儿子不被别人欺负还是好事。

  可这也导致这小子性格膨胀,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谁了,现在好了,后悔也晚了。

  如果今天再放任不管,还怎么对得起列祖列宗。

  越想越生气的情况下,正好看到这个逆子回来。

  最可气的是,这逆子竟然蹦蹦跶跶,一副兴高采烈的样子。

  看到这,萧父更是火冒三丈,二话不说拿起扫把,就奔箫文龙走去。

  萧母一边护着萧文龙,一边劝着说道。

  “你也消消气“

  “孩子都这么大了,还动不动的打他“

  “这么多人看着呢,你也不怕笑话“

  “笑话……现在脸都丢到家了,还怕什么笑话“

  “消停一会吧,你看小龙这一身伤,赶快去找点药,给儿子擦擦“

  “哼……“

  “你..儿子就是让你这么惯的。”

  “他自己这是活该“

  萧父说完指着箫文龙说道。

  “小兔崽子,你今天不把话说明白,就是你妈,也护不了你”

  “小龙,你也是“

  “打架也不分地方,怎么还犯这个傻呢?“

  “当时村长只是说你和别人打架,究竟怎么回事也没说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你告诉妈,妈给你做主”

  萧母拉着萧文龙,有些心疼的看着自己儿子身上的伤。

  当时,张部长打电话过来,确实,如实的告诉了村里。

  只是后来可能因为忙的原因,箫文龙重新参加体检的事,并没有告知村里。

  反正人回去了,自己可以解释。

  当然了,张部长是不是有意这么做,那就不知道了。

  “可....可是老妈,你看看我爸,就这样我还能讲的明白吗?“

  “条索嘎达还在他手里呢。”

  箫文龙看着萧父手里的扫把,躲在萧母身后说什么也不出来。

  “你个兔崽子还有理了是不”

  萧父说完,就要上前抓住箫文龙。

  “你这个暴脾气也不知道改改,还说我惯的。“

  “你也不看儿子是谁的种,性格都随你了,你就不能等儿子先把事情说说再说啊”

  萧母说完又对箫文龙道

  “龙儿,到底怎么回事,你说,不用管你爸。”

  “唉……”

  “怎么摊上你个败家娘们儿,还生了这么一个逆子“

  萧父气恼的将扫把扔到地上,往火炕上一坐,自顾自的抽起闷烟来。

  箫文龙见老爸没了脾气,才敢从萧母身后出来,把事情的原委,前因后果说出来。

  当听儿子说是之前的庄达毕前来找事,萧父的眉头一皱。

  “没想到事情,是那个小王八蛋挑起来的,这种人,当初打他也不多。“

  萧父,心里虽然这么想,但脸上,依旧一副阴沉的表情,听着萧文龙解释。

  后来一听是其表哥,迫使箫文龙动手,腾的一下站了起来。

  “你个兔崽子,明知道人家想害你,你不能忍忍啊”

  “你到底听没听儿子说清楚?“

  “他们是有五个人呢,怎么忍?“

  “难道要站在那里,让人家打啊?要是儿子有个三长两短,你就后悔去吧你!”

  萧母狠狠地瞪了萧父一眼。

  萧父这才悻悻的坐了下来,一想也是,不管怎么说,自己的儿子吃亏肯定是不行的。

  当听到箫文龙一人挑战五人的时候,二老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毕竟对方有五个人呢。

  “小龙,你有没有伤到哪里?看你这一身整得。”

  “快过来让妈看看“

  还未等箫文龙说完,萧母就把箫文龙拉扯到身边上下检查。

  “诶呀,老妈,你也不看看你儿子是谁“

  “儿子我,可是身经百战、打遍天下无敌手,就他们...”

  还未等箫文龙说完,感觉到一道寒意,全身不由自主打了个冷颤。

  “你挺神气,很了不起是吧?“

  “闭嘴吧你,还不是和你学的“

  当萧文龙解释完,萧文龙的父母,只能无奈的叹息一声。

  谁能想到,检兵还能遇到这种事。

  自己儿子什么脾性自己清楚。

  对方明着要阴自己儿子,任谁家父母,也不可能想看到自己的儿子吃亏。

  还好自己儿子没有伤筋动骨,要不然,萧父都有种找上门,要说法的冲动。

  萧文龙,也不管暗自伤神的父母,又将后来重新参加体检的事情说了出来。

  箫文龙刚说完,二老激动的都坐不住了。

  “什么”

  萧母直接把箫文龙拉倒身边。

  “儿子,你说的是真的吗?”

  “必须滴,也不看看你儿子是谁,你儿子可是智勇双全,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花...”

  “好好好……“

  看萧文龙得意忘形,萧父却没有呵斥,反而是高兴的连声叫好。

  见老爸没有呵斥自己,箫文龙开始吹嘘自己如何如何的好,如何出色,这才打动了上级领导,才会重新取得参加体检的资格。

  只是箫文龙不知道这次,是让他歪打正着,给猜对了。

  “哈哈,我就知道我萧奎的儿子不会比别人差,臭小子,那你怎么不早点说,害的老子白担心一场”

  儿子能够重新参加体检,萧奎别提心里有多高兴,指责箫文龙不早点说。

  “我...我...我逗您们玩呢呗”

  箫文龙嘿嘿一笑!

  “你个兔崽子,找打是不是”

  “行了。别整天就知道打啊打的“

  “小龙现在虽然体检了,但是也不知道能不能过得去“

  “到时,想想办法,走走后门,毕竟在那里打架,也不是什么好事!“

  远远的,就听见萧家传出阵阵的笑声,让很多人不解。

  ……

  部队在确定完人员与名额后,都会把各部队选兵的人员名单交予到各个武装部,一级传达一级。

  在入伍一个星期前就会告知已被征兵的家属,让其做好准备,并下发军装与被子,还有一些其他的军用品。

  自打体检之后,现在已过去将近一个半月。

  萧父每天基本都是度日如年,每天都要往村委会跑上几趟,打听有没有儿子当上兵的消息。

  而村委会告知的基本都是一样,让其回家静心等待,再急也没有用,怎么说也要等到上面下通知才行。

  而这天,萧父正想,像往常一样前往村委会打听一下,谁知电话突然响起。

  接通电话,才知道是村里打来的,告诉让他马上到村里取箫文龙的物资。

  萧父一时没反应过来“什..什么物资?”

  村里又解释一遍,说上面已经下达通知,箫文龙被选中,可以当兵入伍了。

  “什么,我儿子可以当兵了?”

  再确认无误后,萧父激动的老泪纵横。

  由于过于激动,萧父的话基本是喊出来的,左邻右舍都听的清清楚楚。

  正在客厅看电视的萧母当然也听到了,连忙跑过来确认。

  “儿子可以当兵了?”

  可刚进里屋,正好看到萧父现在原地擦着眼角。

  “干什么呢他爹?”

  “哦..没..没事,我就是太高兴了。“

  “那什么...我去村里给儿子拿东西去”

  说着连跑再颠的跑出屋子,还不忘让老婆给亲朋好友打电话,将这个好消息挨个通知一声。

  “唉……”

  萧母看的出来,自己的丈夫内心高兴,激动的同时,还有一点点的不舍。

  当兵苦不苦,没体验过得人,无法说的清楚,但从来没有人会认为当兵舒服。

  背井离乡,孤苦伶仃……

  可萧母的心里,又何尝舍得,毕竟那是自己的心头肉!

  萧母知道,好钢需要千锤百炼,儿子虽然顽劣,却是一块好料,需要的是精挑细琢。

  部队,正是最好的大熔炉。

  ……

  在东北农村,一般有什么好事坏事,一时半会全村人都会知道。

  而这么多年来,村里也不知道什么原因,报名参军的人不少,但是没有一个能体检过关的。

  现在村里出来当兵的了,这可是大事,听到消息的人,也顾不上家里的事情,都跑到萧家祝贺。

  而东北还有一样,只要是有什么好事,都会大摆筵席。

  尤其是自己家的儿子当兵了,萧父萧母更是高兴的嘴都合不上了。

  七大姑八大姨都通知了!好酒好菜管够。

  一连几天,萧家的人就没断过,门槛差点都让来的客人踏破了。

  看到这一切,萧家人更是高兴,毕竟人越多就会越感觉自己有面子。

  而世事都会有一样,几家欢喜几家愁。

  与箫文龙同时体检的几人中,除了孔名扬没被应征上,其他二人都得到参军入伍的通知。

  孔名扬是因为“平足”的原因为,没有通过体检。

  对于这点,孔名扬的父母只能暗自伤神,要怪只能怪老天不作美。

  对于其他可以当兵的三人,在这期间也都看望过这个不幸的兄弟。

  可过多的话也没办法说,毕竟自己都当兵了,对于孔名扬,说过多的话,视乎有些讽刺的意思了。

  在入伍的前一天,萧家再次摆了场盛大的筵席,为儿子欢送。

  酒席间,喝的醉意朦胧的萧父,将儿子叫到一旁。

  箫文龙正在纳闷老爸叫自己干什么,谁知萧父伸手打了箫文龙一耳光,这一耳光打的箫文龙愣在原地。

  “儿子,你记住这一巴掌”

  “老爸不期望你在部队多么出色“

  “但是有两点,你记住……否则,就不是这一巴掌的事了“

  “第一,无论在部队吃多少的苦,咱们老萧家,不能出现逃兵“

  “第二,自古忠孝两难全,首先要做的就是忠于国家,有大家,才会有小家“

  “记住了吗?“

  “嗯……“

  萧文龙使劲的点点头。

  “以后,记得要照顾好自己,家里面,我和你妈,你不用担心“

  说完,萧父拍了拍萧文龙的肩膀,转身离去。

  可在转身的一刹那,箫文龙了还是看到了萧父脸庞有泪水滑过,这是箫文龙长这么大第一次见到老爸落泪。

  “老爸,您放心,“

  “儿子不会让您再操心了“

  “儿子会让您,因为有我这个儿子而感觉到骄傲”

  箫文龙紧紧的握住拳头,在内心对自己发誓。

  只是,谁都没有想到,在很久的将来,萧文龙,因为临行前,父亲的一席话,改变了自己的命运……

北冥乌鸦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