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血夜狼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七章 泪水流过谁的脸颊

  酒是个好东西……

  可让人忘记忧愁,也可使人醉生梦死……

  萧家。

  前来祝贺的人,一直畅饮到深夜,才渐渐散去……

  作为主角的箫文龙,不知道是在谁那里,听说部队有禁酒令,是不可以喝酒的。

  也有可能是心情过于高兴,或者是内心的心事太多。

  本不胜酒力的萧文龙,喝得不省人事,到最后所有人,什么时候散的场都不知道。

  次日清晨,一向喜欢赖床的萧文龙,还沉浸在睡梦中,酒劲还没有清醒,就被老妈从被窝里揪着耳朵拉了出来。

  “干嘛啊?老妈……“

  “这才几点啊,我再睡会……“

  睡意朦胧的萧文龙,眼皮都没睁开,一头栽倒,想要继续睡个回笼觉!

  “还不起来“

  “你不想当兵了?“

  萧母伸手将萧文龙身上的被子掀开,口里唠叨着说道。

  “就你这样,还当兵呢?“

  “以后在部队有你受的“

  “当…兵…当“

  “当兵……“

  “哎呀……“

  萧文龙一声惊呼,腾的一下坐了起来,抬头看了看时间,沮丧着脸说道。

  “老妈……“

  “你怎么才叫醒我啊“

  萧文龙一边抱怨,一边忙手忙脚乱的穿上崭新的军装。

  “还说呢…你“

  “不会喝酒,非要喝那么多……“

  “以后在部队,不许这么喝酒了啊“

  “嘿嘿……我知道了老妈“

  萧文龙慌忙的穿好军装,随意的清洗了一番,在确认所有物品都带齐后,这才匆忙的离开家。

  此时的村上,一辆轿车,早已等候多时。

  周围,围满了前来欢送的村民。

  萧文龙刚露面,热烈的掌声和呐喊声,声声不息!

  “小龙,你要在部队好好干,争取当个干部什么的“

  “就是,萧小子,一定要给咱们村争光啊“

  “萧哥,等我长大了,我也要和你一样去当兵……“

  ……

  萧文龙,抬起手,死劲的挥了挥。

  “各位叔叔婶婶,你们放心吧“

  萧文龙,没有急着上车,而是在人群中,不断地寻找着,最后,也没有见到自己的父亲。

  萧文龙心里清楚,并不是父亲铁石心肠,反而是不忍心看到这分别的场面!

  “时间不早了小龙,赶快上车吧“

  村支书,站在萧文龙身边,拍了拍萧文龙的肩膀。

  “嗯…“

  旁边早已有人上前,将萧文龙的行李,放在了后备箱里。

  听到村支书的话,萧文龙默默的走向车轿车。

  就在抬脚上车的一瞬间,萧文龙停了下来。

  萧文龙缓缓的转过身,看了一眼站在后方的母亲。

  “噗通,一声“

  在众人的惊讶中,萧文龙跪倒在地,重重的磕了一个头。

  “妈……“

  “您要保重身体,照顾好自己“

  说完,萧文龙站起身来,抬起头,双手放在嘴前,深深的呼了一口气,大声的喊到!

  “老爸……“

  “您要保重身体,儿子走了“

  “您以后少喝点酒,对身体不好。“

  “儿子会记住您的话,在部队好好的干。“

  “您放心,咱们萧家出来的子孙,没有孬种“

  “儿子会向所有人证明,您没有白养活这个儿子“

  听到萧文龙的话,全村好多人,泪水早就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妈知道了,你就放心吧,要记得常写信啊“

  萧母并没有哭,而是挥挥手,示意萧文龙赶快上车。

  (在02年时,部队里的通信还不是很完善,就算有电话也是插卡的那种,并且还会限制打电话的时间,而且电话也是有数的,所以一般都是靠写信与亲人联系,部队得班长一般也是督促新兵写信,这也会更好的体现那份情)

  村支书擦了一把泪水,再次催促着萧文龙上车。

  萧文龙点了点头,二话不说,转身上了车。

  此时的车上,另外两个兄弟,已经坐在上面。

  只是两个人的眼睛通红,一看就是刚刚哭过,三人点了点头,并没有说话。

  这个时候,三个人的心情,都不是太好。

  缓缓的摇下车窗,萧文龙摆了摆手。

  “老妈,天冷,您回去吧”

  说完萧文龙坐回车内,不敢再回头看一眼,瞬间泪水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

  “保重……“

  “保重啊“

  轿车,在村民们的挥手中缓缓离去……

  “儿子长大了啊”

  萧母刚说完,再也忍不住,蹲在地上,痛哭起来。

  “大嫂,你别哭啊,小龙还没走远呢,让他看到多不好。“

  说话的是箫文龙的姑姑,见自己的嫂子蹲在地上痛哭,连忙上前搀扶。

  虽然她在劝萧母,自己的嫂子,可她自己的泪水早就打湿了衣襟。

  所有人都知道,箫文龙从来没有出过远门,如今这一走最少就是两年,要说不心疼那是假话。

  送行的人,谁都没有注意到,在一个无人的角落。

  萧文龙的父亲,萧奎,此时正背靠着墙,蹲在地上,极力的控制着自己,不让自己哭出声来,但是身体,却不受控制的在颤抖!

  轿车,早已不见踪影,可送行的人,久久的徘徊,说什么也不愿离去。

  车子一直将箫文龙三人送到乡里武装部。

  全乡所有能够参军入伍的,都要在乡里集合,统一送到县武装部。

  箫文龙几人下车一看,不由的有些惊讶。

  原本当初一起验兵的有三十几人,如今站在这里的只有不到二十个。

  虽然自己三个人来的有些晚,但也是守时来的,萧文龙相信,别人也是一样,不可能在今天迟到。

  “没想到竞争竟然如此激烈啊,淘汰的竟然有这么多。“

  “可见自己当初有多么的幸运。“

  当然,萧文龙不知道的是,每个乡,都有固定的参军名额,不是能够通过体检就能参军。

  假如,体检合格人员超出参军名额,那么就会优中选优。

  武装部早已给众人准备好了送兵的车。

  车身贴满横幅和大红花,横幅上写着“建设国防、参军光荣”的字样。

  张部长带队,将众人送到县里武装部,在那里才会分配兵种,各部队的接兵干部早已等在那里。

  箫文龙被分配到某军区集团军直属的一个旅。

  接兵人正是当日外围,观看二人中的老齐。

  当箫文龙来到此人面前,萧文龙感觉,眼前的这位长官好像有意无意的多看了自己几眼。

  老齐随意的看了几眼不要紧,当事人,被看得毛骨悚然。

  “不会是因为之前打架,这位长官记住了自己,以后会不会给自己小鞋穿?“

  “完了,我这个刺头青好像被盯上了“

  越想越有可能,萧文龙沮丧的低着头,不敢看向前方的军官。

  此时萧文龙的内心,不由的替自己以后在部队的生活,感到一阵悲哀!

  与自己站在一起的,还有几个人,不过萧文龙偷偷的观察了一下,这里没有一个认识的。

  正在四处张望间,自己的两个兄弟刚好也被分配到了其他的队伍里。

  远远的听到分兵人用话筒喊的是,刘浩被分到一个什么特警部队,林鹏好像被分到边防去了。

  二人见萧文龙看过来的目光,使劲的挥了挥手。

  箫文龙同样的挥了挥手,心里暗道

  “大家一起努力吧兄弟”

  回过头,箫文龙还在四处寻找,却始终没有看到贺峰的身影。

  不知是和自己不是一天入伍,还是与当兵无缘了。

  冬季,十二月前后,这个季节正是入伍时期。

  沈阳火车站

  当箫文龙随着接兵干部“老齐”来到车站。

  眼前的一幕,自己县里相比,真的是凤凰和麻雀的区别。

  候车厅内,警戒线早已拉开,火车站人员划出了一大片区域,这是专门为入伍的新兵开设的场地。

  区域内人山人海,清一色的都是和自己一样,身穿国防绿的少年,第一次看到这么多人当兵。

  箫文龙也为国防的强大感到震惊。

  “都是有为的青年啊“

  萧文龙感叹的同时,却也忘记了自己同样身在其中。

  箫文龙等人被老齐带到所属区域,示意众人不要乱跑,有什么事要先请假告知。

  SY市政府为欢送新兵入伍,积极响应国家号召,组织了市里有名的文艺演出队进行表演。

  当然,这么做,不止是支持国防建设,还有就是,为了打消新兵心中的忧伤,忘却离家思乡的烦恼。

  这里虽不让乱跑,却不限制说话聊天,还有演出供大家欣赏。

  参军的都是青少年,说白了就是一群孩子。

  相互间,聊聊天,看看演出,确实减少了不少的忧伤。

  尤其是演出的,还有很多美女。

  有一些少年,更是津津有味的讨论着,哪个演员长得好看,哪个演员身材好。

  有的聪明一些的,观看的同时,有意无意的远离这些口无遮拦的家伙。

  毕竟,谁也不知道接兵的领导会不会特别的,关注这些事情?。

  箫文龙当然也不是傻子,再加上,此时萧文龙一副心事重重,也没有心情和他们一起谈头论足。

  不过萧文也知道,和自己坐在一起的人,以后都是一个部队的,最少的也要相处两年。

  所以,对于那些猥琐的家伙,萧文龙也只是表面的敷衍一下。

  最主要的是,台上的人,自己根本看不上。

  “就这些料,和自己小雅一比,那真是,母鸡与凤凰,无法相提并论”

  精彩的演出冲淡了漫长的等待。

  候车厅里的人,有的还在继续看演出,有的却独自一人在沉思,还有的干脆坐在椅子上呼呼大睡。

  这期间,还有一些,已经踏上了参军的列车,远远离去!

  而这时,候车大厅的入口一阵喧哗,对于不关己的事情,箫文龙一向不关心,也懒得去凑热闹!

  入口的喧哗,萧文龙连看都不看一眼,自顾自的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不过……“

  “怎么感觉好像有人在叫自己?“

  “这里也没有认识的人,难道自己听错了。“

  再一次有人站在入口,用扩音器叫自己名字的时候,箫文龙知道自己没有听错。

  因为和自己一个村子的,没有另外一个叫萧文龙的。

  萧文龙,懒散的抬起头望向入口方向,然后表情瞬间凝固。

  一个靓丽的身影,身穿白色羽绒服,一双迷人的大眼睛正在四处的寻找着,回首间,头上扎起的马尾巴小辫不停地在空中摇摆,精致的脸颊,被寒风吹的略微有一些微红,看上去更加的迷人。

  萧文龙不敢相信的揉了揉眼睛。

  “没错,真的是小雅“

  一瞬间,四目相望,女孩露出一对洁白可爱的小虎牙。

  “小龙……“

  女孩抬起手臂,用力的挥了挥。

  由于这里是特别区域,任何家属不得入内,所以,此时的小雅正被拦在警戒线之外。

  “小雅“

  萧文龙连忙起身,就要向外跑去,忽然好像想到了什么。

  萧文龙慌忙的来到老齐的身边,之前,老齐的话,萧文龙可没忘记,无论任何事,必须要打报告。

  “长..长官..我..我可不可以……?”

  箫文龙此时真的不知说什么好,小雅远道赶来与自己告别,自己又不能不见她,要是不见她,怕自己会后悔一辈子。

  但在众目睽睽之下,影响确实不好。

  虽然有部分的家属跑到火车站来送亲,但也是极少数。

  至于对象,萧文龙还真没看到出现过。

  入口的喧闹声,老齐也听见了,看着萧文龙,老齐是笑非笑的问道。

  “女朋友?”

  “嗯“

  箫文龙难得的脸一红,点了点头。

  “哈哈...

  “小情侣之间,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说完老齐抬头看了一眼,正在焦急等待的女孩。

  “你自己过去也出不去,我就亲自带你过去吧”

  老齐说完起身向入口走下。

  箫文龙有点傻眼的看着老齐的背影。

  “这...这..这长官也太好说话了吧”

  箫文龙当然不知道,老齐之所以这么好说话,完全是有私心的。

  “怎么,你不去见一见你的小女友了?”

  老齐看箫文龙还在原地发愣,有些好笑的问道。

  “嗯,我去..我去,谢谢长官”

  箫文龙麻溜的跟了过去,老齐回头看看了箫文龙又道。

  “对了,以后不要叫我长官。“

  “那是国民党的叫法,好像我有多么官僚主义似的,以后,要叫我首长知道吗?”

  “是...我知道了,长...“

  “不不是…是首长……首长”

  箫文龙自知自己口语,连忙改口,暗自告诫自己,以后要叫首长。

  “嗯,走吧,别让人家小姑娘等急了”

  说着老齐转身而去,箫文龙连忙跟在其后。

  “诶,你们看,这妞真靓儿,是来找谁的啊?”

  “是啊,长的真带劲,不知道有没有男朋友啊?”

  “废话,她来这里不是来找男朋友的,还能干什么,看她表情就知道了。”

  “反正不是找你的“

  “唉,不知道谁这么有福气啊”

  “....”

  大厅内,因入口突然出现的一位大美女而骚动起来,甚至还有的打口哨。

  当然这些个别人都会被各部队接兵的干部特别留意的。

  在老齐的出面下,没有什么阻碍,武警警卫就对两人放行而去。

  “萧文龙,我只给你们十分钟时间“

  “你们长话短说,我们的列车马上就到了,你们也别去太远,就在这附近转转吧“

  “楼下不是有个麦当劳吗?要不你们去那里坐坐,这里太惹眼了”

  对于金晓雅惊艳的外表,连老齐都暗自点头称赞。

  难怪大厅里的那些人把持不住。

  看眼前情况,老齐也只能好人做到底,更是怕影响众人,只能无奈地让二人先去楼下。

  不过这也就是箫文龙,要是换做其他人,老齐还真不放心让他自己离开。

  毕竟带了这么多年的兵,自己看人的眼力还是很准的。

  虽然说,红颜祸水!

  老齐可不相信,萧文龙真的会为了小女友,去当逃兵。

  “就这小子,长得也不怎么样吗,还不如我呢,真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可惜这么好的小妞了”

  此人刚说完,就引来一阵嘘嘘声。

  如果是别人还好说,只是此人长得确实有点让人不敢恭维。

  麻子脸,翻天鼻,如果世界有选丑大赛的话,第一名非他莫属。

  真以为梁静茹能够给他足够的勇气。

  火车站,一楼麦当劳。

  为了不引起太多人的关注,两人找了一个角落坐下。

  “我说你啊“

  “你也不说找个口罩带上“

  “咋滴,长得好看还怕别人看啊“

  金晓雅皱着精致的小鼻子,一脸凶狠狠的轻哼一声。

  “你呀“

  “也不怕引起骚乱“

  说完萧文龙一脸宠爱,轻轻地挂了一下金晓雅的鼻子。

  “哼,他们想看就看去呗,反正名花有主了“

  “嘿嘿“

  萧文龙一脸奸笑,轻轻的搂过金晓雅。

  “小雅..你怎么来了?”

  面对金晓雅,箫文龙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毕竟自己算是不告而别。

  看的出金小雅之前肯定哭过,眼睛还是通红的。

  如果有可能,自己也不愿去当这个兵。

  选择当兵,不止是为了自己父母脸上有光,也是为了真正的锻炼自己。

  更主要的,是为了金晓雅,能够在她父母面前抬起头,省的因为自己的原因,整天和她父母怄气!

  “你还说“

  “你当兵为什么不告诉我?“

  “就这么偷偷的跑了,你心里还有我吗...?”

  金晓雅越说越伤心,嘟着小嘴,泪水在眼睛里不停地打转。

  箫文龙一阵抓耳挠腮,支支吾吾了半天不知怎么解释。

  反而越解释,越乱套。

  萧文龙,并不是不想告诉金晓雅。

  而是真的怕金晓雅知道后,自己没有勇气去参军。

  错过这次机会,以后也别想再有当兵的机会了,到时只会让她父母更看不起。

  毕竟,自己在她父母眼里,是难得的不学好的人。

  “噗呲“

  看到箫文龙着急语塞的样子,金晓雅反倒被气乐了。

  ……

  十分钟,片刻将至。

  此时的两人,恨不得时间倒流,可是时间不会因为某人而停止。

  “沈阳至……列车马上进站了,请旅客们做好准备....”

  “小雅,我要走了“

  “你一定要等回来啊”

  萧文龙,轻轻了吻了一下金晓雅的额头。

  说完,萧文龙起身头也不回的离开餐厅。

  “小龙……“

  温柔的呼喊,刚到嘴边,再也无法喊出来。

  放下抬起的手臂,金晓雅忧伤的看着离去的背影。

  金晓雅想喊出萧文龙的名字,想要挽留住萧文龙,哪怕再挽留片刻……

  可是她知道,自己不能那么做。

  更加知道,自己不能那么自私。

  她不敢喊出声,更不敢大声的哭泣。

  她怕,自己的情绪,会阻挠萧文龙的征程。

  “小龙“

  “你放心,无论是两年,还是十年,我永远站在原地等你“

  永远的…

  不离不弃

北冥乌鸦 · 作家说

【不知屏幕前的你,看完这章,有没有鼻子发酸,有没有泪目的感觉,如果有,那么乌鸦就很成功了,感谢屏幕前的你,对乌鸦的支持,谢谢】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