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灵承包商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六十五章 大家吃好喝好啊

  空智看一下周围的人,突然有些心虚,闭上嘴念起了阿弥陀佛。

  刘芒却不打算放过他,靠过来揽住他的肩膀,“怎么,小师傅最近受了什么刺激?要不要哥哥带你找个地方轻松一下?”

  空智不理会他,继续红着脸闭着眼默念佛经。

  刘芒却不打算放过他,还想调侃,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你们这么亲密是在干嘛啊?”

  抬起头一看,杨雪玲正站在跟前,旁边还跟着方警官和两三个虽然不认识,但是一看就知道是精英除灵师的青年壮汉。

  “我在跟空智讲笑话呢,两个和尚没水吃的故事,哈哈。来来,里面请。”

  刘芒推开空智,站起来请客人们进店里坐,可是他回头一看,发现店里已经一个空出来的位置也没有了。

  甚至有客人从隔壁借来塑料椅子坐在店门外的走廊上,边抽烟边吹牛,虽然氛围还不错,但也颇有些寒酸。

  杨雪玲察觉到刘芒的窘迫,解围道,“没事,马上就要去吃饭了,就站着聊好了。给你介绍一下,这三个是我的同事……”

  杨雪玲把除方敏之外的其他三人介绍给刘芒,都是县里贼曹署的骨干精英。

  就是想要结识这样的人啊!刘芒愉快地和他们交换了名片,又聊了好一会儿,看一下时间,已经下午五点多钟。

  该来的人也来得差不多了,没来的人也不用再等,刘芒便领着众人来到附近订好的酒店。

  因为参宴的人比预先估计的多,刘芒还特意找老板加订了一桌,才不至于失礼。

  虽然他是宴席的主角,但是因为之前声名不扬,所以整场宴席里姿态都放的很低,一个个客人顺着敬酒、碰杯,使出了自己当中介那几年练就出来的应酬能力,宾主尽欢。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来参加银松事务所开业礼的客人渐渐散去,杯盘狼藉的酒店包厢里就只剩下刘芒、杨雪玲和空智三人——还有一个看着满桌菜色流口水的姚秋萱。

  杨雪玲赞叹道,“整得还不错嘛,人气挺旺的,我还想着你这里会不会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

  刘芒因为多喝了几杯酒,脸有些红,但意识依然清晰,“啥呀,都是空智的师傅法辉禅师人脉广,好多人都是冲着法辉禅师的面子来的。不然我一个业界新人,哪里能请动这么多人。”

  杨雪玲不认可这个说法,“也不能这么说,之前你在围剿郭云峰一战中大放异彩,事后可有不少事务所的当家人找到署里询问你的消息。”

  刘芒好奇了,“都问些啥啊?”

  杨雪玲夹了一块豆腐塞进嘴里,“问啥的都有,师承啊、战力啊。对了,听说你前两天又干翻了一个四级鬼灵?”

  “不是我一个人干的。华成事务所的张叔的单子,我和老陈空智去搭手帮忙。”

  “那也不错了,以前像这种三级向上的鬼灵要么是人海战术,要么弃之不顾拖到不成样子了再由我们接手。”

  “她的状态,”杨雪玲用下巴指一下在一边看着美食却因为不能下嘴而发愁的姚秋萱问到,“最近怎么样,没什么事情吧?”

  刘芒答道,“挺好的,我最近在教导姚秋萱圣光之道,学得很快。”

  杨雪玲好奇道,“圣光之道,你的修行法门么?是哪个教派的啊?”

  刘芒皱着眉想了想,“我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是《战争艺术世界》的圣光之道……我玩游戏的时候悟出来的……”

  杨雪玲撇撇嘴,“切,不说拉倒,我猜你的老师肯定是菩提祖师。”

  菩提老祖的徒弟是孙悟空,中国人都知道为了不让孙悟空闯了祸供出自己,所以菩提老祖不允许孙悟空告诉别人他是自己的徒弟。

  刘芒当然知道这个典故,也不解释,笑着说,“哈哈,要是就好了。以后有别人处理不来的案子介绍给我嘛,到时候中介费不会少了你的。”

  “钱就算了,我毕竟是公职人员,不过哪天我要是找你帮忙,你不要推辞就行。”

  “你有事就跟我说,谈什么帮忙不帮忙。”

  又聊了一阵,杨雪玲也告辞离开,还顺带载走了空智。

  而刘芒结完账也回了家。

  就这样,刘芒的银松除灵事务所波澜不惊的开了起来。

  不过,因为没什么名气,开业之后一段时间里都没有来活儿。

  好在店面租在商铺二楼的僻静角落,虽然没有客人上门,倒也不用正襟危坐的等候在店里。

  每天早上来到店里,打开电脑玩玩游戏,教教妹子,看看“中华玄盾”应用里的资料,一天时间就打发掉了。

  到了晚上就关门回家睡觉,日子倒也过得惬意,直到两周后的一天,一个中年妇人小心翼翼的敲响了门。

  “请问有人在么?”中年妇人现在门口,探着头往门里看,脸色有些憔悴。

  “在,请进来说。”刘芒放下手机,从前台后走出来,“你好,我是这里的负责人,你有什么问题都可以跟我说。”

  中年妇女走进来,眼神飘忽的四处瞅,直到看到立在墙壁置物架上的营业执照和刘芒的注册除灵师资格证原件,这才跟刘芒说到,“这个,那个,大师……”

  见这位阿姨有些紧张,刘芒笑着说,“阿姨,先坐,我们坐着聊。”

  请阿姨坐下之后,刘芒泡了一杯茶放在茶几上,轻轻推到她面前。

  阿姨捧起杯子,轻轻嘬了一口才说到,是我的女儿……

  阿姨姓叶,叫叶莲婷,在一家粮油公司当仓管。年轻的时候,嫁给了一个不靠谱的男人,生了一个女儿。

  然后在女儿五岁的时候,和男人离了婚,独自带着女儿生活至今。

  一个单身妈妈,带着一个女儿生活,在哪个时代都不容易。由于要挣钱养家,所以平时养女儿也不是很细致,基本都是处在放养的状态下。

  不过好在她的女儿,那个叫沈莹的姑娘性格比较孤僻,不仅避开了学校里不良风气的影响,也让她能投入更多的精力在学习上。

  高考过后,沈莹考上了夜州大学的一本录取,并在大学毕业后,找到了一份营销策划的工作。

  说到这里时,叶大姐神采飞扬,看得出她非常为自己的女儿感到骄傲。

  可是接下来的话题,就没有那么愉快了。

  沈莹大学毕业是两年前,一开始工作还没上手的时候,还比较轻松。每天都能正常下班,过了实习期之后,回家得越来越晚,偶尔还夜不归宿。

  这种状态持续了一年多,直到一个多月前她突然就没去上班了,每天闷在家里连房门都不出,时不时地还从她房间里传出说话声。

  可是每当叶阿姨推门进去,又只看到她独自一人在房间里捧着手机,也没有其他人。一问吧,就说是手机在响。

  这种事情并不是只发生一次两次,而是很多次。时间一长,叶阿姨越想越害怕,既担心女儿是得了精神病,又担心女儿是被什么恶鬼附身。

  所以就来事务所咨询一下,想看看除灵事务所有没有什么办法。

  刘芒听到这里,感觉有些尴尬,这姑娘的症状不是和自己一样么?

  一个人自言自语,突然改变的生活习惯,疑似被鬼灵附身……老姐姐,你真的不是在内涵我么?

  “嗯,如果是恶灵缠身,确实会有这样的症状。不过叶阿姨,你有没有考虑过先带你女儿去精神病院看看?大多数精神病院都能诊断出病人究竟是精神病,还是恶鬼缠身。”

  听到恶鬼缠身四个字,叶阿姨身体明显抖了一下。

  “我家莹莹这么乖,要是被人知道她得了精神病,以后还怎么出去见人啊……”

  可怜天下父母心,刘芒突然对这个妹子有了一丝丝羡慕之情。

  于是本来不想管这事儿的刘芒忍不住心软道,“那叶阿姨,这样吧,留个联系方式,你回去先跟你女儿商量一下,如果她也没意见我就上门去看看。”

  叶阿姨闻言大喜,“真的么?小师傅,太感谢你了!就是不知道这费用……”

  “去医院挂个门诊号也要五块钱,我这边上门是五十,看完了之后,根据情况再定费用。”

  刘芒本来是没打算收钱的,但是他转念一想,免费的东西没人会珍惜,说不定还会被当成骗子。

  不如象征性的收一点,就当安安这个这个阿姨的心。

  “五十……”叶阿姨盘算了一下,果然在她心里预期之内,于是答应道,“好,小师傅,你的手机给我一下,我回去问问我家姑娘,只要她松口我就联系您!”

姬澹清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