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灵承包商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六十六章 新员工招募

  叶阿姨回去之后,过了好几天才再次来到店里,并且约定在第二天到家里见她女儿。

  于是第二天下午,刘芒如约来到南门县一个老旧的小区。站在小区的大铁门外,在保安大叔警惕的注视下给叶阿姨打了电话之后,等了大概二十几分钟,这次的委托人才从附近的公交车站匆匆赶过来。

  叶阿姨歉疚的解释道,“刘师傅,真是不好意思,领导临时让出一个报表,我又不太会弄,所以耽搁了一些时间,真是太抱歉了。”

  “没关系,我也才来了一小会儿。”刘芒无所谓地挥挥手,“要不我们上去吧?”

  “好,好的。”

  叶阿姨家在小区最里面的一栋五层的老楼里,母女俩租了一套六十多平两室一厅的小套间安身。

  虽然面积很小,但是整理得很干净,比刘芒自己那个狗窝强了太多。

  进到客厅里,餐桌上已经摆上了几道菜,温热的米饭香气从电饭锅里渗出来,弥漫了整间房子。

  刘芒疑惑地看了一眼叶阿姨,心想还知道给自己妈妈做饭,不像是个抑郁、自闭、或者中邪的人会做的事情啊?

  他的疑惑藏进心里,不动声色地跟在叶阿姨后面。

  叶阿姨把小包扔在沙发上,喊道,“莹莹,莹莹!”

  一个扎着单马尾面容秀丽的女生从厨房里伸出脑袋,“妈,你先坐着……啊?有客人啊?”

  “是呀,这就是我跟你说的除灵师刘师傅,他今天过来帮你看看。”

  沈莹看了一眼刘芒,点点头以示欢迎,然后对自己妈妈说,“哦,那你先招待刘师傅坐会儿,我再拌两个素菜就可以开饭了。”

  刘芒闻言更是惊讶,凑近叶阿姨耳边问到,“叶姨,我看你女儿很正常啊,比一般人家的闺女听话多了。”

  叶阿姨听到刘芒的话,神情马上变得焦急起来,“好什么啊!”

  意识自己的声音太大,她立马拉着刘芒坐到餐桌旁,嘀咕道,“刘师傅,你不知道,我家莹莹以前可努力了!读书的时候,回家了就开始温习功课,让她吃饭都要催她半天才肯出来。虽然从来不做家务,但是也从来不在什么追星、游戏这类的事情上浪费时间。哪怕上了大学都一样,年年都拿奖学金,四年时间里,几乎没有花过我多少钱!”

  叶阿姨不知不觉间,又开始秀起自己的女儿来,在她的口中,女儿沈莹是一个极其自律极其努力的女生。

  读书的时候用功读书,大学的时候积极参加校外活动,工作之后一门心思扑在工作上,经常出差见客户、熬夜写方案,很受领导重视,工资也很高。

  现在这种居家好女人的形象,根本不是她女儿会选择的道路。

  唯一的解释,只能是她女儿中邪了。

  不能说叶阿姨的猜测是胡思乱想,毕竟这是一个真正存在鬼灵的世界,这种可能性虽然小,但是也不能断言就没有。

  刘芒听完叶阿姨的叙述,决定观察一下,再做判断。

  过了一会儿,穿着一件绿色T恤,蓝色家居短裤,踩着一双人字拖的沈莹,端着一个青椒皮蛋和一盘凉拌折耳根从厨房里出来。

  放好菜之后,沈莹一边用小碗盛饭,一边问道,“刘师傅,这么一碗够么?要不要给你换个大碗?”

  “够了够了,我晚上吃的不多的。”

  “看你体型可不太像,哈哈。”

  中邪的宅女可以这么爽朗得和陌生人开玩笑么?而且这个陌生人还是自己母亲请来给自己驱邪的除灵师。

  如果是一般人,恐怕就算不哭不闹,也不会给自己一个好脸色吧。

  刘芒深深地看了一眼这个大气的姑娘,心中疑惑更甚。

  正式开吃之后,沈莹和自己的妈妈聊着一些家庭日常,还时不时和刘芒搭两句话,不让场面冷场。

  一顿饭吃下来,让刘芒这个孑然一身多年的孤儿都感受到了家庭的温暖。

  吃过饭,叶阿姨母女二人进厨房洗碗,留刘芒一个人在客厅坐着。

  他想了想,这样也不是事儿啊,自己又不是来相亲的,见一面吃个饭就走了,不是要砸招牌啊。

  于是他走到厨房外,问道,“沈莹,你好。我能和你单独聊一下么?”

  沈莹正在洗碗的身体顿了一下,然后回头说到,“行。”

  又对自己的妈妈说,“妈,那你先收拾着,我和刘师傅聊一下。”

  “好好好,你快去吧,有什么困难的,就跟刘师傅好好说一下,人家可是正经的国家认证的除灵师。”

  “知道了……”

  沈莹抽出用干毛巾擦擦手,就把刘芒领进了自己的房间。

  刘芒这还是第一次独自进一个陌生女孩的闺房,他的眼珠不自觉的快速打量了一下沈莹房间里的摆设,没有海报,没有洋娃娃,只有几架子的书和一些报刊杂志。

  “刘师傅,请坐。”

  沈莹搬出书桌前的椅子,请刘芒坐下后,自己坐到床上,开门见山地问到,“能告诉我妈怎么跟你说我的么?”

  “嗯,她说你性情大变……”

  刘芒斟酌着把叶阿姨的担心挑着不难听的说了一下。

  沈莹听完摇摇头,身体倒在床上,“刘师傅,你能看见鬼么?”

  “当然,除灵是我的工作,如果连鬼灵都看不到,我可能得饿死。”

  “那么鬼究竟是什么样,除灵师的工作究竟是怎么样的?”

  “你很好奇这个行业么?”

  “是的,我在网上在图书馆里都好好找过,但是关于这个行业的工作细节,很少。我很好奇。”

  刘芒笑笑,“你当然找不到。为了避免有无聊的人效仿除灵师,主动去跟鬼灵打交道,所以在舆论管控上还比较严。不过一般性闲聊的话。我倒是可以跟你讲讲我经手过的几个案子。”

  于是刘芒把自己做过的,和在玄盾应用上看见过的几个比较有戏剧性的案子添油加醋的这么一说,说完之后,和沈莹的距离瞬间拉近了许多。

  “原来除灵师的日子是这样的。但是如果有普通人在你们身边,看着你们对着空气挥舞武器,岂不是显得你们很傻?”

  “哈哈,是的。鬼灵如果不刻意现身,普通人是看不见的。不过我们在工作的时候也会提前清场,这是我们的权利,同时也是我们的义务。”

  也许是刘芒的亲切态度让沈莹放下了心防,她严肃地说道,“我妈妈跟你说的是真的。我之前独自在家的时候,真的是在跟鬼说话。”

  刘芒瞳孔一缩,“你真的被鬼缠上了?”

  “没有,”沈莹摇摇头,“其实,我能看见一点点鬼,从小就能。”

  “啊,你也有通灵能力?”

  “有一点。我从小就能看见一些别人看不见的东西。但是很模糊,就像一个影子。小的时候,我很害怕,以为自己是怪物。直到稍微长大一些之后,才在学校的思政课上了解到原来鬼灵是所谓的负能量场生物,是一种自然的存在。但我还是害怕……”

  刘芒赞同道,“狼,虎,蟑螂也是真实的存在,也已经无法伤害到人类,但依然有人会害怕他们。”

  “是的,那些模糊的影子出现在我的生活里,有些与我相安无事,有些则会试图伤害我。这种时候,我都会躲到寺庙里或者警察局。直到那个影子消失。”

  “这些事情你跟叶阿姨说过么?”

  沈莹摇摇头,“没有。我的家庭条件你也看到了,我不愿意让妈妈再替我操心。”

  “因为能看到鬼,所以我胆子比较小,也比较内向。我喜欢读书,这些书都是我从小到大慢慢一点点攒起来的。”

  刘芒站起来看着书架上,一个贴一个的书脊,“你挺喜欢看幻想类的。”

  “是的,现实主义的小说喜欢描述苦难。我不喜欢。”

  “那你为什么辞职了呢?既然你现在已经敢跟鬼灵说话了。”

  “嘿嘿,那个鬼灵,按你们除灵师的说法,只是一个残魂。它确实缠着我,但是却伤害不了我。我能看见的鬼灵,都只有这种程度的力量,这是我高中的时候才尝试出来的结果。他们伤害不了我,我也伤害不了他们,就跟他们说说话咯,说不定劝得他们放下执念也许就放过我了。”

  刘芒来了兴趣,“有效果么?”

  “不知道,后来那些残魂真的消失了。但是我也不知道是我的劝解起了效果还是他们自然消散了。管他呢,反正说几句话而已,又不花钱。”

  刘芒点点头,是这么个理儿。

  沈莹继续说道,“不过我离职和这个事情没关系。我……只是单纯的感觉到累了。从小到大,我一直很努力,一直很拼命,读书拿奖找工作,都是如此。”

  “但是前几天,在公司里,本来已经预定给我的一个奖项,被我另外一个同事抢走了。”

  “所以你觉得不公平?”

  “不,没有。他在最后时刻,签了几个大单,把业绩拉起来了。这是他的实力,我没什么不服的。只是,就是因为我一点也不生气,我才察觉到,我对那份工作一点兴趣都没有。唯一支撑我做下去的理由,只是一种‘我要把事情做好’的惯性。太单调了,太无趣了。”

  “所以你并没有突然改变生活习惯。你只是找回了自我。”

  “可以这么说吧。”

  “那你也许不需要我帮忙。”

  “还是需要的,我希望你能跟我母亲说,我确实被鬼附身了,但是被你解决了。你知道的,老年人总会很固执自己的想法。”

  刘芒看着沈莹的眼睛,“完成任务,可是要收费的。”

  “这个钱由我给你,我工作了两年多,多少有些私房钱。”

  刘芒点点头,换了个话题,“那你以后想做什么呢?”

  “我其实面试过除灵事务所,你信不信?”

  “信吧,你也没理由骗我。”

  “嘿嘿,但是他们说我的通灵能力太弱,也没有受过训练。”

  “我第一次去事务所面试的时候,也被人这么说过。”

  “所以你自己出来创业了?”

  “不,我出来创业,是因为现在的我太强了,他们雇不起我。”

  “哈哈哈,真厉害。”

  经过这一番交谈,刘芒认识到自己对面的女孩,是一个头脑清晰、冷澈通透的女生。她很清楚自己想要什么,在这个年纪,这样的女孩不多见,这让他很佩服。

  于是两人商量了一番之后,决定在叶阿姨面前演一场戏。这场戏很简单,就几句台词,刘芒拿出自己的佩剑学着电影里的道士一阵乱舞,沈莹尖叫一阵然后假装晕倒,最后由叶阿姨自己哭着收尾。

  事后刘芒在叶阿姨家的沙发上睡了一夜,叶阿姨自己则通宵照顾自己的女儿。

  次日上午,沈莹假装从晕倒中苏醒,替换下自己的母亲,让她回屋休息。

  她自己则将刘芒送到小区门口,临分手前,刘芒将考虑了一晚上的话说了出来,“沈莹,如果你不想再回去做以前的工作的话,我这里可能有一份工作适合你。”

  沈莹好奇问道,“什么工作?”

  刘芒答道,“我的事务所新开业,只有我一个人。我需要一个商务伙伴,替我接单,沟通客户,维护客户关系。这份工作,需要一点胆量和通灵能力,能够面对鬼灵,又需要足够的智慧,知道自己对付不了鬼灵。他接单,我来做,拿到的钱三七分成。我觉得你很适合,怎样,有兴趣么?”

姬澹清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