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谈异仙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1章 道祖秘境

  “啊秋~!”

  千里之外。

  密林之中。

  一声喷嚏惊起无数飞鸿。

  身处一幢古典阁楼脚下的季伯常揉了揉发红的鼻子,嘟囔道:“怎么每次下秘境都要打喷嚏,还一次比一次大声,怪哉!下次得找个镜子拜拜。”

  说罢,想起了掌门交代的任务。

  寻找一株十分罕见的冰系灵植。

  之前,他的金手指就告诉他,眼前的这幢阁楼内很可能会有冰系灵植。

  现在仔细一打量,这里早已门庭败落,满地枯枝落叶,大门口悬挂的灯笼猩红无比,碰巧吹过的阴风,让微弱的烛光开始摇曳。

  这让他有些起鸡皮疙瘩,虽然这是他第二次闯秘境。

  保险起见,还是先祭出金手指吧。

  他把手伸进裤里,摸索了一阵,掏出一只肉呼呼的大蛤蟆,又名“癞疙宝”。

  通体金黄的蛤蟆从他手中跳下,用爪子在地上刨着,片刻后出现了一行小字。

  “下次再敢把本座塞进裤里,我就让你少个零件!”

  蛤蟆的嘴巴张的很大,可以看见口腔内密密麻麻的尖牙。

  季伯常无所畏惧啊,只是耸了耸肩说道:“这也不能怪我啊,我这衣服没有口袋,你是活物又不能进入乾坤戒,只能出此下策。”

  金蛤白了他一眼,又继续在地上刻画出一行小字:“这里应该是某个道祖生前创造的秘境,很大很玄妙,我甚至感受到了一丝乾坤法的味道。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个地方和你上次去的新秘境不一样,这里的古怪规则已经被人拿命堆了出来,毕竟是个出现了一百多年的秘境,旁边这个阁楼就是秘境中某个地标建筑,很有本座那个时代的风格。

  等会先进去,看有你要找的灵植没有,稍后再带你去寻找秘境主人的埋骨之地。”

  看完金蛤的字,想说些什么,余光一闪,扭头望去。

  原来是上一秒破败不堪的阁楼泛出了金光,所见之处焕然一新,门内飘出阵阵酒香。

  是秘境中的场景开启了。

  可季伯常也不着急进去,反而回忆道:“这次就听你的,上次的秘境,光一条不许呼吸,就直接淘汰了筑基一下所有人,要不是我天生气海大,可能也要无功而返。”

  金蛤也跟着在地上写道:“听本座的,准没错,比如上次的秘境,奖励少规则多,就是因为你听了本座的话,才能有惊无险得到最有价值的一本秘法。

  继续听本座的,保你在这次的道祖秘境收获满满!”

  “呵呵,那就走吧,该进去看看了。”

  季伯常笑着捡起金蛤端在手上,款着大步迈进一楼,像是一位遛蛤的少爷。

  刚一进门,就有小二打扮的老翁颤颤巍巍的走过来问道:“这位贵客,想吃点什么?”

  “温两碗酒,再来碟茴香豆。”季伯常想到什么说什么,自顾自的找张椅子坐下。

  年老的店小二像是没听见,探过头来说道:“麻烦客人大声点,小人耳背听不清。”

  “我说,温两碗酒,再来碟茴香豆。”他的声音难免提高了几分。

  可对面的小二像是故意问道:“什么?两碗豆?一碟酒?”

  他在试图把我激怒,想到这里,季伯常以上次通关秘境的经验来看,秘境中人通常会故意引导闯入者违反某条规则,最好的应对方法就是不予理会。

  沉默是金。

  果然,这是个正确的选择,小二又尝试问了几声后,板着脸走掉了,跟前台的掌柜嘀嘀咕咕沟通些什么。

  至于沟通什么话题,季伯常不在乎,也懒得猜,他环视一圈,发现整个一楼的格局和外面的酒楼差不多。

  通透的大堂,十几张桌子,隔壁五位秘境中人正在推杯换盏,长长的柜台旁边是一条通往二楼的阶梯。

  一副悬挂在墙上的空白裱纸吸引了他的注意。

  纸张的右下角有一团血红色的印记,他见过这东西,是某种阵法的启动开关。

  应该是之前探索秘境的修士留下的。

  他伸手按在印记上,掌心注入一丝灵力。

  蓝色霞光流转,空白的纸上渗出黑墨,灵蛇一样游动着,缓缓构成一副动画。

  场景是现在的大厅,几位性别各异的修士走了进来。

  同样是被店小二拦住,每个人的应对方法不同。

  有的和季伯常一样沉默不语,有的则是找张空白纸写下需要的东西。

  除了一位暴脾气大汉,实在是不耐烦了,对着小二吼了几句,从嘴巴里弹出了尖锐的对话框:“你个老梆子!想故意消遣洒家?!”

  果然是祸从口出,刚还好好的大汉,脑袋却爆掉了,跳出了BOOM!的拟声词。

  很明显,他触犯了某条规则,被秘境抹杀了。

  画面中浮现一行小字,【规则1:禁止大声喊叫。】

  几息过后,小字飘散,动画继续播放着。

  对于大汉的死,剩下的两男两女心有余悸。

  他们接下来的行为举止极为小心,说话声音尽量压低。

  可还是逃不过厨师的恶魔料理,就说那保留原味的大肠,已经算正常且清淡的了。

  等看见小二最后端来的蛋黄酱面条后,四位修士面露难色,谁能保证那真的是蛋黄酱呢?

  见众人都不动筷,小二笑了笑,嘴角弹出一条对话框:“菜已齐,何不食哉?食面条多美也。”

  几人相视一眼,很害怕不吃面条会触犯某条规则,只能满脸苦涩的挑起面条,缓缓递进嘴巴。

  这东西看起来就不好吃,也的确很难吃,难吃到画面开始颤抖,所有人都吐了。

  经过一阵呕!呕!呕!的拟声词后,每个人的表情特写全都出现在画面里。

  看的季伯常身子后仰,不自觉眯起了眼睛。

  好在特写时间不长,画面中又出现了新的情节。

  一位身材火辣的短发女修士双目含泪,嘴边弹出了尖锐的对话框:“敢让老娘吃屎,我和你拼了!”

  没有反转,又是BOOM!的拟声词弹出,脑袋爆掉了,白花花的豆腐溅的到处都是。

  为这桌本就重口的菜肴平添了几分猎奇。

  最倒霉的,还是坐在短发女修旁边的长发女修,直接被染成了血人。

  如此强烈的刺激,即便是习惯了命悬一线的修士,也很难绷得住,经过高分贝的尖叫声过后,又是BOOM的拟声词,最后一位女修的脑袋也爆掉了,脖颈处像喷泉口一样,喷出了大量温热的血水。

  场面已经一发不可收拾,唯二幸存的两位男修,其中一位看起来还算淡定。

  伸手将一截黏在脸上的皮肉扯下,啪的扔进了血红色的汤里,涣散的瞳孔凝视着天花板。

  他的另一位同伴显得慌不择路,像是老太太闯红灯,跌跌撞撞来到楼梯口,迈出一步,脑袋爆掉了。

  鲜血染红了阶梯和墙壁。

  画面再次浮现一行小字:【规则2:无法上去二楼。】

  到了这里,一切都戛然而止了,羊皮纸重新变回空白裱纸。

  画面之外的季伯常扭头看了眼楼梯口,确实发现了血迹残留。

  这些淡淡的黑色血迹,像是伴生的胎记,印在台阶和墙壁上。

  但直觉告诉他,第二个规则可能是错误的。

  爬楼梯死掉的修士,应该是没有触发特定的条件,或者上当了。

  他在上次的新秘境中,也遇见了这种情况,明明是相连的两处地洞,只要推开门就能过去,但是那扇破门谁砰谁死。

  最后才发现,想去对面,压根不用走正门,直接用土遁符遁过去就行。

  如果没猜错的话,这个楼梯和那扇门是同一个道理,都是陷阱,想上二楼直接飞就行了。

  他正想着呢,店小二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了,站在身后说道:“这位贵客,后厨特意推荐了几道菜,已经上齐了,快来尝尝吧,阁主说,如果吃完了,可以送您去二楼参观。”

无柄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