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谈异仙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3章 主打一个折磨

  看完动画的季伯常不仅不害怕,反倒是有点平静,看着现在的走廊,和动画里的相比,简直一个天堂一个地狱。

  和一楼一样,他不会有危险,索性托着金蛤漫步在走廊,东看看西瞅瞅。

  看到一些高难度,且稀有舞姿时,便啧啧称奇。

  耳畔充斥着,杂乱中带有节奏感的打鼓声、战马的嘶鸣声、络绎不绝。

  屏风上,那身形各异,上下翻飞的舞蹈大戏,他其实没多大心思去欣赏。

  “哎,越是如此,我就越担心啊。”季伯常像是在和金蛤说话,又像是自言自语。

  回想那位红发女修的五行仙法威力,至少有金丹期实力,可是,连金丹期都轻易沦陷的场景,他一个筑基期一路走来,几乎是没遇到什么危险,这全是因为那位神秘阁主的安排。

  吃人嘴短,拿人手软的道理他懂。

  “所以,他图我什么呢?不如...”季伯常盘着手里的金蛤,嘴巴嘀嘀咕咕。

  “当然是图季公子长的俊俏啦。”一道娇媚的女声从耳后传来,同时季伯常的脖颈被一双白净而修长的手臂从背后轻轻环住,柔润的手指不断挑逗着他的喉结。

  “呕~手拿开!”喉结被刺激让他有点想吐,怒道:“再不拿开,小心我用蛤蟆糊你脸!”

  “呵呵,季公子还真是有趣,让我挽着您走吧,菱儿姐正在舞堂等您呢。”

  说罢,女子就要伸手挽住他的胳膊。

  啪一声轻响,女子吃疼,缩回了手臂,眼神酝酿出一丝羞怒。

  却听见季伯常说道:“我胳膊受伤了,一碰就疼,腿也崴了,不能走路,建议背我过去。”

  听听,这是什么厚颜无耻的话。

  但她还是得照做,因为眼前这个男人值得阁主吩咐菱儿姐伺候,足够说明分量了。

  她受点委屈算什么,如果季伯常有要求,她可以当场宽衣解带,狠狠进行一个伺的候。

  “来,季公子,我驮您过去。”为此她甚至改变了用词,将自己比做牛马。

  好在季伯常不懂得什么叫怜香惜玉,一个大跳就蹦了上去,差点压垮陌生女子。

  感受背后一百多斤的分量,陌生女子咬了咬牙,缓慢挪动脚步。

  心里嘀咕,这季公子看着又高又瘦,现在怎么像一座山似的,手感还肉乎乎的,压的人喘不过气。

  只好求饶道:“季公子,您压的奴家难受,能不能下来走两步。”

  “孤寡~”

  回答她的是一声蛤叫,回头一看,差点吓尿。

  一只通体金黄的蛤蟆正伸出舌头舔舐眼角,褐色的横瞳透露出三分戏虐。

  ......

  天仙阁四楼。

  这里是露天装璜,四面八方无遮挡,几乎就是个大亭子,可以清楚看见阁楼外的景色。

  整幢阁楼附近几乎被浓郁的绿植包围着,颗颗参天古树甚至高出阁楼半米,原始蛮荒的气息扑面而来。

  有颗古树上挂着磨盘那么大的鸟巢,有只三眼金乌奋力扇动翅膀,翱翔于空中的身影遮天蔽日,竟笔直的朝天仙阁俯冲而去。

  由于速度太快,尾羽后爆发出一串透明气浪。

  它的三颗瞳孔内,倒映出米粒大小的人影,随着距离缩进,人影越来越清晰,是一位鬓角花白,面色和蔼的大叔。

  面对如飞剑疾行一般的金乌,他面不改色,只是抬起一指,让刚才还是鹏鸟那么大的金乌瞬间缩成家鹊大小,乖巧的降落在食指上。

  在轻抚过金乌头顶的红色凤冠后,他闭着眼,眉间钻出一丝金色灵力,蚯蚓一样游动着,最后链接上金乌的大脑。

  也不知道看见了什么画面,他一直在皱眉和提眉之间反复横跳,就这么过了片刻。

  他睁眼说道:“有好坏两个消息,好消息是,这次释放的线索,成功引来了不少天骄人物的出现,而坏消息是,有一位天骄已经成功打入我们内部。”

  “不会是那个姓的季小子吧?我还挺好奇他是不是人如其名。

  还有,你是不是被猪油蒙了心?怎么能给那小子大开方便之门,看看给我家黄儿折腾的。”身穿红纱的姜菱儿,侧躺在红发女修的怀里,表情慵懒,抬手在空中一点。

  一面水镜粼粼出现,倒影出了金蛤的猥琐身影,还有衣衫湿透的黄儿正在被巨舌无情的鞭打,衣服都打破了。

  “咦?那毛头小子呢?可别祸害了我的女宠们,我得去看看!”姜菱儿以为一切都在她的掌控之中,只是稍微出现了一点变故,却又显得难以镇定。

  说完就带着新收的女宠走了,此刻,四楼就剩两人。

  雯鸿微笑着看向一把桃木摇椅,轻声说道:“现身吧季公子,咱们聊聊,我叫雯鸿,天仙阁主。”

  原本没人的摇椅开始咯吱咯吱摇荡起来,季伯常的身影如出水芙蓉一样,逐渐显现,开口道:“在谈话之前,我有个不情之请,希望阁主大人成全。”

  雯鸿脸上的笑容不减,回复道:“你说,只要不太过分,我都会答应。”

  季伯常跳下摇椅,双膝跪地行握拳礼,嘴上振振有词道:“伯常飘零半生,只恨未逢明主,公若不弃,伯常愿拜为义父!”

  “啊这...季公子快快请起!有话好好说。”雯鸿真的是被季伯常的话惊到了,他在心里一直觉得季伯常这种天骄人物,怎么也得是个心高气傲之辈,为此他特意让天仙阁各楼层好好招待一番,好谈计划,但没想到此子居然舍弃颜面反将一军,不失为大丈夫。

  “公若不应,伯常便一跪不起!”季伯常想起前世电视上看到的台词,随意改编。

  还别说,挺有效果,雯鸿动摇了,其实更多的是生起了爱才之心,想收编季伯常为己用,为此他观察了许久。

  毕竟,在九州大陆,他季伯常也算是一号人物,虽然境界不高,但手段颇多,不仅如此,还能修炼乾坤法系的法咒,这在现代修士里不多见,这些情报都是他通过探子和金乌得来的。

  加上这次本就是想着和季伯常谈合作,既然没了之前层积累起来的筹码,但有了义父这层关系,倒也不亏,他也就顺坡下驴的答应道:“好!季公子,雯某人答应收你为义子,这个小礼物你就收下吧!”

  “多谢义父!”季伯常嘴角勾起,接过雯鸿递来的纳戒,神识偷偷一扫,惊叹自己这个便宜义父出手之阔绰,自己真是没白跪。

  别的不说,就单说这株冬雪莲,那可谓是相当罕见!是整个修仙界公认的那种!

  属于整个冰系灵植中的翘楚,干吃都能将人从濒死救回来,更别说用来晋升金丹期了,掌门的任务也算完成了。

  纳戒里剩下都是灵石和一些稀有的灵植,远远达不到冬雪莲那种程度的罕见,即便是这样,也足够阔气了。

  “伯常再次谢过义父!”这次,他是真诚道谢。

  雯鸿笑着点了点头,看着季伯常的眼神里带有一丝别样的神采,说道:“这些礼物不算什么,我还有比冬雪莲更罕见的灵植,只不过我这里有个任务,需要伯常你去处理一下。”

  听见这话,季伯常早有心里准备,毕竟从一开始,整幢阁楼都像是在特意招待他,况且又收了人家这么罕见的大礼,不帮忙确实说不过去,于是不紧不慢的回复道:“什么任务?只要伯常能做到的,绝不推辞。”

  “很简单,去狩猎。”说完这句话,雯鸿眼里波澜不惊。

  “狩猎?是要打些妖兽吗?这个任务我接了!筑基以下随便杀!”说罢,季伯常抱拳行礼,转身就要走。

  “义子且慢,我话还没说完。”

  季伯常皱了皱眉,很快又面色如常,一回头就看见了一张羊皮纸,上面有几个眼熟的名字。

  刚想说什么,耳边就响起了雯鸿低磁的声音:“这名单上的,是正在秘境探险的天骄,把它们全杀了,你会获得比冬雪莲更丰厚的报酬,考虑一下吧。”

  说话期间,他的左手一直在抚摸季伯常的后颈,说完后就走到护栏旁看着远方出神。

  听完这个要求,季伯常是如此地沉默,只好重新坐回摇椅,十分希望手里能有根烟。

无柄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