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谈异仙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7章 猪头焖子

  四楼回荡着雯鸿低磁的声音。

  他的声线特别适合讲故事,深沉又富有感情。

  坐上摇椅后,开始娓娓道来:“现在我就从季公子小时候开始讲起,大概在天宇16年,也就是十年前。”

  ......

  “那时候的季公子刚过10岁生日,与众小友游戏山林,却路遇一老人,夸他有慧根,强行收为混元宗弟子,故事也就从这里开始...”

  .

  天宇16年。

  混元宗内。

  丹鼎长老的府邸发生了震耳欲聋的爆炸。

  大量的黑色浓烟从府内喷出,矮小的黑影冲出大门,他的脸和手,全都黑如碳,像是抹了锅底灰。

  “季伯常!!”

  噼里啪啦的脚步声传来,门内冲出一位怒吼的黑胡子老头,他手持竹条紧紧追在小黑孩身后。

  接着就是嗖的破空声,竹条狠狠抽在季伯常的背上,顿时皮开肉绽,疼他连忙求饶:“别打了,师父别打了,弟子知错!”

  “知错?那你改了吗?!”又一竹条抽下去,打的季伯常弹跳如鱼,紧紧捂着大腿,钻心的疼痛让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却听师父怒骂道:“你个贱骨头!丹方我告诉过你多少遍了?为何还能记错!这已经是最后一批材料了!下周就是正道大赛,你给我想办法收集材料,重炼培元丹!”

  说完就气哼哼的走了,大袖一甩,扔掉断裂的竹条,也不管趴在地上的季伯常伤势如何。

  “是,弟子了解。”浑身黢黑的季伯常低声答应着,小黑手捂住的地方渗出了血水。

  等到师父的背影消失在道路尽头,他才扶着墙面勉强站立,一瘸一拐的往府邸挪去。

  路上遇见的宗门弟子全都行色匆匆,根本没人关注一个受伤的“黑小孩”。

  除了一位背靠大树,头戴斗笠的男人,他通过斗笠上的豁口,窥见了刚才发生的一切。

  .

  回到府邸的季伯常来到自己的小窝。

  这里的木床、木椅、火盆、和一个爬满铜锈的小盒,就是他全部的家当了。

  和他一样处境的,还有5个,平时的职责是炼丹,关键时刻负责试药。

  当他弯腰掏出床下的小铁盒时,打开,里面有些疗伤的草药,都是平时收集的细枝末节。

  简单处理一下,把血止住,接下来就是短暂的修炼时间。

  由于修的是五行法系,这种烂大街的法系提升修为很缓慢。

  因为灵气要流过金木水火土五个脉轮,才算一个周天,转十个周天,才能彻底觉醒一个脉轮。

  脉轮的觉醒很重要。

  任何一门法系,只有先觉醒脉轮,并念出对应属性的法咒,才可以施展威力。

  天下万般法,介是如此。

  可他天生气海大,脉轮也大,这就导致他需要吸收比别人更多的灵气才能转动一周天。

  所以说,同样都是修炼三天,别人转一周天,提升一层修为,他很可能连一半都转不到。

  加上他并不聪明,甚至有点笨,常常被师父骂,说他是“猪头焖子”。

  咕咕~

  说起猪头焖子,他的肚子就不争气的叫了,但是府邸的食堂不对他们开放,他们通常都是自己出去觅食。

  每一位丹奴都有自己觅食的办法,而他的办法,就是吃软饭。

  所以,他在等一个人,或者说,饭票。

  “季伯常在不在?”终于,门外响起了熟悉的女声。

  “在!在的!”季伯常翻身下床,将宝贝盒子藏好,推门而出。

  门外站着一位锦衣玉带的窈窕淑女,杏脸桃腮,耳根处扎着单边小辫,圆润的大眼睛充满了蓬勃的朝气,腰间系着的紫色钱袋,上面绣着大大的姜字,看起来鼓鼓的,十分诱人。

  她开口说道:“老规矩,你带我溜出去玩,我请你吃饭。”

  “好!老规矩,先吃饭!”

  二人来到宗内长老开的饭馆消费,季伯常点了一盘猪头焖子,就着白米饭狠狠的发泄。

  “你慢点吃,怎么每次来都吃猪头焖子啊。”姜禾嫌弃的弹掉衣服上的饭粒,帮季伯常倒了杯水。

  他接过水后想了想,憨笑着说道:“好吃而已”,赶紧一口气将剩下的饭菜旋进嘴里。

  轮到结账的时候,姜禾从钱袋里掏出一枚六边形的蓝色灵石,天蓝色的霞光映照在掌心之间,等店老板查验后,找了她三颗乳白色的小号灵石。

  季伯常的这顿饭,花了不到一块下品灵石,虽然不贵,但也不是他平时能消费的。

  为了聊表谢意,也是为了信守承诺,他带着姜禾躲避姜家的眼线,偷偷溜出了宗门属地。

  这次走的很远,他们略过了牛牛山和芒仗山,来到了一个从未见过的地方,七星山。

  两人刚踏足此地,天空就吹起了一阵小风,吹的莽草倒伏,彩瓣纷飞,飞过激流的瀑布,最后落在少女手中的,是一朵艳丽的桃花,就像阳春三月的最早时。

  少年也伸出手,却只接住了泛黄的柳叶。

  三天后。

  季伯常又挨打了,原因是药材没找齐,还差最后一株紫阳花。

  今天,他一个人来到了七星山,想碰碰运气。

  这里风景很美,并不代表它很安全。

  但傻人有傻福,他在天黑前,找到了岩缝中的紫阳花。

  由于岩路陡峭,天黑的又快,坠崖是无可避免的。

  消失几天后,季伯常的小屋重新入住了一位呆头呆脑的少年。

  他也重复着炼丹、被骂、试药、三点一线的日子。

  期间,姜禾来了几次,最后也不再来了。

  ......

  天仙阁。

  四楼的众人聚精会神的听完故事,却露出一脸失望的表情。

  姜菱儿深吸一口气,表示有话要说。

  “你先等一下,这只是第一阶段的故事而已,我接下来要讲的,是季公子自从坠崖后为何性情大变的根本原因,这其中带有雯某的主观色彩,诸位听听就好。”

无柄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