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谈异仙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8章 疾风亦有归途

  “季公子摔下悬崖后并没有死,苏醒后像变了一个人,第二阶段的故事,要从七星山讲起。”

  .

  七星山。

  收录自山海绘卷第六页。

  相传是因为一位传奇锻造师,取山中七块陨铁锻造绝世名剑,取名“七星”,此山因此得名,七星山。

  后来的七星剑,靠着无名剑修名震九州,引无数修士豪取强夺,鲜血和死亡笼罩整个大陆。

  天宇11年,七星剑消失,没人知道它在哪里,九州大陆赶走了头顶的阴霾,秩序的齿轮再次运转起来。

  天宇16年。

  有少年采药摔下悬崖。

  藤蔓与树枝缓冲着大部分力量。

  他也数不清砸断了多少树枝藤蔓,身体僵硬的,像具活着的尸体。

  说他运气不好吧,那些尖锐的树枝没有将他插穿,说他运气好吧,落地后,脑袋狠狠磕到了石头上,至此没了呼吸。

  过了几个时辰,诈尸了。

  “这是哪?我是谁?”这是他醒来后的第一句话。

  怪哉!

  这个时间点,他应该刚从床上醒来,吃昨天剩下的两个韭菜盒子,吃饱饱的。

  怎么说穿越就穿越啊,他游戏还没打够呢,今天的小说也没更新。

  都是不可抗力因素造成的,读者肯定会理解。

  还是看看原主的记忆吧。

  随后,闭上眼睛,知道了这个世界的大概背景,和自身处境。

  原来这是个修仙世界,却因为几百年前冒出的奇怪秘境,被迫改变了格局。

  闯一次秘境得到的奖励,抵过10年苦修。

  所有人,逐渐舍弃了老旧的修炼模式,开发出一种依靠秘境生产的法系之道,创造了脉轮修炼法。

  人的身体有7个脉轮,从尾骨到头顶,用觉醒的数量,衡量实力的大小。

  境界的划分还是原来那一套,练气最低,飞升最高。

  以他现在的实力,算半个练气期,因为他觉醒的尾骨脉轮,是目前最没用的无属性脉轮。

  只能施展一些无属性的法术,比如凝聚灵力外放造成杀伤力,这种力量甚至能击穿岩石。

  光这一点,其它属性的脉轮无法做到,因为它们只能穿山排海。

  “命苦啊,原主是废物。”他自嘲似的说道:“季伯常,你季伯常,但你命不长啊。”

  “嘶!还在疼”他捂着左半边脑壳,轻揉着太阳穴。

  摆烂的他,因为头痛不想起身,呆呆的注视天空。

  看不同形状的白云,被一颗颗闪亮的星辰撞破,它们拖着狭长的光尾,冲向七星山的最高峰。

  星辰群的末端,有黑白两星交缠在一起,像是蛐蛐在斗法。

  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直到白色星辰彻底黯淡下来,化成芝麻大的黑点从空中降落。

  形状原来越大,直到季伯常的瞳孔内,映照出浑身是血的男人,貌似还有口气。

  当他看见地上的少年面色如水时,惨淡的勾起了嘴角。

  咚~

  是脑袋轻吻大地的声音。

  咔~

  代表着粉碎性骨折。

  啪~

  代表溅射伤害。

  “真是美好又纯真的世界。”季伯常擦掉脸上的血迹,轻轻闭上了双眼。

  不可避免的闻见微风中,黏稠的血腥味,头顶响起的摩沙声让他的心提了起来。

  哗啦啦~

  人影跳了下来,是个中等身材的男人,头上戴着顶破斗笠,高高的领口遮住口鼻,眼神犀利如刀。

  季伯常再次睁开眼睛,头痛的情况变的严重,左右脑开始互搏。

  右脑觉得,已前世的文娱作品来看,男人接下来很可能要杀人灭口,先去磕头认个义父,或许有一线生机。

  对此,左脑两手一伸,宣布个事,它被石头磕过,觉得没毛病。

  现在的他,确实有一种脑干缺失的美。

  可对面的神秘斗笠男并没有搭理他,甚至没说一句话,只是迈着坚韧的步子走向林中深处。

  “八嘎!”季伯常的发声系统不受控制,竟说出大佐之言。

  斗笠男的袍子明显动了一下,扭过头,斗笠之下的明眸透过豁口,闪出一丝震惊的神情。

  季伯常赶紧捂住嘴,心里一沉,怒骂嘴巴不把门。

  耳朵却听见了一个熟悉的名字。

  “阁下是东瀛岛的人?在下名为亚索,漂泊异乡的武士。”亚索取下了斗笠,露出饱经沧桑的消瘦脸庞,扎着扫把头,眼神透出坚毅与果敢,剑眉星目,薄唇如刀削。

  “额...”季伯常的右脑飞速转动着,回答道:“我的家乡距离东瀛不远,我们算是邻居吧。”

  “嗯”亚索戴上斗笠说道:“能在这里遇见阁下,也算是缘分,阁下如果想去七星山秘境,在下愿意无偿陪同。”

  七星山秘境?我这个实力下秘境不就是找死?季伯常心里清楚,刚才空中的“群星”应该就是着急去秘境探险的修士,这么一想,果然很合理。

  那以他现在只觉醒了无属性脉轮的实力,连五行法这种大路货都没法催动的情况来看。

  就是太监上青楼,心有余而力不足。

  “真是纯废物!”季伯常扶着额头,暗暗咬着牙,咧着嘴,显得十分焦灼。

  敏锐的亚索,察觉到季伯常的心理变化,说道:“以我的实力,对战金丹期如宰鸡杀狗,对战元婴期也可以做到一换一,阁下可以猜猜我觉醒了几个脉轮。”

  “这不明摆着,肯定四个脉轮啊。”季伯常头不痛了,能站起来说话了。

  “不对”亚索摇了摇头,直视季伯常的眼睛,回答:“我一个脉轮都没有,能活到现在,靠的,是在下的疾风剑术。

  哥哥永恩曾说过,疾风亦有归途,亚索能在这里遇见阁下,能不能代表,我距离归乡之路更近了一步?”

  “嗯”季伯常心不在焉的点了点头,觉得这个世界越来越魔幻了。

  亚索不这么觉得,他认为季伯常一定是被悲惨的人生腐蚀了,安慰道:“阁下的遭遇,我都看在眼里,亚索走过九州很多地方,每个角落里,都有阁下这种为了活着而活着的虫豸。

  但在下想说的是,人活着本身没有任何意义,但是活着才能找到有趣的人和物,比如阁下找到那朵花,亚索遇见了阁下。”

  季伯常眼睛一亮,看见了脚边随风徭役的紫阳花,花瓣闪着蓝色斑驳,在阳光下,是那么的耀眼。

  如果原主没死,凭着这株紫阳花,可以尝试觉醒第二脉轮。

  看见沉默的季伯常,亚索最后说道:“阁下诺不嫌弃,亚索愿意将疾风剑术毫无保留的传授!”

无柄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