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谈异仙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9章 十足的烧鸡

  可以,这是他目前最缺少的东西,学会此剑术,多少能有自保能力。

  于是学着古人弯腰行礼,双手交叉握拳:“师父在上,受季伯常一拜!”

  亚索明亮的眸子里闪过一丝愁绪:“阁下不必如此”低沉的声音继续说道:“在下已经收了一位徒弟,阁下于我只论兄弟,我叫阁下一声常桑,阁下叫我索兄就行。”

  “额,好吧,那我们什么时候开始?”季伯常迫不及待的挠了挠头,因为痒。

  “现在就开始。”亚索掀开黑袍,手里握着一柄武士刀,犀利的眼神注视前方的大树。

  他马步弯腰,做出拔刀姿势,深吸口气:“看好了!这一招叫做斩钢闪!哈噻!”

  刀刃拉出寒芒,树面多出一道深深的斩痕,大概有一尺长两寸深,触目惊心。

  “哈噻!”亚索第二次斩击,周身出现风压,吹的衣物鼓荡。

  “哈撒给!”他向前挥刀,吹起十几米高的巨大龙卷风,大风摧枯拉朽,破坏周围的花草树木,卷着断裂的树干直上重霄。

  亚索剑眉倒竖,脚下乘风起,身影快如闪电,不停斩击风中树干,最后一句:“嗦咧呀给痛!”完成收尾。

  无数树干被打落在地,瞬间裂成八掰。

  看的季伯常一愣一愣的,心中感叹,这是我能学会的?这就是单杀脉轮修士的实力?

  “常桑,你学会了多少?”亚索刚落地,就要来检查成效。

  “没,什么都没学会。”实话实说罢了,季伯常摊了摊手。

  “既然如此,这个送你吧。”亚索从怀里掏出一串吊坠,漩涡形状的蓝宝石闪着耀眼的光。

  “这是?”他刚接过吊坠戴上,发现空气中的风元素变的十分亲和,就像是街上的路人,突然变成了自己深入浅出的女朋友。

  原来如此!

  发现端倪的他,弯腰捡起地上的树枝,开始演练疾风剑术。

  两次斩击过后,他的周身出现了和亚索一样的风压。

  “哈撒给!”

  只一次,成功吹出龙卷风青春版,勉强卷起地上的石头和枯枝烂叶。

  他踏风而起,学着亚索的样子进行斩击,“嗦咧呀给痛!”石头完好落地,手里的树枝断成两节。

  “不错!”亚索在一旁鼓掌,顺便指出错误的动作。

  不熟练,那就多练练。

  二月的阳光不烈,却烤的季伯常冒大汗。

  豆大的汗珠随着每一次挥击,洒落在青青草地,阳光一照,如晨露般晶莹剔透。

  现在只剩练习练习,还是TM的练习!

  树枝已经不知道断了多少根,全堆在地上,正好被亚索废物利用。

  用来烤两只肥美的野鸡。

  经过放血、拔毛、破肚开肠,系列动作后。

  他又削好两根树枝,串好鸡肉,从纳戒里掏出一块盐巴,小刀一砸,碎了一手,均匀涂抹在野鸡的每一寸肌肤上。

  大手柔韧又有劲道,是每一位饕客对美食的前戏。

  高端的食材,确实只需要最简单的烹饪。

  火舌轻轻一燎,肉香四溢。

  忙活了半天的季师父高喊一句:“哈撒给!”

  身前吹出10米高的巨大龙卷风,所到之处断树飞石。

  他现在具备正真意义上的自保能力了。

  “恭喜常桑,这是你的礼物!”亚索掀起黑袍,亮出腰间两把不同的日本刀,卸下其中一把纯黑色的,双手递出。

  现在季伯常是想骂人的,你说你有刀为什么不直接拿出来?练习的效果不是更好吗?

  可能是亚索想给他个惊喜吧,属于是好心办坏事。

  季某人也就一脸假笑的接过了礼物。

  抽出刀刃细看,有一些豁口,鞘和柄上也有很明显的使用痕迹。

  亚索揉了揉鼻子,显得有些不好意思:“常桑别嫌弃,这把刀虽然旧了点,但是很耐用,名叫【郄丸】。”

  “确实”季伯常点了点头,他能感受到,这把刀的人体力学结构很标准,通俗讲,就是很好发力,砍人很丝滑。

  那么,练习就到此为止了,再练就不礼貌了。

  现在是愉快的吃鸡时间!

  看这焦黄酥脆的鸡皮,一口下去,汁水四溅,肉嫩而不柴,肉香而不腻。

  “哟西!十足的烧鸡!”季某人竖起大拇指,狠狠夸赞亚索的手艺。

  亚索面无表情,嘴角却微微上翘,浑身都轻松了许多。

  烤鸡好吃,可一人也就一只,吃完该考虑去哪了。

  反正是不想回去混元宗了,哪地方也没啥牵挂,回去继续当丹奴?还想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

  可拉倒吧,说着就来气。

  他一个穿越者,即没有金手指,原主又是个废物。

  想当爽文主角?很难的啦!

  不如跟亚索浪迹天涯?

  算了吧,有自己这个拖油瓶跟着,终是害人害己。

  哪怎么办呢?

  想到这里,季伯常歪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盯着蚂蚁搬弄周围的鸡骨头。

  “一只、两只、”甚至数了起来,身体力行的诠释什么叫做摆烂。

  扑灭篝火后,亚索打了哈欠,找了颗桃树背靠着歇息。

  头上的斗笠完全将脸遮住,循序渐进的呼噜声慢慢传出。

  旁边那位数蚂蚁的季某人,其实早就睡着了。

  梦里还见了周公,周公笑,夸他品行赛奉先。

  伯常笑,吟一句,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二人相视,笑饮桃花酿。

  春困秋乏,梦语南之,既是如此。

  ......

  相比二人的慢,七星山顶就是快。

  秘境还未开启,附近早早坐满了修士。

  从筑基开始,可辟谷,不考虑吃喝。

  练气不行,无法消耗灵力达到能量的内循环,和普通人一样,又吃又拉。

  每一次的五谷循环,会有体内杂质借此排出,和普通人相比,修士的答辩,真的庞臭。

  张二牛皱着眉,他刚拉完,有点嫌弃自己,不吃饭吧,却又肚饿。

  无奈,只能赶紧提着裤子回到自己的位置。

  这里清一色都是筑基期选手,也有少数练气期,再往后是金丹大能的位置。

  说不定,会有迟来的元婴老怪。

  这位置可是他花了两块中品灵石,从一位筑基前辈手中购得,也是一朝回到解放前了。

  队伍的最前方,是杂七杂八的散修,境界低的可怜,一水的练气期。

  每个人表情相当,闭着眼,脸色暗沉。

  相对于张二牛,他们是不幸,既然没钱买位置,那只能去当炮灰。

  生存的几率不足两成,得宝的机会却有四层。

  如果运气好,得到稀有宝物,可以带出去,找外围的金丹大能换取资源或弟子名额。

  敢偷偷带走,没发现还好。

  一旦发现,会死很惨,且什么好处也得不到。

  还有一种说法,排在最前的练气杂鱼们,就是过河卒,负责探出秘境中的规则。

  当规则出现,筑基修士需要已最快速度将规则传开。

  这就是七星山几位金丹大能定下的规矩。

  如果是季某人在这里,肯定要骂一句:“漏洞百出,自信过头,鉴定为脑瘫规则。”

无柄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