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谈异仙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10章 七星山秘境

  等待秘境开启的时间非常难熬。

  这是心理和生理的双重折磨。

  对那些练气杂鱼来说,压力会转换成便意。

  虽然低俗,却也是他们杂鱼的证明。

  沾了五谷,难称仙。

  .

  山顶,众修士眼前的山洞生出七彩虹膜,满溢的紫气贴着地面爬行,轻吸一口,得以延年益寿。

  七星山秘境正式开启。

  所有人面色如一,比如张二牛。

  他瞪大双目眼神飘忽,握拳的手微微颤抖,同样情况的人,占据大半,紧张和兴奋荡漾在众人头顶。

  “一队进”后方压阵的金丹大能轻飘飘一句传音,送20个人进入秘境。

  18位炼气搭配2位筑基,为一个小队。

  其中一位筑基修士背着把油纸伞,鬼脸面具下传出破锣嗓子的声音:“都给我放机灵点,看到什么宝物提前招呼,谁敢私藏,格杀勿论!

  进!”

  他摆了摆手,20个人鱼贯而入。

  排头修士一步踏出,七彩虹膜消失,漆黑的入口展现在众人面前。

  第一队的修士前前后后进入洞口,消失在众人视野。

  谁也不知道秘境中会发生什么,反正很危险就对了。

  被分到第二队的张二牛松了口气,紧张的情绪得以放松。

  现在只需坐等第一队曝出秘境规则,他们第二队生还的几率会大大提高。

  死道友,才能不死贫道。

  过了大概十分钟,秘境洞口飞出两道身影,正是第一队的筑基修士。

  除了他俩,再无一人出来。

  鬼脸面具不露声色的飞向队伍大后方,去汇报情况。

  剩下一位方脸修士留在原地,等着进一步的指挥。

  有修士上前套近乎,他也是置之不理。

  直到鬼脸面具带着新指令回来,他才靠了过去,两人开始交头接耳。

  张二牛努力伸着脖子,想听听他们说了什么,因为离得远,什么都听不见。

  隐约觉得大事不妙,想着要不开溜吧?

  不一会,这个想法就胎死腹中,只因那位鬼脸面具说:“我刚才进去发现了重宝,是一柄玄精宝剑,不知是哪位剑修所用,即便是过了百年,依旧剑气入虹,光看着,眼睛似乎要被割伤,锋利无比!。

  我随后和金丹大能商量了一下,大能不感兴趣,说这宝物谁拿到就是谁的。”

  话已至此,筑基修士群体高巢,他们本想着拣点残羹剩饭吃吃算了,没想到,还能上桌吃席!

  鬼脸面具继续说道:“不仅如此,大能又补充了一点,所有练气小修,只要在秘境中呆着,哪怕什么都不做,出来后,还能分一颗培元丹!”

  “当真!”所有练气修士,几乎是异口同声,他们可太需要这东西了。

  吃了培元丹,能加快脉轮的觉醒,一旦觉醒第二脉轮,才是正真意义上的修士,可以被普通人称为仙。

  “有了培元丹,我明天就能觉醒第二脉轮!”

  “那是,只要有培元丹,猪都能觉醒脉轮。”

  “你骂谁是猪?”

  “这位道友,请不要对号入座。”

  这大饼画的漂亮,一些过于紧张的修士,甚至流露出放松的情绪。

  压抑的氛围有所减弱,幸福感,正在冉冉升起,大家都在默默祝福着这位好心的金丹大能心想事成。

  鬼脸面具加大音量:“安静,我丑话说在后头,这次好处这么多,是因为大能高兴,我不希望队伍里出现一些不好的话,一经发现人人诛之!”

  方脸修士带头起哄:“说的好!我们要学会感恩!不知感恩者,我见一个杀一个!”

  两人一唱一和,成功堵死哪些心存疑虑之人的嘴巴。

  张二牛被大众情绪感染,心里逐渐放轻松,估摸着两块中品灵石换一颗培元丹,真的血赚。

  随着演讲结束,轮到他们第二队被送入秘境。

  虽然不像开始那般紧张,真轮到张二牛后,他还是有点害怕。

  最直观的感受是,很黑,伸手不见五指,到处都是人挤着人,他的鞋都被踩掉了。

  更有倒霉蛋被撞倒在地,吃尽众人的大脚板。

  心善的张二牛大喊着:“别挤了!有人摔倒了!”

  看上去是好话,真实情况却适得其反,挤撞的情况更严重了。

  “别挨老子!”他得偿所愿,被人群挤到了队伍的最前方,而且脚步不能停,一旦慢下来,结果会很惨。

  道路的尽头出现一面光幕,队伍前方的张二牛眯着眼,呼吸变的急促。

  他抬手遮蔽光亮,脚下生劲,快步冲向光幕。

  经过刺眼的白光,等再次睁眼,入目是一片汪洋大海,水面延伸至天际线,左右无涯。

  血红的天空之上,悬着无数柄利剑,剑刃直指海面,海有多大,剑林亦有多大。

  短暂的震惊过后,他发现自己嗓子眼被堵住了,心跳声如雷贯耳,一个可怕的念头升起。

  难道规则是不能呼吸!?

  求生的本能趋势他往回跑,可是再急也得看路。

  他被脚下硬硬的东西绊倒了,回头一看,是具尸体,面部浮肿铁青,嘴巴拼命张开着,脖子上有数条深浅不一的抓痕,手指甲里嵌着血肉,突兀的眼球死死盯着入口,写满了不甘和怨恨

  这一幕,加剧了他的求生本能,导致他挺着胸脯,龇牙咧嘴的跑向漆黑的洞穴口。

  耳朵仿佛隔绝了外界的一切,只有鼓震的心跳声在胸腔内回荡,像是安了颗随时爆炸的定时炸弹。

  面红耳赤都不足以形容他现在的脸色。

  不管他是毛孔里渗出了血,还是血管发生了破裂,反正出口的洞穴已经站满了人。

  他想提醒,嘴巴却发不出声音,眼前的视野逐灰黑,结局就是一头栽倒在地上。

  和另外18具尸体死状相同,脸色紫红,窒息死亡。

  可以说张二牛的死毫无卵用,并不能改变那些练气杂鱼的命运。

  他们回头想跑,面对的是鬼脸面具和方脸修士的堵杀。

  五行法这种大路货,杀练气期如宰鸡杀狗,这就双脉轮和单脉轮之间的差距。

  有人试图反抗,被鬼脸面具反手镇压,杀的差不多后。

  他高举手中的小幡旗,方圆百米,生起尖啸的黑风,磁石一样吸取周围修士的精魄。

  那些还苟活着的练气杂鱼,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肉身逐渐干瘪,眼泪都流不出一滴。

  几十具尸体,化为灰飞,渣都不剩。

  “差不多了,可以进下一批了。”鬼脸面具声音冰冷,带着方脸修士转身走出洞穴。

  藏好幡旗,他再次飞向队伍大后方。

  那里有小片的竹林,和周围的大树显得格格不入。

  他凭着记忆,穿过迷雾重重的路段,最后拨云见日,来到一片空地,抬头就能看见阴沉的天空。

  空地的中央,围着一圈屏风,上面画着红通通的腊八梅,二月桃花,和三月梨花,还有拐角处的青竹。

  由于没有太阳,屏风没有映出人影,但还是能通过声音推断,里面有一女子。

  女声清冷而凌冽,命令般说道:“下次要一口气存够,再拿来给我,不用总打扰我们姐妹之间的谈心,小问题,你自己处理就好。”

  “是!”鬼脸面具低头,将小幡旗双手奉上。

  几息过后,屏风中响起另一道女声:“这七星山要变热闹了,东南西北,四个方位皆有来客,姐姐,押宝吧。”

无柄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