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谈异仙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12章 快活林

  有位奇才曾说过。

  时间不在于你拥有多少,而在于怎样使用。

  季伯常利用天黑前的半个时辰,找到一颗树洞,里面空间不大,只够容纳两个人。

  树洞,无法应对即将到来的黑夜,他还需要去找些食物才行。

  眼下的各种菌类,一定有能吃的。

  虽然不会辨识有毒无毒的品种,但他听过一段话,“红伞伞,白杆杆,吃完一起躺板板。”

  颜色越是鲜艳,越有可能是毒菇。

  虽然说法过于绝对,可那些专业知识他也不会啊。

  只能提着郄丸,按照这个筛选标准在附近游荡,碰到歪七扭八但符合标准的菌类就顺手采摘进兜里。

  脚下丝滑的青苔,让他差点摔倒几次,好在能及时用刀刃稳住身体。

  渐渐的,等他熟悉这种湿滑地形后,挑选的所有落脚点,均是干燥或有少量青苔的部分,用刀的次数明显减少。

  相对的,采蘑菇的时间就过的很快,也有一部分原因是这里有太多色彩缤纷的毒菇。

  而他那两个鼓鼓的兜,承载着对生活的敷衍。

  在他头顶看不见的天空上,西边火红的残阳映衬着黄云,像流着溏心的鸡蛋,十分馋人。

  “1.2.3...”

  数了数,他总共收获了10颗可食用的蘑菇,不多,堪堪果脯。

  回到树洞后,砍了几节干燥的树枝堆放在地上,用刀柄磕打随身携带的燧石,每次碰撞都能溅射起炽热的火花。

  一共砸了三次,轻易点燃埋在干柴下的火绒。

  橘色的火苗越烧越大,裹挟着干柴彻底升腾燃起。

  火光映照在季伯常脸上,带来温暖干燥的氛围。

  森林中的亮度明显下降许多,入眼皆是暗到发黑的绿色。

  四面八方响起稀疏的虫鸣,空中出现密密麻麻的绿色萤光,它们成群结队,悬浮在半空中,缓慢移动,汇聚成一条流动的光河,河中降下的萤火变成一条绿萤小径,曲径通幽。

  这还只是一个开始,夜晚的蛮荒森林是妖精之灵的世界。

  那棵需数十人合围的粗大树干,升腾起蝇头小字,陌生的字体散发蓝色的霞光,远看像光柱,近看似图腾。

  树上的木耳透明发亮,如海蜇围着树干生长,充当旋转的阶梯。

  巴掌大的黄色小人,踩着木耳,蹦蹦跳跳朝地面行去。

  毫无疑问,此时的森林,是待开张的夜市,所有古树争先恐后的亮起蝇头小字,如夜晚的灯柱。风一吹,柱子上有文字飘飞,像是系着绫罗绸缎,字与字相互碰撞,发出空灵婉转的声音,仿佛玻璃质般易碎,是为静景。

  有小人站在萤光组成的星河飘动,到头,身形消散在夜风里。

  菌类除了木耳,还有地上新冒出的孢子球。

  大概一人高,形如棒棒糖,通体发出浅蓝色光芒。

  孢内有小人钻出,直接炸开,飞溅出的蓝色光粒划过夜的幕布,如打铁花一样绚烂。

  无数颗细小孢子落地生根,只待片刻,生长成父辈的模样。

  这原本漆黑的森林,完全被大树和菌类粉饰成了海底琼瑶,黄色小人增添了几分生动。

  .

  串好的蘑菇被火烤的滋滋作响,个头瞬间萎靡了一半。

  大量的水分让篝火闪烁着,吓的季伯常回过神。

  手中的蘑菇串,已经不能成为串了,应该叫蘑菇干。

  当他在思考吃还是不吃时,脚边传出了好像手机震动的声音。

  “嗡~”

  篝火旁,站着一黄色小人,没有手,整个身体呈圆柱状,末端是分叉的小脚,身高18厘米,腰宽2.5厘米,刚才的震动就是它发出的。

  头部是块月牙形状的硬物,悬浮在身体上,月牙中心有颗小金豆,可以随意活动,应该是眼睛一样的器官。

  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出现的,他不确定这玩意是否危险,反正是不予理会,只吹了吹手中黑黢黢的疙瘩串尝了一口。

  好悬没被送走,味道太怪了,好像有人在嘴巴里放大屁,还尼玛是青草味的。

  这肯定是不能吃了,还是先睡觉吧,梦里与周公把酒言欢。

  “嗡~”

  鬼东西又震动了一下,从小金豆里喷出一条直直的水柱。

  滋~

  篝火被扑灭,冒出大量的浓烟。

  树洞瞬间漆黑一片,淡淡蓝光映照出季伯常惊怒的脸庞,他后槽牙都快咬碎了,忍不住大声呵骂:“我尼玛!”

  手中的郄丸狠狠砍去,鬼东西却异常灵活,像风吹起的蒲公英一样飘远,迈着小短腿逃出树洞。

  刚想追出去,残存的理智上线,给了他两拳,这才及时勒了马。

  现在最要紧的是熬到白天,等走出这逼地方后与亚索汇合,再闯一闯那该死的秘境,然后找个地方混吃等死。

  他不知道,自己这个一世咸鱼为什么会如此倒霉,穿越就算了,还没金手指,没金手指就算了,身份地位堪比牛马!爽一辈子,有这么难吗?

  “真该死啊!”退一步越想越气,索性直接睡觉吧。

  劳累了一天的季师父带着温怒,很快就睡着了,梦里再遇周公把酒言欢,这次的周公异常嗜酒,夹着季某人的脑袋硬往他嘴里灌。

  “呜呜...快放开我...”梦中的季伯常想掰开周公的手臂,却怎么也使不上劲,周围满溢着浓烈的窒息感。

  他拼命挣扎,又觉得鼻子奇痒,刚定睛一看,一条乌黑的信子如畏光的蜈蚣般缩了回去。

  抬头,正对上周公满是肉鳞的尖脸,塌方的鼻子只露两个小孔,他能感受到周公湿润的呼吸。两颗绿豆大小的黑眼珠透着邪性的光。

  一张巨大的肉壁自他眼前绽放,露出四方尖牙与蛇信,还有前方黑洞洞的喉管

  “嗯!”季伯常被噩梦惊醒,察觉到不对劲,脖颈处有东西在爬,触感冰冷黏滑。

  外面的光源不知为何消失不见,窄窄的树洞入眼黑茫茫一片,大腿和股间之下,是蠕动的冰冷大地。

  跑!是他此时唯一的想法。

  提着郄丸冲出树洞,周遭满是嘈杂的嘶嘶声,脚踝和小腿像是被水淹没,勒紧和刺痛的感觉如浪潮铺面。

  “真该死啊!”他不知道自己为何如此倒霉,也纳闷到底发生了什么。

  时间却不等人,蠕动的大地很快将他吞没,他能感受到无数蠕动的生物相互钻着、爬行着。

  忽然,裤裆不合时宜的传出剧烈震动,难道是二弟要单飞?

  季伯常脸色铁青,赶紧伸手一掏,哦,原来是那个滋水的黄色小人。

  “为什么会在我裤裆?”

  “嗡!”

  小人正忙着高速旋转头部,没空理他。

  电动马达一样的速度,带来的震感越来越强,他单手把握不住。

  终于,就在他要将小人扔出去时,金色豆豆炸放光芒,季伯常的眼睛像是挨了一剑,不由自主的闭上,泪流不止,相当于近距离吃了颗闪光弹。

  强光不仅让季某人难受,也同时驱散了密密麻麻的蛇群。

  等视线回复后,小人从他手中挣脱,朝着一个方向飞去。

  为了活命他只能赶紧跟上,但凡没有光照的地方都传来稀稀疏疏的声音。

  周围也黑的可怕,他感觉自己奔跑在墨水瓶里。

  一步两步...走了八千四百步,来到了一处完全陌生的地方。

  幽幽黑潭。

  水面静如止水,小人飞向潭心,低头,从眼里射出水柱,随着时间流逝,逐渐填满周遭空气。

  一尊人形水像出现,声音故作低沉的开口道:“是不是叫季伯常?”

  “嗯?”虽然他一脸问号,却还是点了点头,完全是出于礼貌。

  水像的下一句颇有调侃的味道:“你季伯常,可你命不长啊。

  黑水之蛇有嗜心蟒的血统,分是满天星,聚是一股绳,你被它们咬伤,终身噩梦缠绕,每当夜晚降临就会怕的浑身发抖,除非...你下潭捞我真身!本座带你冲出去!帮你解开蛇毒!”

  “他妈的...”季伯常握刀的手微微颤抖,他好像别无选择,只能抱着试一试的态度问道:“请问前辈,您的真身是什么?”

  对面前辈的语气大大咧咧:“哦,最底下那个放着金光的蛤蟆就是。”

无柄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