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谈异仙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13章 可笑的赤子之心

  潭水黑暗深邃,像是天然生成的墨汁。

  只有潭中心闪着朦胧的金光,应该是前辈真身所在。

  周围的嘶嘶声响起。

  暗流涌动的蛇群,不打算给季伯常犹豫的资本,他衣服都没脱,直接跳进黑水深潭。

  噗通!

  潭面溅起水花,泛起一圈涟漪。

  冰冷刺骨的潭水洗面而来,从头到脚,仿佛脱光衣服置身于冰天雪地。

  突然拉扯的温差,让将他差点猝死。

  真是草率了。

  他咬着牙,嘴角剥离出一串气泡,肌肉发硬发酸。

  周围更是黑的可怕,他只能凭借潭底的光点,找出前进的方向。

  双手双脚感受着水的排斥力,他以蛙泳的姿态前进着。

  不管是身上的衣服,还是背后的郄丸,都加快了他下沉的速度。

  距离光点越来越近,昏光勾勒出水底模糊的轮廓,看不清,再靠近点。

  光芒放大数倍,映照出水底那张巨大的脸,它腐烂浮肿,肥大的鼻子像草莓一样,布满密密麻麻的坑洞,无数条黑蛇在洞里穴居,亮出猩红的眼眸。

  简直非人哉!

  季伯常差点吐了,强忍不适,伸手够住眼前的光球,球内果然悬浮着一只四肢僵硬的蛤蟆。

  在接触到球的那一刻起,水底巨大人脸瞪开了眼睛,两只肿胀的眼球逐渐干瘪,挤牙膏一样,喷出无数条乳白色左右扭动的肥虫。

  周围水压变化异常,巨脸的嘴张开,有半个深潭那么大,光照不透,仿佛面对海底深渊。

  深渊里亮起一双绿幽幽的灯泡,朝着季伯常急速冲去,炸起一串水浪。

  噌~!

  郄丸出鞘。

  他左手持刀右手抱球,借着金光,看见一张尖削的人脸。

  人脸的额头布满蚯蚓一样凸起的血管,仿佛是得了满静脉曲张。

  脸蛋却异常白净细嫩,紫红色的嘴唇如花瓣一样软糯,线条优美的小鼻子在水下像是装饰物,双目微眯,拉成一条缝,紫色的眸子冰冷的注视眼前的10岁孩童。

  “金蛤放下,可活命。”

  脑海里响起不男不女的声音,证明可以沟通,姑且是个好消息,但季伯常的氧气已经快用光了。

  跑?还是打?

  毫无疑问选择前者,可逃跑也是需要本钱的,在氧气用光的情况下,季伯常给出的答案是。

  脱裤子放屁!

  因为水里没有风元素,选择打架肯定是不理智的,如果逃跑的话,他正好憋着一股屁,只要利用亚索给的项链强化,理论上可以一飞冲天!

  直接来吧!

  就在场面陷入僵持的时候,季某人做出了反应,他脱掉了自己的裤子。

  对面的人脸瞪大了美瞳,脸色绯红起来,声音却凌冽。

  “登徒小子!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吥~

  人脸的瞳孔内倒映出一团逐渐放大的水泡,水雷一样炸开,瞬间产生巨大的旋风,风压排开周围的一切,顶着季某人直上水面。

  “糟糕!大的要来了!”他刚飞出水面,肚子开始抽搐,还好意志力惊人,没有变成喷射战士。

  散而重聚的人形水像出现,声音中透露着惊讶:“厉害呀小友,你是所有人里唯一成功的!而且手段如此清新脱俗,本座认可你了!这就带你冲出这片森林!”

  他刚提上裤子,就听见潭内传出怒吼:“臭蛤蟆!你欠的债还没还清!”

  水面如晴天暴雷,瞬间激起数丈水幕,一尊巨大蛇首从中探出,脖颈处像气球一样鼓起,一团黑水从蛇口中喷出。

  由于量大,速度相当飞行中的箭矢,季伯常靠着身体矮小和地形优势,轻松躲避。

  凡是粘着黑水的地方,被瞬间腐蚀,粗大的古树也没能幸免,被一口黑水喷穿。

  季伯常浑身湿透,又被黑蛇咬伤,带着浓烈的气味,不管他躲到那里都会被蛇首瞄准。

  攻击越来越频繁,周围的树木已经变的坑坑洼洼。

  “讨厌的苍蝇!这次看你怎么躲!”

  话毕,大地颤动,强烈的地震袭击了这里,土地发生龟裂,地下纵横交错的树根被迫露面,再往下,是暗流涌动的黑水。

  无数黑蛇从水中窜出,上岸包围着季伯常,交错的树根承受不住巨大的拉扯,最终断裂,失去了于其它板块的联系。

  现在的他,已经被限制在了这方小天地。

  脑子里响起一道声音:“小子,帮我拖延一些时间,我需要打破禁制!”

  季伯常咬了咬牙,今夜对于他来说过于刺激,以至于热血沸腾起来:“好!就他妈听你的,我将拼尽全力!”

  他单手举起光球照亮,随手砍翻几只黑蛇,却又瞬间扑上来几只,看着周围密密麻麻的蛇群,一种无力感爬上脊梁。

  太多了,实在是太多了!就算蛇首不出现,光杀这些黑蛇都能把他累死!

  “嗡!”

  熟悉的振动声从头顶响起,黄色小人从天而降,依依不舍的抠下金豆豆递给季伯常,头上的月牙仿佛暗淡了几分。

  “?”他不理解,甚至疑惑。

  金蛤的声音响起:“这可是好东西,我观你的脉轮是无属性,吃了这个,可以强行获得木属性。”

  “那代价是?”谈话间又顺手砍翻几只黑蛇。

  “代价就是木灵族最后一位族人消亡,也算是可承受的了,毕竟追溯百年前,它们都得叫我一声老祖。”金蛤没有感情的声线,诉说着平淡的过往。

  黑蛇的数量有明显增加,虽然压力倍增,但季伯常还是推开了嘴边的金豆豆,笑着说道:“最后一只?那可是保护动物了,吃不得。

  而且,我很讨厌这种类似献祭的方式来提升实力,你的做法,和那些世俗权贵逼良为娼没什么本质区别,都是靠压迫弱者得到想要的东西。

  这在我眼里一文不值!大丈夫生于天地间,应该心比天高,脚量大地!”

  “这漂亮话说的不假,只要你能撑住10分钟,随便你吃不吃。”此话一出口,金蛤的声音依旧平淡。

  对话的这段时间,黑蛇纷纷聚集在一起,扭曲交错,变幻成一只冒牌蛇首,巨大的尖牙朝着季伯常咬去。

  由于一夜的游泳加酣战,对于他这幅身体来说,早已经超负荷了。

  他半跪着,浑身肌肉力竭,握刀的手,不自觉颤抖着。

  刚被退还金豆豆的木灵重新振奋起来,快速的飞走了,甚至不愿意回头看一眼,深怕跑慢了被波及到。

  对于这点,季伯常眼里闪过一丝悔恨,太尴尬了,这个世界不是热血动漫。

  赤子之心?确实尴尬。

  最后一切,还是得靠自己!季伯常怒目圆瞪,猛吸口气,项链上的漩涡宝石发出璀璨青光,狂躁的风压吹的他衣服鼓荡。

无柄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