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谈异仙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15章 八老花

  金蛤的方法,和那些筑基修士闭气的办法有异曲同工之妙。

  是通过脉轮吞噬气海中的灵力,达到内循环的效果。

  而其它修士,是吸收外在灵气,转化成细胞需要的氧气,气海暂时得不到充盈。

  更通俗讲,如果要闭气,就暂时没法回蓝。

  气海的储量只会越用越少。

  季伯常不一样,他可以边吸收,边消耗,由于气海大,不会造成亏空的情况。

  了解设定后,他按照这个方法尝试。

  周围亮起点点蓝色灵气,旋拧着汇聚而来,钻进尾骨处,流转全身。

  哪怕他屏住呼吸也丝毫没有窒息的感觉。

  别问,问就是玄幻。

  接下来,俩人一蛤进入秘境。

  刚跨进入口,眼前的景象着实震惊到了他。

  放眼望去,是广袤无边的大海,抬头,蔚蓝的海面倒映着猩红的天空和黑色的云,天海中藏着无数柄锐利的剑刃。

  入口处有一小块陆地,差不多操场那大,光秃秃,没有一丝绿色。

  靠水的岸边,堆放着草垛高的干尸群,全身皮包骨头,肋骨和关节看的一清二楚。

  如此便是开幕雷击。

  让他清楚认识到此次秘境之行的残酷和危险。

  干脆拉着亚索的胳膊临时改变了计划:“索兄,我们计划有变,取消明暗策略,为了大家安全考虑,我们要时刻呆在一起,相互照应。”

  亚索摇了摇头,表情凝重,犀利的眼眸盯着平静的海面,沉声道:“常桑,这次的秘境之行,恐怕要到此为止了。”

  “何出此言?”季伯常心里难免迷惑,试探道:“难道是索兄觉得取消计划不妥?”

  “你且看好。”亚索答非所问,走到岸边,弯腰伸出一指,快速插入水中后又收回,动作如蜻蜓点水。

  完事伸到季伯常面前。

  指肚上一条红线缓缓浮出,有血液渗出,像是被利器割伤。

  亚索面无表情,解释道:“这海中充盈着无数缕剑意,剑意这东西我熟,特别是这种无主剑意,会无差别攻击范围内的所有活物。

  索某惭愧,因没有脉轮无法御剑飞行,御风之术又不能稳定御剑,咱们没法渡过剑海,打道回府吧,我记得别处也有一秘境。”

  他提着岚切说走就走,连头也不回,当真是果断的性格。

  “等一等!”季伯常伸手拉住亚索,“我有办法可以渡海!”

  既然有办法,亚索也不急着走了:“请常桑细说。”

  “首先只是我的猜测,如果剑海只会攻击活物,我们为什么不做一艘船呢?”

  季伯常说完,盯着尸山若有所思。

  “嗯,确实是个笨办法,我现在就去外面砍树。”亚索刚走几步再次被拉住。

  季伯常低沉的声音响起:“我们没必要用木头做船,不仅费时费力,还有可能因为没经验,做的船体不合格,最后死在海里。

  但这些现成的尸体就不一样了,我们只需要将皮剥下,以肋骨和脊柱为船骨,将尸皮缝合在船骨上。

  而船的大小,只要能承载我们两人就行,现在,是该考虑如何找到缝合工具的问题。”

  “不愧是常桑!在下仔细想了想,确实能行!”

  尸骨缝船,乍一听好像很邪门,其实和兽皮做舟一个道理。

  但是在亚索的逻辑中,这方法足够用另辟蹊径来形容。

  此时他的心里,对季伯常的评价又高了几分,继续说道:“索某浪迹天涯,身上自然有缝补衣物用的工具,只是,我怕不够结实。”

  “没事,取之与材,自然是要竭泽而渔。”季伯常笑着接过亚索递来的线团和漆黑的铁针。

  正如他所料,缝衣服的线团用与缝船,确实太细,用力一扯就断,太不结实。

  那现在就是实践自己想法的时候了。

  噌!

  郄丸出鞘。

  接着就是快刀割肉的声音,嗖嗖,像是在抽丝剥茧。

  他凭着前世写小说时查阅的资料,知道人的身体有12根经脉。

  且死去的练气修士大多正值壮年,经脉充满韧性,用水一泡堪比尼龙绳。

  他一共解刨了10具尸体,获得人皮10张,120根泡好的经脉。

  亚索也来帮忙,两人忙活一阵,手法也逐渐熟络。

  半个时辰过后。

  地上摊着20张湿漉漉的人皮,和泡好的经脉。

  人皮展开,有两米的挂毯那么大,厚度却很薄,可能是干尸的缘故,哪怕是水泡过,厚度也只有俩毫米。

  为了船身更坚固,需要三张叠加在一起缝合。

  在织布机问世之前,缝合多是手工活。

  好在季伯常前世善用传统手艺愉悦身心,对于右手的控制游刃有余。

  和亚索的配合还不错,缝合的船身紧制有形,严丝合缝。

  打上最后的死结后,尸皮船终于被推下水。

  两人是怀着忐忑的心情上的船。

  还好没翻,只是压的船身下沉两指,也没有破漏渗水的现象。

  亚索从船上取俩根干尸手臂划着水。

  他坐在后面负责划船,季伯常坐在船头,勘探四周。

  小船就这么晃荡在浩瀚剑海,海面无风无浪,两人一蛤飘向北方。

  ......

  十万里剑海。

  在一块形似飞剑的小岛上。

  出现一座鲜血染红的土坡,像流着浓血的巧克力面包,腥甜的味道弥漫在这巴掌大的土地上。

  蓬松的土壤跳动着,从里面钻出一株藏青色花苞。

  它的周围飘荡着尘土一般的黄色粉末。

  粉末散发出奇臭无比的怪味,像是在公共场所毫无素质的脱鞋,又夹杂着劈开的榴莲味,最后是浑厚浓郁的石榴花味。

  在土坡的周围,可能躺着8具尸体。

  其中一位方脸粗眉的修士动了一下,翻了个身,露出压在身下的鬼脸面具。

  鬼门关走一遭的他,大口呼吸着新鲜臭气,只觉得香甜。

  扭头看着地上的方脸修士,仿佛还置身于刚才的战斗中。

  那是一道令他无比胆寒的身影,明明看起来才十多岁的小女孩。

  竟然只靠法咒,杀的筑基期站如喽啰。

  她那法咒是鬼脸面具不曾见过的,叫桃仙法,他猜测可能是变异的木属性。

  不想这些了。

  他拖着沉重的步伐,迈向土坡,等着花苞的盛开。

  “好臭...”但不想动,只静静的躺在花苞的旁边,他受伤的身体怠惰了,决定让他多闻闻花香。

  现在他终于知道,那小女孩为何对这株八老花不感兴趣了,甚至骂了句晦气。

  但八老花毕竟算是稀有灵植,闻着臭,却是觉醒第二脉轮的核心药材。

  带出去,少说能卖五万下品灵石。

  “啊...”鬼脸面具的整个人都开始泛黄了,他的胃部开始抽搐,喉咙开始反酸。

  花苞终于有了变化。

  大蒜外形的花苞,缓缓脱落外皮。

  若隐若现的果肉类似成团的鱼子酱,紫红色,颗粒饱满。

  快点!再快点!要成熟了!

  他辛辛苦苦等的就是这一刻,在老八花成熟的那一刻采摘,才会价值五万。

  未等花苞完全开放之前,一串对话声,从身后的树林传进他的耳朵。

  那是一道略微稚嫩的男声:“草率了,这岛上这么臭,应该是没啥宝贝。”

  “不对,这臭味有些熟悉,好像是八老花的味道,就在前面,我们去看看,只不过,有只碍事的野犬。”回话的,是声音低沉的男声,言语间,已经发现了鬼脸面具的位置。

无柄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