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谈异仙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16章 恢复完成的左脑

  鬼脸面具不笨。

  在分析自身情况后,选择献宝。

  看着眼前一高一矮两道人影,他声音虚弱的说道:“两位,这八老花,虽是我先发现的,但我已无力采摘,今日就赠与二位,希望二位不要再有非分之想。”

  笑死,这就好比美少女被土匪劫持,交出钱包后说不要有非分之想,可是这位美少女不仅衣不蔽体,且没有反抗之力。

  哪个土匪能顶得住啊?

  甚至他话都没说完,高个子已经将八老花采摘完成了,眼神中露出丝丝杀意。

  矮个子灵活的右手在他身上来回摸索,最后从口袋里掏出几枚纳戒。

  用他的指纹解开后,里面的家当全被倒在地上,二人开始当面分赃。

  有瓶装丹药、奇形怪状的法器、贴身衣物、和一块记录着五行法系的玉牌。

  “都是些很普通的东西,和烂大街的法系。”亚索低头看了两眼,随口一句差评。

  季伯常拿起玉牌,他很好奇所谓法系是怎么组成的,他在原主的记忆中没查到。

  沁入神识,他脑海出现了完整的五行法系脉络。

  首先以无属性脉轮为根部,往上细分为金木水火土五行属性,再往上,是每个属性脉轮对应的法咒。

  目前鬼脸面具只点亮了木属性的法咒,也就是说,他觉醒的两个脉轮都是木属性。

  法咒分别是‘木萤’和‘青藤之蛇’往上还有很多。

  最顶端的一批都是仙法,排在末尾的仙法是‘福泽大地’。

  按照境界推测,鬼脸面具至少要觉醒第三个木属性脉轮才能习得此仙法。

  如果他以后觉醒的全是其他属性,那他这辈子都不能窥探木仙法的威力。

  “这法系的运气成分很大啊。”季伯常虽然摇了摇头,但不得不承认,五行法系可能是所有法系里最完整,且门槛最低的。

  “所以它既普通又烂大街。”亚索冷不丁回了一句,语气多有不善:“在下杀的五行法修士,多的数不清,上至金丹,下到练气。”

  鬼脸面具浑身一震,扭头偷看亚索,不料对上了眼。

  从亚索犀利的眼神中透露出的蔑视,足够让一个正常人感到恼火,可就是这个没有任何灵力波动的“普通人”,却让鬼脸面具心升恐惧。

  “常桑,这家伙该怎么处置?”亚索的手不自觉搭在了刀柄上。

  “嗯...”季伯常挠了挠左半边脑袋,一时间回答不上。

  看这形势,矮个子才是主心骨?鬼脸面具在心里分析一通,缓缓说道:“这位公子,再往北边走几海里就是剑渊阁。

  那里聚集了秘境中大半修士,他们为了闯关,气海储量应该所剩不多,此刻前去,就是狼入羊群。

  没有灵力的筑基修士,好比拔了牙的狗,就算有法器或者符箓也掀不起浪花,再说了,有您身边这尊大神在,杀人夺宝这种活计,不是手到擒来?

  现在我愿为公子带路,必要时,我能以身为铒,请公子思量。”

  他说完站直了身子,抖落浑身的泥土,脸上的面具带着细细裂痕,双手抱拳行礼。

  听完鬼脸面具的话,季伯常内心是无波澜的,他想不通为什么要去剑阁杀那些修士,理由是什么?仅仅是为了杀人夺宝?

  以亚索的实力,杀这些筑基修士确实可以做到随便乱杀,但他不想这么干,至少目前不想。

  眼下还有更重要的事情,他要觉醒第二脉轮,趁着亚索还有兴趣呆在他身边,他必须将价值最大化。

  提升实力,永远是个不错的选择,杀人夺宝肯定会惹一身骚。

  可是,这个戴面具的家伙不能就这么放走,于是开口道:“你暂时跟着我们,帮忙当向导,不会亏待你的。”

  “谢公子”鬼脸面具站了起来,对于季伯常去不去截杀剑阁修士他并不关心,只要自己能活命就行。

  “常桑,这八老花送你。”亚索递出手中花。

  开苞的八老花,终于不臭了,而且花香四溢。

  “谢谢索兄,此物有何功效?”

  亚索忘了,季伯常不知道八老花的作用,刚想出声解释。

  却被身旁的鬼脸面具抢先一步,“公子有所不知,这八老花是觉醒第二脉轮的重要材料,哪怕带出秘境去卖,价格都在5万下品灵石左右。”

  听完解释,季伯常皱起了眉。

  心想不对啊,按照原主记忆,培元丹的配方是紫阳花为主,地须和木精为辅,最后加一味野花精炼制而成。

  原主记忆里,很多丹方的组成药材都是缺失的,除了培元丹记得最深刻,剩下的就是吃饭,还有一位叫姜禾的女子。

  或许某个药材是可替代的?但是替换错了是会毒死人的吧?而且这具身体已经瘀积了很多丹毒,他常常会感到身体部位出现暗疼。

  原主在混元宗当丹奴的日子,真是活的不如牛马,可苦了他这个穿越者,但是冤有头债有主,总有一天,混元宗需要百倍偿还于他!

  此时的左脑正在逐渐恢复状态,逻辑思考方面,无限靠近哪个20世纪的扑街作者。

  刚穿越时的稚嫩和懵懂彻底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逐渐阴沉的面孔,心中燃起的,是当代年轻人复仇的暗火。

  他看着鬼脸面具,口气略带严肃:“我需要一个会炼丹,知道丹方搭配的修士,你可有头绪?”

  看见季伯常脸上的明暗变化,鬼脸面具不明所以的沉思了一会,回答道:“我还真知道俩人,他们是混元宗长老丹阳子的徒弟,对丹道十分娴熟,而且两人正位于此方秘境之中,公子可有想法?”

  “丹阳子...”季伯常喃喃自语,记忆中浮现出慈眉善目的白衣老头,神态坦然,举手投足间仙气飘飘。

  呵呵,在原主眼里,他师父是这种形象?

  可笑,季伯常眼中闪过一丝阴霾,原来的季伯常从这一刻彻底消失,他的一切记忆,人际关系,只是用来查阅的幻灯片。

  比如丹阳子打他骂他,让他试药,但在他心里,丹阳子永远是师父,打是亲骂是爱。

  这样的思想钢印是如此可怕的武器,以至于在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类似的情节发生,大家都习以为常。

  做为穿越者的他,受过当代教育的熏陶,自然是懒得对思想钢印指指点点。

  让他如此愤怒的原因,是这个老家伙虽然毒害是原主的身体,但迫害的,却是未来的季伯常。

  此仇不报,改性怂。

  “呼...”他轻呼一口气,压下躁动的心绪,声音低沉道:“这两人的具体位置在哪?”

  鬼脸面具沉声道:“具体位置不清楚,但大致位置是在西方海域。”

无柄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