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谈异仙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17章 是历史还是猎奇

  西方海域广袤无垠,在没有具体方位前盲目寻找,好比大海捞针。

  他倒是不急于一时,目前提升实力最重要,不管是灵植还是法宝,他都想要。

  “走吧,一路向西。”季伯常和亚索回到了小船,半空中的鬼脸面具驾驶着飞剑,背着双手,迎风开路。

  剑柄处系着几根经脉,拉着尸皮船驰骋海上,如快艇破水溅起两侧浪花。

  小船漫无目的前进着,鬼脸面具对着地方也不熟悉,完全是凭着直觉赶路。

  季伯常的口袋动了,金蛤从里面钻出,蹦跳着来到船头,褐色的横瞳紧盯着前方,仿佛要看破空间。

  “小子,继续往前走,有好东西。”

  对于冷不丁出现在脑海的声音,他已经习惯了,也没多问。

  吩咐鬼脸面具加速前进。

  ......

  西方海域不大,所有地标建筑,只有一幢空中楼阁,黑云楼。

  主体藏在黑云与天海之中,巨大的五层结构若隐若现,犹如女子薄纱遮面。

  琉璃飞瓦的屋顶结构上,悬着数柄巨大剑刃,对比云霄宝殿多了层锐利。

  整幢阁楼,如雷峰宝塔悬在剑海之上。

  建筑底部,闪亮着点点星光,那是群驾驶飞剑的修士。

  除了飞剑,半空中突兀的出现一座莲花台,向四周散发出奢靡的金光。

  闪的人眼睛疼。

  周围修士敢怒不敢言,倒是有些女修士流露出好奇的神情。

  原来是台上一光头僧人在盘腿打坐,棱角分明的俏脸在金光的映衬下,明暗割据。

  长长的脖颈上,喉结随着吞咽跳动着,薄唇勾起,似乎很享受其他人的目光。

  石训做为苦茶大师最出色的弟子,又是白显寺佛子,他理应和别人不一样。

  但没人知道,他光鲜亮丽的背后却在忍受伤痛的折磨。

  “咳咳..”他不动声色的咳嗽一声,柳眉轻蹙,身体的刀伤还没好透。

  想起哪个该死的刀客,背后的伤口就隐隐作痛。

  要不是紫金袈裟护体,他很可能死在蛮荒森林。

  “希望不要再遇见此人,阿弥陀佛~”石训宣了声佛号,起到静心的作用。

  随着莲花台的上升,与其他修士一同进入黑云楼。

  所有人降落在一片广阔的空地,脚下踩着凹凸不平的青砖地瓦,在这几乎于天空平齐的高度,大朵黑云笼罩过来,穿过他们的身体,打湿他们的衣物。

  天海中虚幻透明的剑刃,如水中影,投照在天空,剑刃之大,像是从天庭垂下的绶带。

  咚~

  洪亮的钟声从阁楼传出。

  接着就是轰隆隆的沉闷声,拖着大地的震颤,让所以人不约而同的看向正门。

  最先入眼的,是左右两杵盘龙大柱,柱上的黑龙浮雕旋拧而上,每一枚龙鳞清晰可数,头部从柱子另一端探出,却不是龙首,是下颚突出,满嘴尖牙类似蝼蛄头的东西。

  两柱中间,便是压地而起的黑漆双门,门户大开,视线从外望内,却被巨碑一样的影壁挡住,壁上刻画有栩栩如生的怪物群,有大肚、大头、四肢枯细却能蜘蛛一样爬行的喽啰,也有四肢粗壮形态拟人的多变体,它们脚下踩着死去的修士、佛子、儒生,还有催死挣扎的武者。

  尸体堆积成山,血液汇聚成河。

  怪物们吃着人尸喝着血水,对着世间发泄最原始的欲望。

  末世渲染起的滔天巨焰,终于烧破了天,怪物们的暴食,欢愉,杂交出的子嗣以扭曲的形态降生。

  好在这没头没尾的画面没有更多了,修士们松了一口气。

  不知这是一段历史,还是纯粹的猎奇?

  石训无言,仰着头,望见一副门匾,上面烙着黑云楼三个乌金大字。

  或许是心理作用,这门匾看起来像在哭泣,木框内渗出墨汁一样的黑水。

  阴冷的气息扑面而来,仿佛要面对沉寂千年的深渊之声。

  数不清的低语往耳朵里钻,凄厉的尖嚣混杂着深入人心的诳语,在向他诉说那段不存在的历史。

  他感觉自己正在坠落,灵魂要脱离肉体。

  “阿弥陀佛!”一声清亮的佛号,不仅净化了他自己,连带着附近修士也逐渐清醒。

  再看那门匾和影壁,只是略显破旧,并没有特异之处。

  大门口,不知何时站着一位瘦高的白衣男子,对着石训露出了笑容,明明眼睛不小,但笑起来就弯成了眯眯眼。

  紧接着,白衣男子黑珠一样的瞳孔扫过众修士,声音轻柔:“诸位道友,欢迎来黑云楼,我是此地阁主,简单讲,这里有五层,每一层都有别具特色的规则,如果能通过,可以选择一样东西,做为奖励。

  法宝、丹药、灵植、还是...内心更深层的欲望,只要是在我内力范围内的,我都可以帮你搞定。

  现在,黑云楼欢迎诸位!”

  话音刚落。

  两道交叉的闪电刺下,强光过后是振聋发聩的雷声。

  暴雨开始落下,有人最先冲进门内,剩下的人也不再逗留,整个空地,就剩白衣男子和石修两人。

  “下大了,淋雨会着凉的,进去吧。”白衣男子的声音依然很柔和。

  石训仿佛没听见,双手合十,嘴里嘀咕着佛经。

  看石训无动于衷,他的笑容更盛了,眯起的眼缝里,闪着诡异的光,开口道:“道友来此秘境的目的是什么?难道不是为了宝物?还是害怕了?想逃避?”

  “阿弥陀佛~出家人不打诳语,贫僧确实害怕了,贫僧不敢进去。”石修耿直的话,让白衣男子无言以对。

  “不进就不进吧,门给你留着呢。”白衣男子说完迈进了大门,一步跨出,消失在阁楼。

  ......

  西方海域。

  一艘小船乘风破浪。

  季伯常的脸色很难看,肚子咕咕叫,仿佛有只孙猴子在胃里翻江倒海。

  不可否认,他晕船了。

  船尾的亚索也没好到哪去,脸色难看至极,只是强忍着,一句话没说。

  目前状态最好的,除了金蛤就是贴着海面,御剑飞行的鬼脸面具。

  趴在季某人头顶的金蛤抬头望着高空,那是一幢宏伟的空中楼阁。

  他开始传音给季伯常:“想吐就快吐,我们到地方了。”

  “我好的很...呕!”季伯常刚想嘴硬,胃部像是挨了上勾拳,立马侧身对着海面吐出彩虹。

  应该是声音和气味的刺激,亚索也出现了连锁反应。

  他终于绷不住了,吐出的彩虹更大更多。

  “让那家伙停下吧,你头顶就是目的地。”金蛤跳下,落在船上,钻进季某人的口袋。

  吐完感觉好多了,季伯常好奇仰头望去,看见了若隐若现的黑云楼。

  抬手示意鬼脸面具停下:“停,我们到地方了,应该是头顶这幢建筑,你先把我送上去,稍后是亚索。”

无柄 · 作家说

有票投点票吧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