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谈异仙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19章 推门

  说不感兴趣是假的,反正和尚还在昏迷,在没问出情报之前,他不想贸然进入秘境。

  “你讲吧,我听听。”他背靠着墙壁,看左右两侧的入口有雨幕垂下,像是挂了卷珠帘。

  金蛤盘起前肢,褐色横瞳继续盯着院内的影壁,开始娓娓道来。

  “大概是五百多年前,这世界迎来了一场浩劫。

  大地开裂,汪洋干涸,那些掩埋在深海与地心中的秽物向早期文明伸出了自己的触手。

  一种可怕的瘟疫开始在上古修士之间传播。

  早期感染者虽与常人无异,却性欲暴涨,身材和脸蛋会变的极好。

  中期感染者,身体逐渐出现各种不适,骨骼和皮肉开始松垮,外形和样貌变的丑陋。

  晚期感染者,到了这一步,如果是男性,则会变成大头大肚四肢枯瘦,形如蜘蛛一样的怪物,尾部仍然保留*具,本身没什么战斗力。

  如果是女性,且没有身孕,肋骨就会变的又硬又长,刺破皮肤代替双腿行走,背部的脊柱抽离身体,像蝎尾一样竖着,头部五官扭曲,嘴巴变成锋利的口器。

  一般的筑基修士很难对付,一对一的情况下,修士战败的可能性很大。

  最后是龙蛄的由来。

  这种怪形生物,出自皇城,是凡人贵族乱交的孽种。

  当时为了防范瘟疫,凡人王朝上下戒严,最严重的时候不许百官上朝。

  可是千防万防家贼难防,当时的文皇后,早已和靖帝的兄弟,潘亲王有染,那潘亲王又是个奢靡王爷,平时没少去烟粉之地猎艳。

  某一天,他在青楼遇见一位自称是堕入凡尘的仙女。

  那女子不管是容颜和身段都是人间极品,他深信不疑,迅速与该女子在青楼缠绵数日,除了吃饭睡觉,根本不带停息,甚至只吃不拉。

  一直到那仙女的容貌身段逐渐败落,潘亲王才开始对她失去兴趣,又正好收到皇后密信。

  算算时间,他确实有点冷落这位老情人,于是快马加鞭的赶回皇宫,在星夜,与皇后行苟且之事。

  过了几日,文皇后出现早期感染症状,身段与颜值比哪个青楼女子更胜一筹,靖帝开始夜夜笙歌。

  可是文皇后已经不满足于靖帝的临幸了。

  偷腥无可避免,上至亲王,下至百官,这场禁忌的狂欢直到感染的加深才告一段落。

  随着文皇后的感染加重,她怀孕的身子突变成了巨大类似石榴的造型,皮肤和血肉与墙壁融为一体,凡是和皇后有染的男人均被操控心智。

  一个以文皇后为主的母系结构诞生了。

  几个大月过去,皇城内无一活人,紫微宫上空升起一颗巨大肉瘤,像是肉质的太阳,照耀着皇城内所有的怪物。

  随着肉瘤的蠕动,怪物们疯狂的冲出皇城,猎杀一切活物,只为存续营养。

  凡人王朝突发巨变,自然也引来了修士的注意。

  可修士们已经自身难保,根本没空理会凡人的灾祸,选择了冷眼旁观。

  为此,他们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仅仅过了几日,文皇后的孩子终于冲破了它母亲的肚子。

  肉瘤炸开了。

  龙蛄的诞生,超乎所有大能的预料。

  它像开源大帝的神兽一样拥有灵智,能口吐人言,随意化形。

  与神兽相反的是,龙蛄是天生的坏种。

  它带着怪物肆虐人间,搞的世界生灵涂炭。

  哪怕修士们联合起来,也不是它的对手。

  等所有的大乘期老祖战死后,剩下的修士只能过着沦为牛马的日子。

  被龙蛄统治期间,无数女修士被迫献身,为其诞下许多孽种。

  血统较高的子嗣有,嗜心蟒、不语蛇、紫鳞鱼等等,它们都具有生来化形为人的血脉天赋。

  而那蛮荒森林的黑水大蛇是嗜心蟒的后裔,化形能力并没有完全继承。

  你当时看见她,是不是只有一张人脸?”

  “对”季伯常一边回忆一边点头道:“这些东西你是怎么知道的?”

  “错啦,我什么都不知道,这只是我编的一个故事而已。”

  说完这句话,一人一蛤大眼瞪小眼,尴尬且沉默。

  最后是金蛤跑回季某人的口袋一动不动。

  看来这蛤蟆是有什么秘密不想说出来?

  季伯常笑着摇了摇头,看了眼地上的和尚,依然不见苏醒的迹象。

  是不是在装睡?

  他抽出篝火里的小树枝猛的丢出去。

  眼看那燃着的树枝要落在石训的衣服上时,他直接侧过身躲避。

  “你醒啦?来和我说说这阁楼的情况吧。”季伯常笑眯眯的坐过去,低头看着这和尚的脸,有一说一,还挺帅。

  “阿弥陀佛”石训宣了声佛号,声音虚弱的说道:“贫僧也是才来,对这阁楼知之甚少。”

  季伯常不相信,继续追问:“那就挑你知道的说,我不信你来之前,没有提前打探情报。”

  石训沉默着,坐起身子,两眼珠微动,不动声色的打量着四周。

  他看见了正在摆弄篝火的鬼脸面具,还有眼神冰冷的亚索。

  果然是一伙的。

  石训在心里叹了口气,终于肯说出寺里听师傅讲过的话。

  “不瞒施主,贫僧确实知道些情报。

  这幢阁楼应该是整个秘境世界最危险地方,甚至比剑渊阁更胜一筹。

  贫僧之所以来,其实就是为了获得功德,对于闯关奖励,根本不抱希望,因为此地阁主是位上古遗老,且喜怒无常,他定下的规则非常隐秘,通常是所有修士都死完了也没猜对规则是什么。

  至于他是什么年代的人物,贫僧就不知了。

  施主,听贫僧一句劝,现在回头还来得及。”

  季伯常眨了眨眼睛,觉得这和尚好像什么都说了,却又什么都没说,直到现在还惦记那一分半的破功德。

  石训要是知道季伯常这么想,肯定气的破口大骂。

  他知道的情报真的只有这么多,更具体的,比如秘境规则,就算有,也不可信,因为阁主每次都会修改规则,过于依赖情报,只会死的活该。

  可惜,石训并不知道季某人脑子想的什么,却听见他说了一句话。

  “那行吧,正好我有个不成熟的建议。”

  “什么?”石训发出疑问,等着季伯常回复。

  却看见他打了个手势。

  亚索和鬼脸面具心领神会。

  一把将石训架起,带着他冲进院内,绕过影壁,推开一楼大门。

无柄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