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谈异仙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20章 三人消失

  黑云楼的怪异超乎季伯常的预料。

  他没想到自己晚进门片刻,就看见亚索三人的身影凭空消失。

  像被删除的图层,没有铺垫,非常突兀。

  但等他打量周围格局后,对这个说法产生了怀疑。

  他现在身处一间40平米的房间内,没有窗户,进出口只有一扇闭合的木门,天花板上漆黑一片,像是被架了口黑锅。

  肮脏的墙面上垂下黑色类似墨汁的黏滑液体,被烛光一照,闪出水样的斑驳。

  房间内摆着十几张整齐的桌椅,猩红的蜡烛立在腐朽的木桌上,烛火小小一朵,看上去无精打采。

  “这是一间教室?”

  之所以这么想,是因为他面前有个木制讲台。

  台面上放着一本厚重的大部头,陌生字体完全看不懂。

  金蛤倒是跳上讲台,两眼放光,看的聚精会神。

  台面的左右两边各立着一支白蜡烛,站在中间的季伯常有种遗照的美。

  他已经搞不清楚是自己消失不见,还是亚索他们...

  没等他搞明白状况,敲门声响起。

  咚咚咚~

  敲门人敲门只是出于礼貌,没等季伯常开口,直接推门而入。

  一位白衣男子出现在他面前,笑起来眯着眼,声音温和的说道:“你叫季伯常对吧?

  如你所见,这里是间教室,既然来了,今天这节课由你来安排。

  鉴于你是进入此间关卡的前三位,我送你几点建议。

  首先,孩子们都很乖,不到万不得已,别用戒尺体罚。

  其次,一节课40分钟,中途不能断、不能走出教室。

  最后,不必理会天花板上的动静,安心讲课,它们就不会伤害你。

  下课后速速离开教室,如果逗留,会被永远留下。

  我只能说这么多了,孩子们快来了。

  得走了,再见。”

  吱呀~

  朽烂的木门摆动着,发出磨牙的声音。

  那道白衣身影闪现离开。

  突然成为老师的季伯常一时间有些头大,毕竟他毫无教学经验。

  而且这算什么?和想象中的闯关方式天差地别,亚索它们也是这种情况吗?

  正想着呢,敲竹邦的声音在门外响起,三短一长,非常有节奏。

  “上课铃?”季伯常发挥出自己的想象力,他现在完全带入老师这个身份了。

  既然不能拒绝,那只能全盘接受咯。

  他正想着待会该怎么讲课,思路被门外杂乱的脚步声突然打断。

  砰!

  木门被暴力推开。

  一群七八岁的小孩闹哄哄的冲进来,围着季伯常叫先生。

  “先生好!”

  “先生好!”

  他们仰着头,乌黑灵动的大眼睛充满了朝气,小企鹅一样叫喊着。

  “呵呵。”起初季伯常还以为不是正常人类呢,现在放心了,和学生们打了声招呼:“你们好!我季伯常,你们可以叫我常先生。”

  “常先生好!”

  所有学生异口同声,声音清亮。

  除了一位衣装华丽的小胖子,正拽着一位腼腆的男生做介绍。

  “先生你可以叫我霸霸!这是我朋友,名叫儿子。”

  “?”季伯常满头问号,拿起桌上的戒尺嚷嚷:“什么乱七八糟的,都给我回座位去!开始上课!”

  看见季伯常拿起戒尺,所有学生自觉回到座位,顺便从桌里掏出课本。

  他简单扫视一圈,发现学生的课本都不一样,大的小的,红的黑的,那小胖子的课本甚至是一张白纸。

  但是季伯常并不需要担心这些孩子的未来,他只需要混够40分钟即可通关。

  “所有人,把书翻到第一页!今天我们来学习背诵七言绝句,《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他学着记忆中小学老师的模样开始模仿、开始朗诵。

  “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

  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

  一首送别诗念罢,诗中韵味回荡在教室内。

  所有学生闭着眼,低声呢喃着诗句。

  墙壁上的黑色粘稠物貌似往下伸了伸。

  仅仅过了两三分钟,就有学生喊道:“常先生,我已经会默背了!”

  “嗯,背我听听。”季伯常头也不抬,闭着眼,只因脑海里响起金蛤的声音。

  “小子,这节课用心讲,孩子的家长都在看着呢,讲好了,宝贝拿到手软。”

  “看着?在哪看?”他以正常人的角度有些不理解,毕竟教室里除了小孩还是小孩。

  “该不会是...”

  “嘘,安心上课。”

  说完这句,金蛤不再搭理他,伸头看着那本大部头,时不时用湿漉漉的前爪翻页。

  “常先生我背完了!棒不棒!”梳着小辫的男孩仰着头,双手叉腰,一脸骄傲。

  天花板上的黑暗似乎蠕动了一下,黑色粘稠物又往下蔓延了一段。

  季伯常不动声色的瞥了一眼,拍手道:“棒,非常棒!所有人掌声鼓励!”

  噼里啪啦的掌声响起,大家迫不及待展示自己的成果。

  小小的房间里,回荡着并不整齐的背诵声。

  此刻,墙上的黑色粘稠物像是流动的水,已经蔓延到了季伯常脚下。

  “这...这正常吗?”

  “你小子走运了,等着拿好处吧。”

  “确定?”

  “确定。”

  金蛤只是斜了天花板一眼,也不知道看见了什么,直接就对季伯常做出保证。

  黑色粘稠物停止了流动,一根纯黑色触手从天花板垂下,伸到季伯常面前,摊开卷缩的尖端,露出一柄指头长的七彩小剑。

  季伯常正准备伸手,却听见小辫男孩说道:“先生,我家大人说,这是它送你的感谢礼,希望先生能教我们一些修士的常识,任何方面都行,当然,感谢礼还是会有的。”

  “这多不好意思啊。”说罢,他毫无负担的拿走礼物,刚想揣进兜里就被金蛤叫住。

  “你等一下,这么贵重的东西怎么能随便放进兜里,快交给我保存。”

  出于信任,他将小剑交了过去,然后就被金蛤一口吞进肚子。

  “疼不疼?”他开始好奇金蛤肚子是什么构造。

  金蛤看起来毫无感觉,只是淡定道:“东西没有吞进肚子,只是进了乾坤空间而已,可以随时取出来。”

  能取出来就行,倒不是怕这蛤蟆讹诈,主要是锐利的东西确实不好放进口袋。

  学生们正襟危坐,都在等着季伯常开口讲课。

  吃人嘴软拿人手短,他该开口讲讲修士的常识了。

  不管这些家伙是出于什么目的想要了解现代修士。这都不关他的事,他只需要教课然后拿奖励就行了。

无柄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