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谈异仙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21章 王者之拉

  他以原主记忆为切入点,开始讲解修炼体系。

  “首先,现代修士非传统修行,他们摒弃了积累灵气突破境界的老法子,创造了脉轮修炼法。

  何为脉轮修炼法?最大的特点是脉轮无法积累灵气突破,需要服用对应的丹药来觉醒,比如培元丹。

  此类丹药统称为觉醒丹,价值不菲,哪怕是最低级的培元丹,放出去拍卖,差不多能卖20万下品灵石。

  炼丹的材料同样稀有,现代修士包括宗门弟子和散修,会为了收集材料闯荡各种秘境,这其中的辛酸只有他们自己懂。

  除此外,一些天资卓越者会被宗门势力培养,不太需要亲自下秘境。

  现在我来详细讲讲脉轮的划分,和对应的境界。

  目前我只知道,尾骨脉轮对应练气,腹部脉轮对应筑基,肚脐脉轮对应金丹。

  对了,还有各种法系,目前已知的有《五行法》普及度最高,大部分修士都在修炼这个。

  以上就是现代修士的修炼体系,也是目前最主流的修行法。”

  季伯常讲完啧了啧嘴,缓慢吞了口唾沫,显得口干舌燥。

  他讲解的常识,让天花板上出现黏稠的蠕动声。

  等稍微安静后,一根触手垂在他眼前,摊开了卷缩的尖端。

  这次季伯常看的仔细,发现了触手上排列着密密麻麻如硬币大小的紫色吸盘,吸盘上粘着一杯黑水。

  黑水看起来很正常,没有任何杂质,而且有一种淡淡的香味,是那种血腥味混杂了薰衣草的花香,二者结合非常古怪。

  “这是...?”他满脸写着疑惑,心里嘀咕:不会是喝的吧?这怎么下的去口?

  看出季伯常的疑惑,小辫子男孩解释道:“常先生放宽心,这是我家大人看你口渴,特意从身体挤出的血,对你有好处的!”

  我可谢谢您了!季伯常满脸假笑,谦虚道:“呵呵,替我谢谢你家大人,但是我不渴,不用喝。”

  “那好吧...”小辫子嘟着小嘴显得不太高兴。

  可这黑东西他是真不敢喝,多膈应人啊,说到底,他是不信任这些秘境生物的。

  但他信任金蛤,觉得金蛤就是他的金手指,肯定不会坑他。

  所以金蛤开口道:“小子,这可是好东西,我要是你,肯定喝。”

  这句话就像定心丸,季伯常稍显犹豫,“既然你都这么说了”,他端起黑水一饮而尽。

  舌尖接触液体的那一刻,酥麻刺疼的感觉传遍全身。

  黑水仿佛有生命,直直往喉咙钻,每近一步,都伴随着轻微的酥麻和刺疼感。

  他低哼了一声,身体开始发软,两腿无力,摔倒在地,喉咙传出尖细的喘息,比触电还刺激。

  “没看出来啊,你小子还是个浪货,喝水都能发骚?”金蛤调侃的声音出现在他脑海。

  但是季伯常没空搭理它,因为全身疼的厉害,像是血管里流淌着玻璃渣,视野和意识同时出现了幻觉。

  周围的墙壁如同扭曲的油脂泡沫,黏稠的向下流动着,杂乱的五彩线条四处纷飞,像是疯狂画家甩出的画笔颜料。

  再看那漆黑的天花板,已经布满数双尖锐的眼睛,它们如同竖起的嘴巴而左右闭合。

  黑色的瞳孔白色的眼仁,盯着他窃窃私语。

  耳边回荡着听不懂的语言,像从海底深渊飘出,在颅内回响。

  “季伯常...来我身边...”

  那嘈杂如蜜蜂振翅般的低语中,竟夹杂着一丝细微的呼唤,那声音来自最遥远的山峦,拨云见日,指引着他。

  他此时的触感和听觉彻底坏掉,麻木与失聪的感觉爬上脊梁,恐惧冉冉升起,他已经分不清现实或是虚幻。

  大脑抽筋的疼痛,心里的声音催促他寻着声音的方向走去。

  一步两步....漫天的眼睛在盯着他看,跟他移动而转动,他像是拉着星辰赶路。

  好在是聋了,已经听不见那要命的低语。

  “推开门...推开...门...”

  引导的声音是梦语呢喃,他的眼前出现血红色木门。

  头顶的眼睛消失了。

  他伸手按在门上,用力推开,展现在面前的是无数颗足球那么大眼睛,蛙卵般拥挤在门后空间。

  开着的门,像泄洪的口,眼球倾泻而出,从他体内穿过,消散在黑暗之中。

  门后的空间是狭长的走道,尽头亮着昏暗的光,映照出模糊的身影。

  感受到陌生的视线,他低垂的头颅缓慢抬起,想看一眼推门之人。

  脏器和烂肉组成的墙壁突然蠕动着,隔绝诡异尽头的接触,门口出现一条向下的阶梯。

  “来...接受...赐福...”

  他双腿不受控制的挪动着,一步步迈向更深处,掉进黑色海洋,被无数触手纠缠着,脱掉衣服,在肉体上刻画古老的文字。

  .

  不知过了多久,季伯常在一片安静中醒来。

  喝完黑水后发生的一切,仍然历历在目。

  他心有余悸的打量起周围,这里完全陌生,不是那间教室。

  宽敞的地板空间,墙上成排的窗户,七八盏立在窗户旁的油灯长明着。

  不知道燃的什么材料,火头飘着缕缕黑烟,像是女人的发丝。

  这里才是一楼吗?他坐在空无一人的宽敞大厅,想起刚才发生的事赶忙拉开衣服。

  嗯,肚子和腿上什么都没有,情况出现在了手臂上。

  右手背上出现了一副纹身,那是一团纠缠不休的黑色触手,和教室里见到的一样。

  在烛火的映衬下闪着诡异的亮点,他心有所感,闭着眼睛,开始内视自己的脉轮。

  他看见了黑色旋涡之中伸出了几根粗壮的触手,好像可以随意支配。

  所以该怎么用?当他盯着一盏灯柱思考时,耳边又出现了那吵死人的低语。

  “心...念动...附于身...”

  居然能听懂了?他收起短暂的惊讶,琢磨这句话的意思,“心念附身?难道是请神上身?!不对不对,还有个动字。

  难道是随着心念而动的意思?”

  整个一楼大堂回荡着季伯常自言自语的声音。

  他抬起手,对着一盏灯柱念叨:“王者之拉!”

  什么都没发生。

  “......”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是不是步骤错了?如果加上法咒前缀是不是能成功?

  他心里一阵激动,再次伸手对着那根灯柱:“乾坤法!王者之拉!”

  嗡~

  手掌前浮现宏钟那么大的黑洞,四根巨大触手窜出,古树般粗壮,吸盘上布满倒刺。

  在触手强有力的拉扯中,那根灯柱像是被雄狮撕扯的小动物,很快就分崩离析,只剩残渣被拽到季伯常脚下。

无柄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