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谈异仙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22章 大恐怖

  强大的力量是有代价的。

  他感觉自己的气海瞬间消失大半灵力,虚弱的感觉让他险些摔倒。

  好在天生气海大,没有被直接抽空。

  但从开始到现在,总感觉少了什么。

  他伸手摸了摸空空的口袋,果然,金蛤不见了。

  倒不是很担心,毕竟是只蛤蟆,能出什么事?没人会针对一只蛤蟆的。

  还是去找找亚索他们的位置吧。

  一楼左右两侧都有通向二楼的旋转阶梯,他顺着台阶步步往上迈。

  过了十分钟,感觉周围的景象都没有变过,眼前只有无尽的台阶和暗沉的墙壁。

  我在原地踏步?还是楼梯太长?

  想罢,他抽出背后的郄丸,在脚下刻下一个三角形的记号。

  开始继续向上迈进。

  ...

  二楼的空间比一楼小不少。

  格局和装饰基本相同。

  墙面上的排窗不知什么原因,被鲜血侵染,辐射出一朵朵艳丽的窗花。

  木制地板上流淌着一层浓稠的血液,糖浆一样黏腻,上面映着杂乱的脚印,还有柱状的凿痕。

  几根黄铜灯柱歪倒在地面,蜡液混合地板上的血液,凝成了新的燃料。

  失去大部分照明的二楼显得异常昏暗。

  天花板上的吊灯被一段细长,长满倒刺的节肢碰撞,摇摆中,像是黑暗里被胁迫的孤儿。

  “嘘~”

  吊灯摇曳的烛光一扫而过,照亮一副狰狞的鬼脸面具,他单手捂住独眼女修的嘴巴,竖起食指在嘴边比个嘘声。

  “呜呜!”

  独眼女修拼命挣扎着,她之所以独眼,是因为在一楼时被拉入教室,用戒尺狠狠打了孩子们,被触手摘去了一只眼睛,什么奖励都没拿到,还成了独眼女。

  但她是坚强的现代女修士,肉体的残缺无法将他打败。

  结果刚上二楼,不仅被黑暗中的生物咬断了左腿,还被戴面具的男人捂着嘴,哭都没法哭出声。

  她已经不想活了。

  “别动!你想死别拉上我!”鬼脸面具声音低沉,语气狠厉。

  怀里的女子果然安静了,再看,原来是被捂晕了。

  他将女子拉到墙角靠着,眼睛死死盯着天花板。

  还剩最后一盏灯了,如果吊灯灭了,他将和其他死去的人一样,被那怪物生吞活剥。

  想想刚进入一楼的时候,那冷脸刀客与高傲和尚一起消失了。

  除了他自己,还有两三个不明原因留在一楼的陌生修士。

  起初他打算等季公子进来的,却眼睁睁看见季某人消失在门口。

  那算了,只能他独自流浪了。

  和那几位陌生修士简单沟通后得知,原来凭空消失的情况实属正常,不正常的,反而是他们这些没有消失的人。

  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笼络了几人,他们打算抱团探索阁楼。

  首先一楼什么都没有,他们去了二楼,恐怖的地方来了。

  那是一只多脚的巨大怪物,类似黑暗洞窟里名为蚰蜒的虫子。

  起初是蛰伏在天花板某处角落,并没有对几人发动袭击。

  而他们也没发现危机就潜伏在头顶,直到一位倒霉蛋不小心碰倒了烛台灯柱。

  歪倒的灯柱砸在地面,发出哐当的响声。

  黑暗瞬间侵蚀二楼一角,毛骨悚然的哒哒声响起,像有人在敲击木板,非常有节奏感。

  鬼脸面具亲眼看见天花板上垂下一只多脚的节肢生物,它开合的口器流出黏黄的唾液,一口将那位倒霉修士的头夹断,空气中响起了瘆人的碎骨声。

  大战一触即发,可惜这些筑基修士都是五行法的使用者,战斗力属实平庸。

  一共五个人,死的仅剩一个。

  鬼脸面具靠着背后的油纸伞制造出保护色,勉强躲过怪物的追杀。

  可现在的二楼,不止一只怪物,只要吊灯熄灭,他将无光可躲。

  通往三楼的入口已经被蜈蚣怪堵住,退往二楼的入口也被肥大的马陆遮挡。

  他陷入了必死僵局?

  早知如此,当初就应该悄悄溜走的,反正那刀客消失了,没人会阻拦他的离去。

  嘎吱~

  吊灯终于撑不住了,重重砸在地上,发出最后一声悲鸣。

  蜡液和破碎的灯体混杂,火苗闪烁后熄灭。

  黑暗到来时,鬼脸面具垂死挣扎似的撑开油纸伞,四肢蜷缩在一起,躲在小角落。

  伞面漆黑一片,将他的身体和气味掩盖。

  他已经顾不上那位昏迷的女修士了,只能默默在心里祈祷。

  哒哒哒~

  周围响起带有节奏感的敲击声,那蚰蜒动了。

  空气中开始弥漫下水道反刍的腐败臭味。

  “啊啊啊!”

  尖细的叫声响起,起伏的音色中夹杂着恐惧与哀求。

  稍后就是咯嘣的骨裂声,犹如人吃脆骨。

  内脏和肌肉胶合在一起,发出肉料特有的粘稠感。

  空气中弥漫着腥甜的气味,鬼脸面具捂着自己的嘴巴,脑髓沸腾起来了,反胃的感觉浪潮般来袭。

  谴责与不安纠缠不止,他错误的认为是自己吃了那名女修士。

  如果怪物是我?那我又是谁?

  “呕~”

  胃部抽搐着。

  酸液灼烧食道的刺疼感让他稍微清醒。

  呕吐物散发的腐败气味让咀嚼声消失了。

  哒哒哒~

  再次响起的敲击声向他步步紧逼,他的屁股和脚板十分真实的接受地板传来的颤抖。

  脑子不自觉想象出怪物的体重的形态,它在黑暗中以怎样的姿态发出袭击?

  心中的恐惧被无限拔高。

  除了发抖,他别无选择。

  轰!

  巨响,伴随木板破碎的声音。

  “啊!”

  他吓的发出尖叫,连滚带爬的逃向一边。

  那横在二楼入口处的怪物身体,被粗大的触手拽断,绿色的内脏和褐色的汁液喷洒在空中。

  一道扭曲的身影立在坍塌的墙体之上。

  灰白色的死光照耀整个场地,只看一眼,鬼脸面具气息癫狂,晕倒在地。

  漆黑的人影背后是一片深邃的夜空,空中浮现无尽竖瞳,白仁黑瞳,一眨一眨,冒充星星。

  刚才还不可一世的蚰蜒,像是遇见了大恐怖,密密麻麻的节肢飞快凿地,棉被那么大的扁平身躯灵活的游动着,逃向三楼的阶梯处。

  原本负责堵门的蜈蚣怪早已消失不见。

  它跑,他追,它插翅难飞。

  人影持刀,吹出黑色的旋风,急速旋转的狂风里,掺杂了扭曲的尖牙和猩红之眼。

  逃跑失败的蚰蜒怪,像是掉进绞肉机里的小动物,内脏和甲壳甩的到处都是。

  啪!

  旋风突然爆炸。

  炸毁了地板和三楼入口处,排窗集体破裂。

  黏稠的褐色血液四溅,比炸开的牛粪更令人作呕。

  黑暗散去,眼瞳消失,季伯常翻白眼倒地,四肢不停抽搐着。

  周围终于安静了下来。

  轻飘飘的脚步声回荡在满地狼藉的二楼空间。

无柄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