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谈异仙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23章 姐妹情

  一道温和的男声响起:“抱歉了两位,楼内来了客人,有些许吵闹,等我稍微清理一下,勿怪。”

  白衣男子跨过季某人的身体,伸出一掌摊开,食指有规律的按压空气,破碎的地板和墙面开始时光回溯逐渐恢复如初。

  最后拇指一弯,昏迷的季伯常就和鬼脸面具跟着怪物的尸体一起凭空消失。

  整个二楼恢复如初,歪倒的灯柱也重新站立,和吊灯一起燃烧着。

  昏暗的烛光驱散黑暗,显出两名女子高矮不一的身影。

  陆娉冷面如霜,一袭红衣在烛火的映衬下格外诡异,胸口处绣的金丝帆船闪出光点。

  她声音冷淡的开口:“云阁主快快带路,我姐妹二人的时间很宝贵。”

  “对,速速带路,我们长老不是已经和你谈好了吗?赶紧把东西交给我们带走,我还等着看赌局呢,哼!”

  黄灵声音娇横,双手叉腰,身上的裙摆起伏,露出纤细白净的脚踝。

  白衣男子脸上笑眯眯,声音温和:“稍安勿躁哦,重要的东西我通常放在顶楼,两位随我来吧。”

  几人迈着轻快的步伐走向旋梯,途经三楼和四楼,最后停在五楼门外。

  这面爬满铜锈的大门上雕刻着龙蛄的头颅,大嘴张开,眼眶深凹。

  白衣男子伸出两指插进眼眶,用力一扣,收回的手指上多出两点黑色。

  龙蛄的眼眶渗出红色液体,像是在流泪。

  大门开始缓缓上升,门内的景象展露在两女面前。

  五彩的霞光倒映在她们的瞳孔上,如梦幻泡影。

  门内全是成堆的灵石,像一座座高山,下品乃至极品。

  “这也太多了吧...”黄灵发出震惊的感叹,灵动的大眼睛里闪着星星。

  “小仓库而已,我们进去吧。”白衣男子声音温和,嘴角轻轻飘出一句:“我纳戒里的东西比这些多十倍不止...”

  两女应该没听见最后一句话,正闲庭信步的走在七彩四溢的灵石山下。

  进来后才发现,原来这里不止有灵石,还有成堆的各色丹药,肉丸一样盛放在数个丹炉里。

  外面卖几万灵石一颗的培元丹,在这里,就像垃圾一样丢在地上,甚至不配装进丹炉。

  再往里走就是成排的法器架,上面挂着各类法器,小到金针,大到巨锤,应有尽有,品阶还不低,最低甚至六品。

  “这位阁主好有钱啊!”此时的黄灵满眼都是灵石,满脑都是丹药。

  与她不同的是,陆娉眉头紧蹙,她在思考。

  思考是什么原因让一个不缺钱的老古董以三百万上品灵石的价格卖掉‘孽种’。

  三百万上品灵石,乍一听好像很多,但绝对不够换一枚孽种。

  因为孽种的诞生极为苛刻,需要天生阴之体感染黑水病毒,并在感染期间与其他感染者交合并受孕,最后诞生的生物才能称为孽种,目前已知最强大的孽种就是龙蛄。

  她突然想起黄灵就是天生阴之体,算是宗门内天资拔尖的一批弟子,可这次行动,长老特意嘱咐将黄灵一起带着,莫不是为了...

  后面她不敢想了,想多了怕笑出声。

  只不过这种遥远的历史不好证实,她也是听了长老的话,才知道这世界上真的存在孽种,只不过没有龙蛄那么逆天。

  却也足够改变一个宗门的命运,比如她们红帆坊现在就急需一枚孽种改命。

  而且只有黑云阁主这样活了一个时代的老怪,才懂得具体炼制方法。

  如果真如她所想,那就只能苦一苦黄灵妹妹了。

  所谓姐妹情和宗门大义相比,她会毫不犹豫选择宗门大义。

  想罢,看着黄灵的眼神里闪过一丝怜悯。

  后者心有所感,回眸一笑露出小虎牙,略显呆萌。

  两人马不停蹄的走着,很快就到了五楼最里头。

  这里空荡荡,只有一扇不知通往何处的青色水晶门。

  “二位姑娘,这就是你们长老需要的东西。”白衣男子的声音从两人背后传出,手里拿着一个古朴的木盒。

  “谢谢啦”,黄灵眼疾手快的接过木盒,又掏出一枚纳戒扔了过去:“这是说好的灵石,我们走咯。”

  白衣男子甚至懒得伸手接,任凭纳戒掉在地上,然后一脚踩碎,爆出一地紫色灵石,轻轻挥手,灵石山又多出一座普通的百万级灵石。

  黄灵快步走着,好像是怕某人反悔一样。

  跟在她后头的陆娉心中充满诧异,难道是自己想错了?长老让黄灵出来真的只是见见世面?

  而不是献祭给黑云阁主培养孽种?

  她还想着如果黄灵出意外,她正好无缝对接曲公子呢,现在好了,只能和黄灵继续当好姐妹了。

  “二位姑娘稍等。”

  正想着,背后响起温和的男声。

  陆娉微不可察的扬起了嘴角,她对接曲公子的事情有戏了。

  停下脚步的黄灵声音焦急:“干嘛?想反悔?那可不行,虽然我打不过你,但大丈夫要说话算话!”

  “呵呵”白衣男子无奈的笑着,声音依旧温和:“我当然说话算话,叫住二位,只是想问问,这里的东西是否喜欢,如果喜欢就随便拿,拿多少都无所谓。”

  嘶~

  二女猛吸气。

  这家伙简直壕无人性!

  “当真?”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那我们不客气了!”

  她们卸下了矜持,毕竟这玩意在宝物面前显得无足轻重。

  黄灵直接掏出纳戒,往里面装极品灵石和丹药,整个人都埋进了灵石山,鞋都蹬掉了,露出两只粉嫩的小脚丫。

  陆娉也不甘示弱,专门挑二品法器拿,要不是这里最高只有二品,就算一品神器来了也照拿不误。

  等她们的纳戒装满后,开始将东西往衣服里塞。

  那黄灵原本一马平川的胸膛居然臃肿了起来,嘴里还塞了两颗冒着七彩霞光的极品灵石,鼓鼓的腮帮像只仓鼠。

  陆娉也好不到哪去,她将红裙撕碎,将法器捆在一起。

  用力背着,即便背后被刀刃划伤,也丝毫不减她坚持下去的毅力,

  两人好似疯了魔,却也步伐艰难的爬出了五楼。

  此时的五楼一片狼藉,灵石和丹药散落一地,法器架东倒西歪。

  “呵呵呵,当真是一点都不客气啊。”,白衣男子嘴角上扬,睁开了微眯的双眼,黑漆漆的瞳孔透出阴损的光。

  哒~

  他打了个响指,面前出现一份上下摊开的卷轴,卷轴背面是个烫金的‘债’字。

  一支毛笔浮起,被他握住。

  三团颜料显现,红色、黄色、黑色。

  犹豫片刻,他扫了眼满地狼藉的五楼,提笔蘸了蘸红色。

  落笔写下三个大字,【红帆坊】。

无柄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