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谈异仙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24章 氪佬

  “姐姐,黑云阁主真好!这一颗极品灵石能换五百颗上品灵石吧?”黄灵说话含糊,就算撑的嘴疼,也舍不得吐出口中的灵石。

  “嗯,他确实是大冤...不对,是大好人,只要有了这些灵石和法器,再加上孽种的助力,咱们红帆坊想不起飞都难!”陆娉神色激动,全然不顾背后的割伤。

  二人御剑在空,剑柄拖着长长的霞光,正在全速飞离七星山秘境。

  她们这次的任务已经超额完成了,至于赌局?早不重要了,爱谁谁。

  ......

  黑云楼。

  相比一楼的静谧和二楼的疯狂,三楼更像个闹哄哄的赌场。

  数十名打扮各异的修士叫嚷着,口水喷着,一张巨大的方桌,默默承受着用力砸下的纸牌。

  秃头和尚横眉瞪眼,扯着脖子嚷嚷:“都多余了!爱谁谁!贫僧直接三张筑基修士合成金丹修士!对7号玩家发动闪电!”

  他桌面上放着三张相同的卡牌,牌面画着持剑修士。

  随着口令下达,三张卡牌排列浮起,两侧往中间一撞,乍现电光,瞬间合成一张紫色卡牌,卡牌的左上角刻着一枚小闪电的标识。

  与刚才持剑修士不同,这次是一位不怒自威的中年男人跃然牌面,对着7号玩家递出一指,指尖窜出蓝色闪电。

  “快列阵防御!”7号玩家是刀疤脸大汉,扯着粗嗓子发号施令。

  两张筑基卡牌浮起,双剑合并,蓝色灵力泵出,形成一面很有安全感的菱形盾牌。

  闪电激射而来,坚硬的护盾只抵挡了片刻,便瞬间融化。

  两张筑基卡牌颤抖着,被闪电击中。

  右上角代表血量的4颗勾玉瞬间破裂。

  卡牌开始从底部慢慢自焚,牌中人露出痛苦的表情,最后化为飞灰。

  “我完了...”大汉脸色苍白,他已经没有牌了,等待他的将是死亡惩罚。

  他转身就跑,甚至连滚带爬,撞翻椅子发出巨大的噪音。

  天花板上的黑暗蠕动着,墙壁上流淌出更多的黑色粘液。

  一根巨大的触手窜出,猛地勾住大汉的脖子,蟒蛇一样缠绕缩紧。

  大汉的脸瞬间胀成了猪肝色。

  他拼命挣扎着,抓挠着黏滑的触手,结果却适得其反,反让触手勒的更紧。

  两颗眼球越来越凸显,鼻孔、耳朵、眼角流淌出暗红色鲜血。

  空气中弥漫着让人窒息的错觉,所有修士看着他两腿乱登,用脚后跟划拉着地板,发出让人牙酸的摩擦声。

  最后,啪~

  眼睛爆了!

  血液混合着不明液体溅射四周。

  两只眼珠像泄了气的气球,连着神经耷拉在脸上。

  双腿瘫软后,大汉彻底没了生机。

  触手将尸体回收,卡牌游戏继续进行着。

  经过这场小插曲,所有人都怀着兔死狐悲的心情继续玩。

  除了石训和尚。

  因为他是全场唯一凑够相同属性相同境界卡牌且合成紫卡的男人。

  金丹卡牌的统治力要碾压所有筑基卡牌,也不管什么属性相克,靠的就是纯数值。

  在这场20人,最后只能活下1人游戏中,他就是现在阶段毋庸置疑的王者。

  王者当然不会有兔死狐悲的感觉,王者只会想着怎么搞死在座的各位。

  或者,被在座的各位搞死。

  所以,除了死去的七号玩家,剩下的修士选择结盟对抗石训。

  “指令!莲火球!攻击1号!”

  有人带头攻击,其他人不甘示弱。

  “指令!八卦掌!攻击1号!”

  “指令!土流枪!攻击1号!”

  “指令....”

  五颜六色的攻击接踵而至。

  石训脸色凝重,低头与牌中人沟通:“你行不行啊?不行贫僧再献祭点宝贝。”

  中年男人摇了摇头,回复他一个自信的眼神。

  “嘶~”

  他还是觉得不保险。

  已一敌十八,就算是金丹境卡牌也会有压力吧?

  结果却是打脸,金丹卡牌不仅防御了所有攻击,还反杀了几个。

  强度直接拉满,甚至超模。

  这让那些结盟的修士瞪大了眼睛。

  如果这都拿不下和尚,那他们只能凑卡了。

  一位看似团体头目的尖脸修士喊道:“我这里有张土属性的卡!谁还有多的?我们一起合成土属性金丹卡!吊打臭和尚的电属性!”

  问话结束。

  众人无动于衷。

  不是不想出力,而是所有人都在打着小算盘。

  比如搞死和尚后土属性的金丹卡牌归谁?

  反正尖脸修士肯定不会交出去,到时候又是一个围剿循环。

  他们可没有条件这么玩,大部分修士最多就两张卡,还想苟到最后呢。

  场上也最多凑出土属性金丹卡牌,后续不可能再有了。

  到时候尖脸修士一家独大,再怎么联合也没用。

  沉默的石训当然是看出了这一点,所以手持念珠不动如山。

  虽然面目表情,声音却透出一股傲慢:“阿弥陀佛,几位穷苦施主莫要垂死挣扎,贫僧贵为佛子,自然是身怀数件宝物,输掉游戏,是施主们的宿命!就像庶民不得与天子同桌。”

  说完闭上眼睛一挥手,牌中人释放闪电,轻松带走两名持有土属性卡牌的人。

  做为本场的王者,他要把一切可能湮灭在摇篮里。

  要不是每次攻击都有十分钟冷却,他即刻屠杀全场。

  那两失去卡牌的人很快就被触手绞杀。

  结盟小团体终于不淡定了,你一言我一语的叫嚷着。

  “这死和尚欺人太甚!做为穷人我吸你家灵气了吗?凭什么看不起人?”

  石训眼皮微抬,冷冷的瞥了眼这位修士,算是将样子记上了,等会第一个杀。

  有修士继续说道:“这破游戏根本不公平!凭什么拿宝物换卡牌!?”

  “对啊,那死和尚太有钱了,上来砸三件宝物换了三张同属性筑基卡牌,我搭上本命飞剑才换了两张筑基卡牌。”

  眼看时机成熟,尖脸修士提议:“再这么拖下去咱们输定了,有什么压箱底的宝物赶紧掏出来!合成金丹卡牌是最后的希望!我先打个样!”

  只见他从纳戒里掏出一株惨白的人参。

  “这是...雪参!”

  有识货的人立马就看出了,这是一株极品雪参,冰系灵植中的翘楚,堪比冬雪莲。

  “那我也拼了!”

  噌!

  一声剑鸣。

  一位修士掏出了本命飞剑。

  “我跟了!”有修士一脸肉疼的掏出一瓶丹药,“这是我最后的宝贝了,原本用来送礼的。”

  除了这三人,其他修士没有掏出宝物,或许是真没了,又或许是在隐藏。

  不管怎样,反正天花板垂下的触手抓住了这三样献祭的宝物。

  除了那柄本命飞剑发出悲鸣后挣扎几下,过程很顺利。

  直接降下了一张土属性的金丹卡牌。

  那卡牌悬浮在三人中间,牌中人是浑身结扎的肌肉猛男,扫了一圈,最指了指尖脸修士,选为主人。

  剩下两个倒霉蛋则是被触手绞杀。

  “嘿嘿,这可不能怪我,都是卡牌的选择。”

  尖脸修士虽然喜上眉梢,眼神却待放杀意:“臭和尚,我们该来一决胜负了!”

  石训看都不看他一眼,只对着牌中人问:“怎样?有把握吗?”

  中年男人惊慌的摆了摆手,指了指对面,又做了抹脖子的动作,意思是打不过。

  看来属性相克才是制胜关键。

  “哎,阿弥陀佛~”石训面上苦涩,缓缓抬起拿念珠的手,声音微微颤抖:“献祭,佛舍利!”

无柄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