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谈异仙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25章 霸霸

  这波是石训大出血

  佛舍利贵为白显寺三品法器,是德云大法师火化后爆发出来的无量功德,退可御诡,进可湮邪,现已被触手收走,换成了金丹卡牌。

  “我佛慈悲,万物有灵。不动众生,我不动佛。舍利一现,护世周全。”他低声微吟。

  卡牌落于桌面,牌面左上角刻着一片翠绿树叶,树叶上是一位头戴花环,精灵般美丽的女子。

  尖脸修双目圆瞪着,“你居然还有宝物可卖?”

  语气里既有对石训出手阔绰的震惊,也有对于木属性卡牌的绝望。

  从石训献祭念珠开始,他的失败已成定局。却还是垂死挣扎道:“指令!天崩地裂!攻击1号!”

  土属性牌中人双拳砸地,开裂的地面出现一条深邃裂痕,快速蔓延向石训。

  “哼!雕虫小技也敢班门弄斧?”石训发号施令:“指令!枯木逢春!防御反击!”

  精灵女子双臂抱胸,额头亮出绿点,至上而下,开出花瓣。

  无数青藤在她脚下蔓延,轻松阻隔大地的裂痕,缝合伤口一样向前推进。

  灵活的青藤,就像一根根尖矛,狠狠插向大汉,只几个呼吸,大汉便被吸干所有生气。

  随着卡牌从底部开始慢慢自焚,尖脸修士眼看是活不成了。

  他的双手猛然一动,竟然念起了咒语。

  “五行法!青…”

  话还没说完,他的嘴被触手堵住,带着怨与恨,和没念完的咒语,被活活勒死。

  “哈哈哈哈!”

  石训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游戏结束了,贫僧现在就开始超度你们!”

  众人咬牙切齿,躁动着呐喊:“和你拼了!”

  也不顾游戏规则,直接念咒轰炸。反正横竖都是死,还不如拉下和尚当垫背。

  不得不说,当十位以上修士共同施法时,就会引发天地异象,并在这天地之中凝聚出一道众心所向的虚影。

  就像这一次,所有人的怒火,化作了一头狰狞的黑斑虎,那是一头由怒火凝聚而成的庞大身躯,周身缭绕着黑色的怨气。

  “死!”

  它嘶吼着,喊出众人灵魂最深处的共鸣。

  浑身肌肉线条凸显割据,像是远古走出的大理石雕塑,带着狂暴如巨象般的气势,朝着石训碾压而来。

  那些拼死一搏的修士纷纷口吐鲜血,爆发出巨大的力量,势必拿下死和尚。

  “阿弥陀佛。”石训声音中正平和,好像那头黑虎不是奔自己而来。

  虽然表面波澜不惊,但光头上却蒙了层细汗,心里还突突的。

  他在赌,赌规则的惩罚快虎一步。

  可惜,猫科动物主打的就是快!甚至比身后的触手更快!

  只几个呼吸,巨大的虎爪跃然眼前。

  “去见你的佛祖吧!臭和尚!”

  那磨盘大的爪影笼罩之下,他的头颅像颗待拍的小香瓜。

  石训望着漆黑的天花板:“贫僧是佛子!贫僧还有很多宝贝!不管你是什么东西,快救救贫僧!”

  他瞪眼欲裂,声音粗细交织,完全没了高傲的姿态和看淡生死的佛门气质。

  因为佛子从来都是看淡别人生死。

  漆黑的天花板回应了他的祈求,丢下一只圆滚滚的小胖子挡在了石训面前。

  虎爪已迅猛落下,却不知怎得放弃了石训,转而带着滚滚黑怨和石破天惊的力量盖向小胖。

  小胖甚至没说一句话,被瞬间拍成肉饼。

  温热的鲜血和腥臭的内脏溅射四周。

  黑虎看着自己的爪子:“为何...会如此偏移...”

  它的身影忽隐忽现,团结施法的修士们东倒西歪,灵力和生气被彻底榨干,大部分人已经成了干尸。

  却仍有小挫人在坚持,保持着灵力的输送。

  “一定...要杀了你!”

  黑虎撂下狠话,想奔跑,却狠狠摔倒。

  是卑鄙的触手偷袭了施法的修士,让那小挫人又死一波。

  随着一条条生命的逝去,它的虎目泛起死鱼白,壮硕的身体变得皮包骨头,原本的利齿悉数掉落,砸在地板上啪啦啪啦响。

  那些还幸存的零散修士勉强吃了口丹药,继续为黑虎输送最后的灵力。

  石训笑了:“看来贫僧自有福缘在体,尔等的僭越之举最后却是难逃一死!哈哈哈蛤!”

  逃过一劫的他举止疯癫,双眼布满红虫一样的血丝,天花板上持续垂下粗大的触手,仿佛无穷无尽。

  触手蹭过他身子,让脖子上的佛珠互相碰撞着,发出木料特有的声音。

  沉默已久的黑虎伏在地上,身体越来越透明,眼看是不行了。

  或许是被触手包围着,石训安全感倍增,步伐凌乱的迈向即将消失的黑虎虚影。

  嘴里念念有词:“知道吗,我在寺里从来都是说一不二,哪怕是住持和方丈也要给几分薄面,今天却被你们逼的如此狼狈!

  就不能好好去死吗?为什么要折腾?最后的结果不还是一样?

  你们的命能和我比吗?!见过什么叫万人朝圣吗!

  在你们眼里的所谓仙子,知道有多少想与我同床共枕吗!?

  破不破戒都是我一句话的事!

  可是我为了佛子的形象,每天忍受着佛门八戒!

  但是今天发生的一切,已让我没法回去从前了!

  都怪你们这群庶民!还有那该死的刀客和少年!

  是他们绑我进了这地方!又是你们让我破了杀戒!

  事已至此...说什么都晚了...

  现在,我只想好好品尝杀戮的味道。”

  说完,他走到一位苟延残喘的修士身边。

  那修士歪着头闭着眼,苍白的嘴唇颤动,听不清说了什么。

  脸上却挨了石训一脚,刚蒙蔽的抬起头,回答他的是重重一踢。

  鼻子破了,血液止不住的流。

  可怜的无名修士被石训拿来泄愤,一下又一下的踢着、踩着,修士连抬手去挡的力气都没有。

  一次次的重击头部,让修士逐渐没了生气。

  石训红着眼睛:“该死的庶民!我要踩爆你的脑袋!”

  咚咚咚的闷响声,带着他的恼怒和对未来的担忧,当他踏入黑云楼的那一刻,他就已经不是佛子了,破戒是必然的。

  此时的石训隐约有点疯魔,竟真将人脑踩裂,烂西瓜一样流出一地。

  准备去找下一位受害者时,却被触手猛的一拉。

  还没等搞清状况,眼前有黑光闪过。

  他看见了一条又细有窄的线,右半视野居然绽放出绚烂的七彩花,像是汽油滴进了眼里。

  石训捂着滴血的右脸,“该死!那孽畜还没消散吗?!”

  视野经过一阵“花屏”后,却是漆黑一片,刺疼和失明的恐惧让它异常愤怒。

  凭此偷袭,身形接近透明的黑虎,终于倒下了,化成点点灵气回归世界。

  黑色触手也蜷缩着,慢慢退回天花板,石训一屁股坐在地上,伤口止不住的流血。

  他低吟着:“小乘佛法,万般琉璃。”

  一咒念罢,血止住了。

  他放下手掌,露出一道狰狞的伤口,从眉毛延申至嘴角,失去的那部分肉,被透明的金光填充。

  原本清新帅气的脸庞,被这道伤疤尽数毁去,现在多了层狠厉与毒辣。

  还没等他稍有喘息,背后响起一道稚嫩的声音:“喂,和尚,说好的宝贝呢?”

  刚才被拍成饼的小胖,现在却完好无损的站在他身后。

  石训扭头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道:“你不是死了吗?....好吧,贫僧不多问,首先得谢谢你救了我,但是...贫僧已经没有宝贝了。”

  小胖挠了挠头,“那你刚才是在骗我?”

  “并没有,贫僧说话算数,只要小施主能让贫僧回去寺里,宝贝还有很多。”他尽量让声音显得平淡。

  “那好吧,不过我得跟着你回寺,防止你逃跑。”小胖伸出食指扣了扣鼻子。

  石训用充满意外的眼神看着他,“你不怕佛门?那里可是精怪邪祟的禁地。”

  “为什么怕?我又不是精怪邪祟,而且我也名字。”

  “名字?方便告诉贫僧吗?”

  “嗯嗯,我大名叫霸霸,小名叫父亲,外号叫爹,你看你喜欢喊那个。”

  如此清新脱俗的名字,石训还是第一次听见,扶额问道:“你是秘境中人吧?怎么能去外面的世界?”

无柄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