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谈异仙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26章 幻境1

  小胖不以为然道:“除了白叔,我们这些小孩都可以自由出入秘境,其他人就不知道了。”

  “好吧”石训起身,“我准备离开这个地方,你跟我一起?”

  他已经厌倦了此地,宝物什么的,兴趣不大。

  “走!”小胖跟着他,嘴里念念不忘:“对了,我上次见过一种叫糖葫芦的东西,但需要钱,你能不能帮我买?”

  前方带路的石训面无表情,心不在焉的点了点头。

  一高一胖两道身影,聒噪的消失在三楼。

  ...

  未知地点。

  季伯常从上次的昏迷中醒来,雨水湿透了半边身子。

  衣袖黏在臂膀上,凉丝丝,裤腿也是,好像陷进了沼泽。

  他刚睁开眼睛,天空乌云密布,一扇大开的玻璃窗正在倒灌着雨水。

  狂风将雨点倾斜进室内,吹起潮湿的窗帘,破布一样飞舞着。

  大床上的被褥和床单迎风掀起了一角。

  靠窗那一半,躺着通体漆黑的郄丸。

  侵水的床垫被郄丸压出一道明显的凹痕。

  沉稳的重量让人觉得心安。

  刀鞘上沾着颗颗水珠,被季伯常一把抓在手里。

  他压抑不住情绪:“这里是...蓝星?我回来了?”

  欣喜只存在一瞬间,手中的郄丸,向他证明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待他关上窗,室内安静了不少。

  耳边听着沉闷的雷声,抬眼望向室外的景色。

  是熟悉的繁华都市,有高楼大厦,然后车水马龙。

  对面楼顶上的明星广告牌闪着霓虹灯,脸看不清,只知道梳着中分。

  的确是是记忆中的蓝星,难道是秘境的新花样?

  他深知自己正处在黑云楼内,眼前的一切都只能是幻觉。

  思考的间隙,云层中的闪电纷至沓来。

  雨点汇聚成线,立即下起倾盆大雨。

  屋外的视野逐渐模糊,只能看见几朵涣散的彩光。

  既然无法再留恋往日故乡,他便开始打量起屋子。

  首先是席梦思大床,床旁边是小圆茶几,上面放着摊开的笔记本,茶几旁是两张成对的靠椅。

  往前就是狭窄的玄关,鞋框、衣架,还有卫生间。

  “这是酒店房间?”

  为了不显沉闷,他自言自语。注意力被笔记本吸引,上面写着几行字。

  【雨点应风萧飒,锻打梁上屋瓦。

  冷风凉雨,化作一盏冰茶。

  透着半开的窗,沏进亵渎之人的心房。】

  “这是在说我吗?我确实是被雨水淋醒的。”

  还没等他确定这三句话的意思。字迹飘飞,消失不见。

  下一秒。

  【你的味道和我很像,是静谧之海的子嗣?】

  新的句式像从水底浮起,带着花边的墨迹。

  “什么玩意?什么静谧之海?”季伯常挠了挠头。

  小字继续浮现。

  【不必回答,反正我也听不见。

  但我现在需要你的帮助,这关系到你是否能脱离幻境。

  这家酒店的住户千奇百怪,不必理会,你只需要除掉所有敢挡路的家伙就行。

  然后来地下停车场,杀死看守,放我出去。

  一定记得带上笔记本。我会不定时与你沟通。当然,是我单方面沟通。】

  读到这里,小字飘飞消散,像是扬起的风沙。

  他貌似找到了通关的方向。

  但是出门之前,他需要换衣服。避免又湿又冷的卫衣继续贴着皮肤,让人难受。

  来到玄关,对着立镜脱掉湿透的卫衣,看着镜中陌生的自己。

  长头发,黑眼眶,立体的脸庞因为体脂率低而棱角分明,高挺的鼻梁有道结痂的伤口。

  眼仁里白多黑少,透着狠厉的气质,浑身流线型的肌肉让他看起来很笔挺,如同蓄势待发的利箭。

  拿起衣架上的黑色冲锋衣穿上,戴上兜帽,腰间挎着郄丸,浑身散发危险的气质。

  “该出发了。”

  他抽出房卡,电闸自动跳起,房间陷入黑暗。

  白色房卡上浮现荧光笔书写的红色数字,909。

  拉开房门,走廊外一切正常,白昼灯的亮度也很足。

  地面铺着方块花纹的毛地毯,踩在上面发出沉闷的脚步声。

  因为他的房间在走廊的尽头,必须往外走才能到达电梯口。

  脚步声回荡在狭长的空间,经过拐角处的901号房,他来到了电梯口。看见控制面板的显示屏上显示着01。

  伸手按下B-1电钮,显示屏上出现向上的箭头。

  略过123楼,层数到4楼时停了一会,应该是有人按乘。

  这让他皱起了眉。

  虽然心里很在意电梯停滞的时间。

  但还是耐不住寂寞,随便打量起四周。

  旁边的安全通道门户大开,露出漆黑的空间和向下的阶梯。

  “都什么年代了?还走传统楼梯?”

  不知怎么滴,卷舌音有点重。

  此时的9楼走廊。

  天花板上的白昼灯洒下无暇的白光。

  908号房的门不知何时开了一道缝。

  静谧的走廊上,飘扬着手风琴的欢快乐章。

  那略带颗粒感的音质,佐证了老式留声机的存在。

  门被彻底拉开,里面探出一根银质手杖,在灯光的照耀下闪出白光。

  一位两鬓斑白的大叔走出。

  嘴里叼着木勺一样的烟斗,菱角似的胡子遮蔽了上嘴唇,但被打理的十分干净整洁,

  黑色西装烫的板正,高礼帽上插着白色羽毛,身后披着分叉的燕尾。

  他低头看了眼机械手表,上面有四根指针,分别指着大太阳、大弯月、小满月和小星空。

  “哦!我的上帝啊!舞会要迟到了!”

  绅士大叔的声厚重低沉,迈着大步走向电梯口。

  叮~

  提示音响起。

  一楼的电梯上来了。

  想起刚才4楼的搭乘,季伯常开始戒备。

  左手用力握住刀盘,一双三白眼凝视着电梯门。持续保持右手放松,以便快速拔刀。

  反光的不锈钢大门缓缓开合。

  电梯间正在低头玩手机的美丽女士抬起了头,瞳孔微缩。

  眼前的陌生男人吓了她一跳,心中泛起阵阵害怕。

  男人的个子高她一头,乱糟糟的头发几乎遮盖了眼眸,稍微驼着背,气质阴郁锐利。

  可那兜帽下的双眼依旧能穿透出凌冽的光,用力握刀的手开始泛白。

  那把略微弯曲的黑刀给她一种扎实的厚重感,可以一刀把人劈成两半的那种。

  但是,住在这栋酒店的人,都不是等闲之辈。

  她壮着胆子问道:“那个...能不能让我过去?”

  噌!回答她的是利刃出鞘的声音。

  一道寒光闪过!!接着是剁骨劈肉的声音。

  “啊!”

  女士尖叫着,手机摔在地上,屏幕裂成蛛网状。

  脚软倒地的她,看见了陌生男人劈开一只人型生物的脑袋。

无柄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