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谈异仙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27章 幻境2

  地上躺着脑袋开两半的生物。

  血液和脑髓汇聚成溪,沿着地板砖的凹缝进行笔直的延伸。

  季伯常收刀,俯下身来仔细观察。

  发现这生物没有手臂,下半身只有两条葡萄藤一样扭曲枯瘦的腿,上半身全是褶子肉。

  老人躯体?不,感觉更像是烘烤失败的千层饼。

  “噗~”

  他被自己的想象力逗笑了。

  虽然这位死去的生物没有做出什么威胁的表态。

  或许是因为季伯常手快,赶在怪物展开攻击之前劈死了它?

  “你没事吧?”

  他扭头看向一旁的女人。

  “你别靠近我!”女人满脸惊慌,连滚带爬的逃出电梯,高跟鞋都跑掉一只,似乎很怕他。

  算了,抓紧办正事要紧。

  踢开挡路的尸体,两步跨进电梯,按下关门。

  在电梯门即将关闭的时候,一根白银手杖探了进来,将门顶了回去。

  “抱歉”

  一位留着胡子的老绅士沉声致歉,站在季伯常身前,按下4楼电钮。

  寂静的空间中,弥漫着沉默的味道。

  季伯常上下打量着对方宽厚的背影,还有那根纯白银的精致手杖,上面雕着各种蜿蜒的花边,底部是尖锐的锥形。

  似乎能感受到他的目光,老绅士将手杖收了收,“门外的怪物是您杀死的吧?您保护了那位美丽的蓝毛衣女士,世界会为您感到骄傲。”

  对于老绅士的没话找话,他很有礼貌的回答:“不,我只是单纯的手快,那怪物说不定和女人有什么关系呢,我这样,算不算杀死她的...小宠物?”

  这话不算他在胡咧咧,一个胆小的女人不可能老老实实和一只怪物同处于电梯内。

  “这...”老绅士沉思了一会回答:“这也属于正常,经过几天的观察,我发现楼内的住户都不简单,那位女士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也能说的过去。”

  两人谈话期间,电梯来到了三楼。

  即将到站的老绅士递过来一张硬卡片:“我们相识一场,也算缘分,这是我的名片。”

  季伯常伸手接过后瞥了一眼,发现上面只有一串名字【格内罗·林登】。

  但是季某人可没有名片这么正式的东西,想自我介绍,但又觉得没必要,索性沉默着不说话。

  电梯内又陷入了令人尴尬的寂静。

  他扫了眼控制板,发现层数卡在三楼不动了。

  “怎么回事?”格内罗狂按4楼电钮,然而毫无反应。

  又等了两分钟,电梯还是一动不动。

  季伯常走上前按下开门键,准备去走传统楼梯。

  门开了。

  外面的景象不太像是正常酒店的风格。

  狭长的走廊无缝对接电梯间,因为没有灯光,一眼望不到头。借着电梯的光源,可以看见水泥地面布满了灰尘。

  “这是...消失的三楼!”格内罗握紧了手杖,蓝眼睛里透出些许恐惧。

  事发突变,季伯常握紧了手里的郄丸,闭眼,将意识沉入心海,发现这具身体根本没有脉轮。

  摸了摸脖子,果然,风之吊坠也不存在。

  他现在只是一个身手矫捷的普通人。

  做为普通人他,开口道:“你知道这里的情况?说说看。”

  “哎”格内罗伸手扶了扶帽子,开始娓娓道来:“我在这家酒店住的时间比较久,听过一些都市传说。

  梅林酒店有一个消失的楼层,他和现实世界的三楼重叠,没人知道里面是个什么情况,进去的人,从此消失。

  原本还以为只是无聊的故事,没想到是真的。”

  “原来如此”季伯常揉了揉下巴,“我觉得咱们得进去看看,反正电梯也动不了,倒不如去找找有什么出路。”

  当!

  手杖凿向地面,发出钝器特有的声音,格内罗朗声说道:“您说的有道理,我佩服您的勇气,就让我来带路吧!”

  “请吧”季伯常也不客气,握着郄丸跟在老绅士后面。

  他宽大的背影像是一堵门,在这狭窄的走廊里向前推进,肩膀几乎贴着墙壁。

  这里应该没有装修,四周都是水泥,季伯常心有所感,回头看去。

  那略带光亮的电梯此时就像黑夜里唯一的电话亭,随着脚步的深入,而渐行渐远,最后缩成指盖大的光点。

  “我们到了新地方,很宽敞,还有...老鼠尸体?”黑暗里传出格内罗低沉的声音。

  季伯常皱着眉,因为他什么都看不见,周围黑的像是被人蒙了眼。

  “这里这么黑,你怎么知道有老鼠?难道你能看见?!”他紧张的差点拔出郄丸。

  前方再次传出格内罗的声音:“抱歉,忘了把这个给您,记得戴脖子上。”

  一件冰凉的硬物被塞进季伯常的手中,凭着手感,应该是串十字架。

  等他将首饰挂上脖子后,视野像是开了照明,色彩和空间都很正常。

  此刻终于看清黑暗中的景象。

  四四方方的水泥空间,没有窗口,落灰的角落里躺着一副完整的骷髅架,脚踝处锁着镣铐,另一端连着墙壁。

  骷髅的头扁平尖锐,像是抓阄的人手,侧边是黑洞洞的眼眶。

  下半身除了腿骨,还有长串分断的细骨。

  “这是老鼠人?”

  季伯常发出了疑惑,格内罗摇了摇头,表示不清楚。

  两人只能继续往前走,发现这里的结构是“串”字形的。

  经过狭窄走道,又来到了一处新的空间。

  这里比上一间大不少,天花板上吊满了虫蛹一样的黑色塑料袋,里面不知道装了什么,总能渗出腥臭的黑色液体,滴蜡似的落在地面。

  他们前进的路,已经被这些吊起的东西挡住,想过去,只能爬行,或者硬挤出去。

无柄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