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看春秋纵战国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一百五十一)嬴政亲政

  公元前247年,年仅十三岁的嬴政继承秦国君主之位,即秦帝嬴政。

  嬴政继位后因为年幼,而没有执掌秦国国政,而是由相国吕不韦、王太后赵姬和各大臣们一起执掌朝政,虽说是一起执政,但可以说是相国吕不韦一人执掌政权。

  文信侯吕不韦之所以能在秦国连续的执政,得益于他曾帮助秦庄襄王成功继位,在秦庄襄王在位期间,文信侯吕不韦又屡建功勋,使自己在秦国的势力更加稳固。而在秦庄襄王去世后,因为文信侯吕不韦和秦帝嬴政的母亲赵姬的特殊关系,更是被秦帝嬴政尊称为“仲父”,使得他继续执掌秦国朝政。

  吕不韦虽然继续执掌秦国,但他时刻也担心着自己和赵姬的关系,特别是随着秦帝嬴政逐渐长大,吕不韦的担心更加强烈。吕不韦为了撇清自己和赵姬的关系,亲自为赵姬物色了一位男宠嫪毐(Lao ai)送给了王太后赵姬,赵姬在得到嫪毐后,对其非常的宠信,也就渐渐放过了文信侯吕不韦。

  嫪毐得到了王太后赵姬的宠信,很快便在秦国形成了自己的势力,并且开始参与国政。国相吕不韦在赵姬的示意下,将嫪毐封为长信侯,并将山阳(今陕西商洛市山阳区)分封给了嫪毐。

  嫪毐得到封号和封地后,更加的肆无忌惮,干涉秦国的大小事务,并和赵姬私通生下了两个儿子,赵姬为了便于生子,以风水为由到秦国的旧都雍地生子。

  嫪毐和赵姬有了儿子后,在秦国更加的骄横专权,还私自将太原郡分封给自己,并改名为嫪毐国,由此可见嫪毐当时的狂妄。而且嫪毐在秦国的势力也逐渐的力压相国吕不韦,俨然成为了秦国的最大势力。

  公元前239年,二十一岁的秦帝嬴政,正式举行了冠礼,标志着秦帝嬴政成年,也预示着秦帝嬴政将要亲自执掌朝政,这也预示着那些盘踞在秦国的政治势力,即将迎来最大的挑战。

  公元前238年,嫪毐和秦国大臣喝酒之时发生了争执,嫪毐酒后口出狂言大叫道“如今的秦王都是我的继子,你算什么东西?”这位大臣当时没有说什么,只是给嫪毐道歉赔礼,但等到酒宴散后,立即跑去向秦帝嬴政诉说此事。嬴政听后大怒,立即派人去调查此事,随着此事调查的深入,嫪毐越来越多的事情都暴露出来,任何一件事对于秦帝嬴政来说都是罪不可赦。

  嫪毐酒后和大臣发生争执,当时并没有在意,直到酒醒后才意识到自己酒后失言,他心中也是惊恐不安,在得知嬴政已经在调查此事后更加心惊。嫪毐为了制定应付秦帝嬴政的对策,召集自己的党羽商议此事,而商议的最终结果是发起叛乱,除掉秦帝嬴政另立新君。

  而嫪毐不知道的是秦帝嬴政早已有了清除党派势力的想法,只是还没有执掌朝政还没有证据,如今这两个条件都已经具备,自然也早早行动起来,更做好了一切突发事件的防备。

  嫪毐紧急的谋划着叛乱谋反,而秦帝嬴政也在时刻准备着清除党派势力,作为相国的吕不韦此时十分的清醒,知道他应该站在谁的一边,其实早在他选择和王太后赵姬撇清关系的那时起,他就做好了站在秦帝嬴政这边的选择,更何况嫪毐得势后的狂妄,让他也有了除掉嫪毐的想法。

  公元前238年,秦帝嬴政到咸阳郊外举行祭奠。嫪毐趁此机会联合自己的党羽,盗取了王太后赵姬的印章,调动宫中卫士和附近的县卫,对秦帝嬴政所居住的蕲(qi)年宫发起进攻,史称“蕲年宫之变”。

  早有准备的秦帝嬴政,带着护卫坚守蕲年宫,而在咸阳城内秦帝嬴政也早做好了准备,他任命了两位楚国公子作为领兵将帅,时刻准备着清除党派势力,如今嫪毐率先叛乱,那就不再需要搜集证据,仅此一条就可以将嫪毐一族全部斩杀。

  咸阳城中的护卫在得知嫪毐带兵围困了秦帝嬴政的宫殿后,由两位楚国公子和相国吕不韦为首,直接带兵对嫪毐发起进攻,很快便平息了嫪毐的叛乱。

  秦帝嬴政平定了嫪毐的叛乱后,车裂嫪毐示众,同时将秦国内的嫪毐一族及其党羽全部清除,连同嫪毐和他母亲太后赵姬生的两个儿子也被摔死。

  那两位楚国公子因为平叛有功,分别被封为了昌平君和昌文君,而吕不韦作为相国却没有早早发现嫪毐的叛乱,被免去了相国之位,由昌平君担任,秦帝嬴政的母亲太后赵姬则被发配到雍地。

  除掉了嫪毐,又将相国吕不韦免职,即使再傻的人也明白这其中的意思,那些曾经依附各党派的秦国大臣们,瞬间都臣服于秦帝嬴政的脚下,毕竟这个年轻的秦王在正式执政的第一年就铲除了秦国最大的势力,同时还免去了相国,这使得秦帝嬴政的权利瞬间集中起来。

  吕不韦虽然被免职,但他的封号还在,再加上他执政秦国多年,其门客无数,常年拜访吕不韦的人络绎不绝,这让秦帝嬴政十分担忧,以吕不韦的声誉,再加上他对自己父亲的功劳,担心他再次成为一方势力。

  公元前236年,秦帝嬴政为了防止文信侯吕不韦成为祸患,便亲自给吕不韦写信道“你对秦国做出的功劳,秦国没有忘记,不仅给了你封号,还有封地,如今我再分封一块蜀地给你,你现在已经不再为官,你就带着你的家属去蜀地生活吧。再者你和秦王室有什么血缘关系,而自称秦王仲父”。

  吕不韦看到秦帝嬴政的信后,前大半看着还十分的欣慰,但后面的一句话让吕不韦心灰意冷,他知道秦帝嬴政的目的,自己已经成为了秦帝嬴政心中的芥蒂,那自己无论走到哪里都将成为秦帝嬴政针对的对象,到时候还可能会连累到自己的妻儿老小,而能让秦帝嬴政彻底放弃对自己的针对,就只有自己的死了,最终文信侯吕不韦饮毒自杀。

  嫪毐和吕不韦都死后,秦帝嬴政开始了独揽大权,重用李斯、王翦等人,开始了吞并六国的行动。

嘻唔许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