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秦:自爆穿越后,始皇心态崩了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30.听说你要害朕?

  白洛确信,自己落入了嬴政的‘圈套’。

  “陛下,现在想走还来的急吗?”白洛看着对面不远处的嬴政,明知故问。

  嬴政脸色平静,但实际上满是奸计得逞的眼神已经出卖了他。

  “放心,朕会保先生平安无事,若不是没有好的人选,朕也不会让先生冒险。”

  啧。

  白洛还能说什么,只好想想以后能从哪好好坑一下嬴政。

  “陛下,胡七子与十八公子到了。”殿外一个内侍小跑进来一个,来到嬴政身旁,俯身汇报。

  还没等嬴政说些什么,殿外一道颇为妖娆的声音便传了进来:

  “陛下今日怎么有空来妾身这里了,妾身都没好好准备。”

  殿外站着一个美人,的确很美,在白洛见过的女人中,她足以排入前五。

  美人身着一席黑色长裙,身材丰韵,那对明晃晃的车灯有种刺眼的感觉。

  她的美与中原女子的典雅内敛不同,反倒是有些狂野。

  美人脚边还站着一个娃娃,七八岁的模样,身着华贵,粉雕玉琢的,一双颜色不同的眼仁足以看出他的不凡。

  原本嘴角含笑的美人看见殿内还有一人,笑容僵了一下后又笑靥如花,牵着小孩的小手走入大殿。

  “陛下,这位是。”

  来到嬴政身边,美人跪坐下,语气轻柔而诱人,目光也注视着白洛,对白洛充满了好奇。

  “父皇~”

  美人手拉着的小孩也软软的叫了一声嬴政,挣脱了美人的束缚,张开双臂朝着嬴政小跑去。

  “白洛,爱妃应该听过。”嬴政抱起小孩,语气平静,轻声介绍。

  “白洛?”

  美人回忆了一下,也锁定了一个人,有些惊讶的问道:

  “太子那位老师?没想到少傅居然如此年轻,实乃少年英才啊~”

  不出意外,对面的母子就是胡亥与他的母亲。

  白洛大概猜到了嬴政就干一些什么,他便顺着嬴政的意思,演了下去:

  “白洛见过七子,夫人容颜绝世,在下着实有些羡慕陛下。”

  “羡慕?”嬴政摇摇头,“先前先生可不是这么说的。”

  那是怎么说的。

  胡七子好奇,可也没有去问,笑容满面的看着嬴政怀中的胡亥,似是想到什么,脸上笑容瞬间变成了愁容。

  嬴政看了一眼胡七子,并未理会她,静静的等待着上菜。

  不多时,四人的用餐就已经上齐,白洛也开始认真吃了起来。

  “陛下今夜可要……”

  跪坐在嬴政身侧胡七子抱着胡亥,刚刚开口,嬴政便出言打断了她:

  “爱妃可曾与白洛见过面?”

  嬴政指了指吃的正香的白洛,语气听不出什么波动。

  “怎会,妾身久居深宫,怎么可能与白先生见过。”

  胡七子不知嬴政为何这么问,轻声说:

  “陛下这是何意?”

  “没见过,那就怪了。”

  嬴政放下筷子,眉头轻簇,看了看白洛,又看了看胡七子,颇有些意外:

  “可他说爱妃想谋害朕。”

  嬴政声音平静的几个字让胡七子娇躯一抖,原本满是笑容的俏脸瞬间充斥着震惊与畏惧。

  “先生……你……”胡七子看着白洛,随后看向嬴政,连忙道:

  “陛下莫要信了小人之言,臣妾对陛下忠心无二,怎敢加害于陛下?”

  “小人?白先生,你是吗?”嬴政没有理会胡七子,反倒是一脸好奇的看向白洛。

  那我肯定是了。

  白洛内心嘀咕一句,也放下碗筷,朝着嬴政行礼:

  “我若是小人,下次会将太子交于我。”

  “爱妃,他说他不是。”嬴政一脸无奈的看向胡七子。

  不是,哪有这么确认的?

  胡七子有些懵,一时间不知怎么应对,见嬴政脸色变得有些阴沉,小手轻握,连怀中的胡亥都顾不上了,爬到嬴政身前。

  “陛下明鉴,臣妾虽是夏人,但心归大秦,臣妾绝不可能加害于陛下!”

  夏人,匈奴人的自称,他们的祖先是淳维,属于夏后氏的后代,也就是夏朝人。

  不过这个说法不被中原认可,就像秦以前也被称为西戎,原因是什么……

  大概是太弱了。

  不过强了也大概率不会认可,毕竟文化差异太大,该叫你匈奴还是叫你匈奴。

  现在很排外。

  “朕就是说说笑,怎会怀疑爱妃。”嬴政轻轻拍了拍捏着自己衣袖的手,轻声安慰起胡七子。

  “真的吗?”胡七子到现在还没搞明白嬴政在想什么。

  “吃饭吧。”并未回答胡七子的问题,嬴政将她的手挪开,重新拿起筷子。

  胡七子满是担忧和恐惧回到自己的席位,感觉少了些什么,回头胡亥,这才反应过来将他重新揽入怀中,目光也顺势看向了白洛。

  不是,你还能吃的下去?

  看着正在大快朵颐的白洛,胡七子眼珠子都快等出来了。

  即便不知道嬴政在想什么,但她可明白,这种事被摆在明面上,必须是你死我亡的局面,白洛怎么吃的下饭的。

  他有吾想谋害陛下的证据?

  没有那可是欺君之罪!

  不怕死?

  就在胡七子困惑时,嬴政的声音传入耳朵:

  “年纪也不小了,还要喂饭。”

  “是,是陛下。”胡七子将胡亥抱了出去,朝着他指了指自己身侧的桌子。

  胡亥也明白母亲的意思,小跑过去跪坐下,拿起筷子吃起饭来,只不过那双异瞳却一直盯着白洛。

  白洛抬头看向胡亥,回以微笑,胡亥朝他咬了咬牙,似乎在警告什么。

  白洛没有理会,一本正经的吃起返。

  他看的出来,胡七子没撒谎,不过是自己久居深宫那句,她还不知道赵高被抓。

  嬴政似乎将这个消息隐瞒了下去,刻意没传入后宫之地。

  “先生可还愿意教教胡亥。”吃饭间,嬴政随意提了一句。

  ???

  胡七子本就忧心的脸又带上了疑惑。

  “这怕是有些困难。”白洛看了看还瞪着自己的胡亥,推脱道。

  “那先生可有婚配?”嬴政放下筷子,明知故问。

  “额……”白洛摇摇头,“还未。”

  “都弱冠之年了,还未婚配,朕像先生这个年纪扶苏都已经八九岁了。”

鲍汁捞饭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