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秦:自爆穿越后,始皇心态崩了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31.战争无人性

  接下来是闲谈,大多是嬴政向白洛提出问题,还有意无意的朝他女儿身上引。

  还谈到了攻打匈奴一事,也就是谈完这事后,胡七子带着一直瞪白洛的胡亥找了个借口离开。

  二人离开后,内侍和侍女就撤下了饭菜,上了酒。

  白洛将话题转移到了军队上。

  “我认为要严格要求士兵,让士兵做到绝对忠诚,要做到指哪打哪。”

  “例如可以规定吃饭必须要在一刻钟内完成,听见击鼓声,无论在做什么都要立刻集合。”

  “这样岂不是就成了战争机器。”

  嬴政轻声问道,之前白洛提出的改革嬴政还以为白洛很反感这种,没想到现在又自己提出。

  “战争本就是反人性的,它不分善恶,只基于现实的,必须要从小事上改变士兵,否则军队不可能有战斗力。”

  白洛轻声道,严法不可行,但有时候必须要有严法,例如军队。

  白洛也不愿这样,可事实就是如此。

  例如三国的刘虞,各那个军阀不断掠民扩军的时代,身为幽州刺史的刘虞不仅仅不盘剥民众扩军,反而在幽州追求宽政减税。

  还劝导百姓种田,鼓励对外交易,支持老百姓开采盐铁矿取得收入,令百余万各地难民流亡至此,安居乐业。

  可他的军队呢,“虞兵不习战,又爱人庐舍。”

  还有差不多的,荆州刘表、益州刘璋、交州士燮,对民众都不错,可军队实力根本没眼看,接连被灭。

  现在虽乱世已经结束,可外敌依然未除。

  这也是白洛不改边疆的原因之一。

  什么叫爱民如子???战争胜利,让老百姓有个安定的生活,才叫爱民如子。

  反之,战争失败,让老百姓流离失所,那叫害老百姓。

  “给士兵高俸禄目的是什么,不是要养一群饭桶,是要让他们听从指挥,打胜仗。”

  这样才能最大可能的在战场上活下去。

  白洛内心暗道。

  听了白洛的话,嬴政略微点头。

  “朕会按照先生的意思办的。”

  这事他熟,只不过以前没想过用在军队上。

  白洛的目的达成了,提出这件事也是为了让秦国的军队变强点,精英化。

  秦国虽统一了六国,但它的军队很强吗?不见得,没有经过系统的训练,作战能力并不强,完全是靠着军功制上去的。

  如果遇到作战能力强的,再配上一个有本事的统帅,想赢极为困难。

  例如肥之战,李牧受任于败军之际,奉命于危难之间缺。依然大败士气高昂的秦国军队。

  军功制要有,但士兵的身体素质,作战能力也要提上去,否则只是治标不治本。

  还好嬴政听劝。

  白洛内心嘀咕一句。

  “匈奴每年会在九月到十一月中有一次祭天,这次的祭天安排到了十月末。”

  嬴政又轻声开口,目的很明显,正是刚刚提到的讨伐匈奴。

  “先生过些天就带兵去边疆吧……”

  顿了顿,嬴政又补充了一句:“路上小心。”

  “是要小心了。”白洛轻声嘀咕了一句,目光看着嬴政。

  他可很清楚嬴政今天刻意给胡七子说的话的目的,无非就是拿白洛钓一钓这后宫之中的鱼。

  嬴政虽是立了太子,但实际上皇后并没有立,但明眼人都知道扶苏的母亲定是皇后。

  可偏偏就有一些人,想搞一些事,但有藏着不敢直接动手,嬴政也懒得抓,就抛出个诱饵。

  显然,白洛就是这个饵。

  “此事过后朕封先生为……”

  对于拿白洛钓鱼这件事,嬴政也心有歉意,准备给出自己的承诺。

  “这倒不必,陛下只要派几个人保护好我的安全便好。”

  白洛却表现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都要上前线了,还怕这个?大军目标本来就大,想动手的可不止胡七子一个。

  来咸阳不过十天,可他树敌并不少,刺杀,迟早的事罢了。

  “先生……”

  白洛越这么说,嬴政心中就觉得愈发亏欠白洛,“行军途中,朕会让暗卫保护好先生。”

  他这么做也是迫不得已,后宫被大臣塞进来的人太多,朝堂上他还能分辨,但这可就有点困难了。

  白洛耸了耸肩,转移了话题。

  后面谈的就是一些事情的细节,例如学宫,还有各地税收,对六国如何更好管控。

  本来嬴政还想问问匈奴、东胡、百越等地以后该怎么规划,白洛拒绝了。

  还没打下来就想着怎么规划,并不好,有点好高骛远的感觉。

  不过期间白洛却想到了一件事,可以让匈奴更快溃败的事。

  谈完这些已经是下午了,白洛在嬴政寝宫用了膳才被嬴政依依不舍的派人送出了宫。

  马车是嬴政备好的,最高级别座驾,天子架八。

  堕落了。

  白洛指挥着两个侍女的按摩,享受着皇家待遇,可马车刚起步就停了下来,紧接着便是中车府令的声音传了进来:

  “少傅,治粟内史求见。”

  “李勤?”白洛坐直了身体,朝侍女挥了挥手,让她们停下,自己掀开了帘子。

  “治粟内史?你一直在等我?”看着脸色有些发白的治粟内史李勤,白洛有些惊讶。

  “没有没有,少傅不要有负担,我只是有些事情想麻烦先生。”

  李勤连连摇头,可饿的咕咕响的肚子出卖了他。

  “麻烦?我们都是秩二千石,属于同级,治粟内史有何事会麻烦我?”

  白洛轻声问,不过还是补充了一句:

  “只要事不大,或许我可以帮帮你。”

  “关于东胡一地的事。”见有戏,治粟内史李勤连忙开口。

  “东胡?”

  白洛略微点头,心中感叹的同时放下帘子,道:

  “上来说吧。”

  李勤闻言面露喜色,连忙上了马车。

  马车上除了白洛还有两男有女,好在车厢勾大,加上李勤也不拥挤,可白洛还是让他们直接回了皇宫。

  “先吃点东西吧。”白洛指了指桌案上的水果,轻声道。

  “不吃就不必谈了。”

  “不必……”

  李勤本想拒绝,可听见白洛最后一句话,到嘴边的话又改了:

  “谢少傅。”

鲍汁捞饭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