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秦:自爆穿越后,始皇心态崩了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33.墨家?发明家!

  “祖师爷,我当这个矩子不称职!”

  客舍里,墨家矩子跪在墨子的牌位前,语气颓然。

  遥想当年,“天下之言,不归杨,则归墨”可如今呢?道家已经成了秦朝治国之法,而墨家呢?日渐式微,甚至没什么人认识墨家。

  这是莫大的耻辱!

  本以为这次在白洛是墨家思想的追求者,谁知道竟是选了道家。

  “若是选我墨家,世间少了战争,岂不是造福百姓天大好事?”

  矩子想不通。

  这时,一个身着粗布麻衣的弟子跑了进来,向他汇报道:

  “矩子,少傅白洛求见。”

  “白洛?”矩子心中一喜,暗道难不成是回心转意了,连忙开口:

  “快,快请他……罢了,我亲自去。”

  说罢,矩子快步走来到客舍外,向着在外等候的白洛行礼:

  “不知少傅莅临,未能远迎,还望见谅。”

  正行着礼的矩子忽然有些唏嘘。

  若是搁以前百家争鸣那段日子,即便是君主见了各家掌门人都不敢怠慢,那时候的墨家矩子连君主都敢骂。

  而不是自己这样,见一个少傅亲自来迎。

  “见过矩子,在下登门拜访属实冒昧,应该是矩子见谅才是。”

  白洛也给矩子回礼,轻声道。

  见白洛如戏有礼貌矩子才好受一些,伸出手请白洛挪步。

  “此时间登门少傅莫不是有什么事情。”矩子也有些着急,还在路上就开口询问。

  “的确有一些,就是不知道墨家能不能帮这个忙。”

  白洛略微点头。

  有戏!

  矩子布满老茧的手用力一握,压下心中激动,连忙道:

  “少傅开口墨家自然是竭力试试。”

  已经来了房间内,白洛在矩子的安排下入座,目光打量起这个房间。

  “陛下有给百家安排住处,矩子为何要居住于此,有些过于……”

  后面的话白洛并没有说下去,因为这个房间着实有些寒酸,只有个桌案和简易的床,其他一律没有。

  “祖师爷立下的规矩,节用。”

  矩子笑了笑,如实回答。

  墨家反对铺张浪费,所以墨家在衣食住行各个方面都很差。

  “不得不承认,墨子的确是个伟人,可惜……”白洛先是肯定了墨家思想,后又故作惋惜。

  “可惜什么?”

  矩子连忙追问,墨家思想再好那也是接近两百年前的事,现在说不定的确有什么问题。

  “可惜墨家问题不小,若是不能改变,怕是要永远消失。”

  白洛不是危言耸听,墨家现在本就式微,但好歹还存在。

  可到了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后,墨家就消失在了历史的长河中。

  墨家思想没什么问题,但那是基于人人向善,没有争权夺利等问题出现的情况下。

  只能说墨家思想过于高尚,基本上不可能完成,跟何况它还认为人人平等,这种思想皇帝怎么可能接受。

  毕竟是屁股决定脑袋,为了自己利益很少有人愿意执行墨家思想。

  当然,这东西根本不可能完成,哪怕放到后世也不行,更别说这还是封建社会。

  “永远消失?”

  矩子没有惊讶,也没有对白洛所说产生愤怒,似乎并不意外,“祖师爷说过,墨家消失是正常的。”

  他也猜到了白洛并没有用墨家的想法,心中难免有些没落,自知自己信仰的东西会消失不见,可又无可奈何,这无比煎熬。

  “我可以让墨家存活下来。”

  白洛平静的声音让矩子心头一颤,他看向白洛,连忙行礼:

  “望少傅明示。”

  “思想行不通让你们改怕是也不愿意,那就从另外一方面入手,墨家除了思想,还会其他的不是吗?”

  白洛意有所指,墨家除了思想过于超前,其他方面可没有拉下。

  例如科学方面,希腊人芝诺提出过一个著名的悖论:阿基里斯悖论,墨子也有类似悖论。

  一尺之棰,日取其半,万世不竭。

  简单来说就是有一条线ab,从a端向b端前进,进到全长一半c,则斫去,剩余cb是全长的一半。再如前法取cb一半,剩为全长四分之一。

  如此取至无穷多次,最后必将到达线的最前端b。

  很明显,这是数学上的极限逼近原理。

  不止如此,墨子的小孔成像也令人熟知。

  《墨经》中还有几何学说,当然涵盖的几何内容不那么丰富。

  并没有古希腊欧几里得的《几何原本》那么完善,但成书时间要早很多。

  墨家虽崇尚和平,但实际上造出的武器可不少。

  例如“赣车”,攻城战车,覆盖有生牛皮,里面可以装载十人,推动它直抵城墙,可以挖掘破坏墙体,堪称古代坦克。

  还有连弩车,一次可发射数十支箭,而且造作手安全大大提高。

  还有由纯铁打造籍车,也就是电视剧里常见的投石车,说是古代大炮也不为过。

  这种东西还不少“云梯”云梯”、“悬门”、“橐”、“轩车”和“轺车”等等,现在打仗用的大部分来源于墨家。

  可以说墨家一直走到发明的前沿,也幸好他们喜好和平,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白洛找墨家的目的就是‘发明’。

  也是拯救墨家的办法。

  “少傅的意思……”

  墨家矩子也猜到了白洛想干什么,可却有些不愿意。

  “墨家发明武器的初衷不是为了攻城,而是为了守城。”

  “存在才能推行思想,墨家想要存活就必须拿出让皇帝心动的能力。”

  白洛也无奈,想让墨家矩子改变想法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他只能搬出墨家的生死存亡。

  “活下去才有希望,我也不想让墨家这般高尚的理念消失。”

  白洛又补充了一句,随后,道:

  “不过我今日来找矩子,也不是让矩子为我造什么有杀伤力的武器,只是一件小事。”

  白洛粘了粘酒水,在桌案上大概画出一个图案,在矩子有些疑惑的目光下开口:

  “我要一个东西,最好是铁做的,我叫它铁马镫,用于辅助士兵上马,此物要挂在两边,对骑马的速度也有提升。”

  “事成之后,我可以完成矩子的一个要求,只要我做得到,绝大部分的事都可以,如何?”

鲍汁捞饭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