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萨那的花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沉岛(上)

  “pio thre mior diro rnei。”溃病人在莉身前久跪不起,莉拢了拢自己身上的衣物。

  “erir。”翊莱夫斯完全听不懂他们之间的交谈,只知道莉说出这句话时脸上出现了惋惜。

  “pio thre。”溃病人再一次向莉行礼,消失。

  翊莱夫斯已经同莉在这个地方待上了一周,他夜晚能够看到军营那边升起的烟雾。

  西蒙他们从来没有离开孟加拉去往下一个地方,不过也没有人来过这个地方。他曾经以为那个对莉芳心暗许的莱昂或许会来瞧瞧莉,不过并没有。

  真是冷血呢。

  “你在想什么?”莉转身问翊莱夫斯。

  “没什么……只是在来这里的时候听说了你和莱昂的一些事情。”

  “莱昂?”莉用一种很奇怪的目光盯着他,不可置信里面掺杂着无法隐藏的厌恶,嘲讽里面又带着难过。

  “他是个龌龊的人,”莉说,“假意的喜欢只为让我跟随着他们征战。”

  “他们妄图将溃病的病原提取出来,成为他们征战的利器。”

  溃病—病原?且不说这个地方连基础的医疗器械都没有,这个想法是多么的令人作呕。翊莱夫斯无法想象这些溃病带给人的无尽的痛苦,被感染的人需要看着自己身上的一切被白色的蠕虫一点点蛀空。

  “疼吗?”翊莱夫斯又想起来那个溃病人的模样,总是看不清他的神色,但是他的服装就像是挂在一根线上——似乎已经被完全蛀空了。

  “是痛的,他们的神经还在他们就能感知到,如果他们感受不到痛了就说明他们离死亡不久了。”

  “那他们……”莉当然知道翊莱夫斯说的他们指的是绿篱墙后边的溃病人。

  “Nora说他们已经无药可医了,”莉低下了头,“他们的内脏已经被这些东西啃咬着。”

  “他与我说的是,他决定杀了西蒙,然后沉岛。”

  “沉岛?”

  这岛屿本就是在这里屹立着的,从文字开始的时候就已然存在,怎么可能会是说沉就沉的。

  “他们是神族的后代?”翊莱夫斯心里冒出了这个想法又觉得不切实际,神明……在他的印象中从来都只是人类编排出的故事。

  “鹲族是美杜莎的后人。”

  “那,那你呢?”连神明都需要对她保持着尊敬那她会不会是传说中的神明。

  “莱夫斯先生,我想你误会了。”

  “我只是个普通人,”莉说,“只不过是借以阿尔忒弥斯的外表在鹲族人眼中得到了尊敬。”

海空吟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