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萨那的花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紫水晶

  安尔戴琳转身便瞧见了他,她的脸上是不经意间流露出的幸福,尽管经过长时间的祈祷她已经变得十分疲惫了,当她看到翊莱夫斯时目光在他的身上久久不能挪走。

  翊莱夫斯义刚登上这艘船的时候,头发已经齐肩,胡子也有些长,活像流浪汉;现在他将长发洗净,用发绳绑了起来,胡子被甲板上的水手拿大刀刮过,嘴唇的周围还有着灰色的胡茬。翊莱夫斯义每次看安尔戴琳时眼睛都是亮的,这让安尔戴琳很是安心。

  “Ann。”

  他们已经回到了卡萨那的海域,莉将厚重的木门敲得梆梆响。莉又一次大喊,“Ann!”

  “哦!亲爱的,你到底在叫什么?”安尔戴琳将大门打开,她本来正伏在床上整理着鹲族的资料。安尔戴琳知道伏在床上翻阅书籍这种事情很不阿尔忒弥斯,可是这样做真的太舒服了,所以安尔戴琳总是会在反锁房门后伏在床上看书。

  “亲爱的,我有话要问你。”莉将手中的沃橘掰了一半给她,进门后顺手将厚重的木门关上,反锁。

  “莉,别在床上吃东西,哦!你最好别让那个汁水滴在我的被子上!”安尔戴琳急忙去制止。

  最终,莉妥协,两个人坐在了床沿边吃沃橘,船上的沃橘很酸,酸得两人得五官扭作一团。

  “你把紫水晶给他们了?”安尔戴琳刚登上甲板的时候莉就发现了。

  “是。”

  “那他们会成为鲛人吗?”鲛人是莉在外来的书籍中看到的,那是长着鱼尾的人类,他们生活在海底几万里的地方,在故事中他们的眼泪可以化为一颗颗洁白的珍珠。莉对鲛人总是充满了兴趣。

  “那最好不过了,”安尔戴琳回答。对于鹲族人的未来,她觉得几句短小的言语是无法去概括的,在更早的时候,安尔戴琳其实是可以让他们免于这场灾难,她还记得那天夜里卡萨那落了雨。

  安尔戴琳在雨夜惊醒,她拿上衣裳就准备坐船来孟加拉,因为她预见了,预见了一个民族的死亡。在她登上船的那一刻,谢尔明奈将她唤回,是个小女孩来找的她,那个女孩抽泣着说:“谢尔明奈的哮喘犯了,咳得整张脸都是涨红的,完全呼吸不过来。”

  安尔戴琳看了看船,船夫真在不耐烦的催促她,而小女孩则是死死地抓住她的衣角,泪眼婆娑。

  “走!”

  当安尔戴琳看着谢尔明奈穿着睡服正在阳台上浇花时她几乎要发火,谢尔明奈脸色红润,表情惬意,见到安尔戴琳的第一句话是:“亲爱的,你也睡不着吗?”

  安尔戴琳意识到自己被欺骗了,她立马意识到这是谢尔明奈的骗局,嬷嬷总是那么的狡猾。

  那次她闷坐在沙发里直到天明,谢尔明奈一句解释都没有跟她说。

  阳光变得晃眼,枝头的鸟儿开始啼叫。

  安尔戴琳明白,一个民族已经失去了希望,那份诅咒是不可逆转的。

  “亲爱的,人各有命。”谢尔明奈在某一次祈祷结束后对她说。

  “手里连木棍都没有的人被枪刀杀死也是命运吗?”安尔戴琳反问她。

  谢尔明奈将马蹄莲放在了白布的旁边,她说,“我知道对于你来说,这些东西过于残忍的。可你不能因为一时的心慈去害了那些本就无辜的人。在追求活下去这件事情上,没有对错。”

  安尔戴琳登上孟加拉的时候被眼前的人肉林惊呆了,她甚至不敢去看他们,看那些手无寸铁却被残忍杀害的人。

  她觉得自己起了恶念,她不愿意去原谅浦尔图人……至少她不愿意原谅在这个岛上的刽子手们。鹲族首领叫她“尊贵的神”时,她第一次为这种称呼感到羞耻,她没能将孟加拉的子民救起,她也无法宽恕杀人犯。

  安尔戴琳能做的,只是将那串传说中带着阿尔忒弥斯庇佑的紫水晶交给鹲族首领,希望他们真的能够被庇佑,在沉岛之后依旧能获得生命。

  “Ann,你是对的。”翊莱夫斯对她说,当他作为旁观者去观看这场“屠杀”之后,他体味到了人对于这种未知的压抑,或者在明了死亡是最终的宿命后的压抑。

  “什么?”

  “那些关于战争的,很多。”

海空吟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