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桀游戏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九 逃逸

  极微小的,朦胧的光从舷窗透进来,似乎让舱内变的更亮敞了些,实则没有,这是云野的错觉。

  一个四周密闭的空间,中间坐着一个看起来十五六岁样子的男孩,一头黑发,黑暗的环境下看不清他的面容。

  他的眼睛紧紧地盯着窗外,那是无数泛着瑰丽光芒的星空,五彩缤纷得闪耀着宇宙的神秘。

  当你看到这种绚丽的星空时,你要怀疑:你是不是喝多了。

  不过云野知道这里是游戏,一切正常。

  离开舷窗的视角,可以看到这是一个逃生舱,坐在里面的人就是云野。

  逃生舱原来正以一定的速度升空,离开地表。

  云野此时心中有些失望,逐渐地皱起了眉。

  “或许……”

  没等他看完,窗外的光景开始闪烁起来,以一种光怪陆离的方式呈现在眼前,让人怀疑自己的精神状态——而云野眉头舒展——显然,这种变化是他所期望的。

  “果然,只要离开这片奇奇怪怪的星空就好。”

  那片光景越发的炫目,逐渐的,云野什么也看不清了,整个人没入其中。

  再次张开眼,他发现自己站在一个很高的地方,脚下是透明的。可以看见原来发射逃生舱的地方,和他之前一起的人还在那里,就躺在平台中间,火焰般醒目的长发。

  云野没有过多关心下面,抬头,遂看见一个人,这人面部模糊,看不见五官,穿着一身西装。笔挺地站着,又且似乎能从他毫无一物的面部中感受到许多视线。

  整个人给云野一种虚幻的感觉,他的话也是:

  “你好,攻略者,接下来你有两个选择,一是就此结束,那么算作您已完成游戏;二是轮回到之前的时间,找到让两个人都通过的方法。但是在这种方法下,一切损失依旧由您自身承担,包括死亡……”

  “我选择第一种。”没等这个人说完,云野做出了回答。

  他选择抛下与他一同进行游戏的人,自己离开。

  机械般地,这个虚幻的人还在发言:“第二种虽然风险较大,但是以您的实力,在已经知道流程的情况下,一定能规避……”

  兀的,似乎能感受到惊讶的视线,然而这个不知什么东西确实是没有脸的。

  “好,恭喜您完成游戏,可以从通道离开了。”

  云野虽然有些疑惑,不过也可以当作自己的神经质,弃之不管。他转身走入“通道”。

  是的,其他人对他来说,不需要考虑,关键还是自己活下来。

  他还有更重要的人。

  另一边:

  遥望着那绚丽的星空,阿蕾塔只觉得怎么也看不厌。

  她很喜欢这片星空,比荒凉的现实更讨人喜欢。

  躺在这里,仿佛所有的烦扰都离去了,只余空寂和宁静。

  无可奈何地叹出一口气——不能再待着了,氧气含量正在一点点下降,如果他再不回来,她就会缺氧死在这里。

  “搞什么?等了那么久,两个人谁都没有消息?”她忽然起身,脸色凝重——那两人是不是刷了自己?

  这个想法刚出现,大地的震撼就从他们的方向传来,随后,一座通体漆黑的圆型物体缓缓升空。

  仿佛空间在震颤,那个东西没有像火箭一样喷火,却发出了这种动静。带着震撼,她看着那个东西离开这里。

  “?”到底怎么回事?一头雾水的少女赶紧往他们修飞船的地方跑去。

  远远地就看见那个棕毛举着枪,对着自己。

  “!”吓了一大跳,差点栽在这阴沟子里了,她反应极快,瞬间举起双手,举行了某国的见面礼。

  过了一会儿,那人还是没有动静,令她十分疑惑,你要开枪就赶紧啊?或者想要什么就说……“喂!你想干什么?”一边这么说着,她缓缓往前靠。

  然而,这样,对面还是没有任何动静。

  她靠近了一瞧,那人举着枪一动不动,好像被冻住了一样。整个人完全僵硬,不像清醒的样子。

  伸出手晃了晃,完全没有反应。

  推了一把,竟然直挺挺地倒在地上。

  掀开眼皮“原来已经死了”,她被稍稍惊到了。

  这人肚子凹陷,嘴巴又大张——不知道是饿死的,还是氧气低了后什么并发症死的。

  临死还举着枪,她的脑海中已经闪过了一种可能性——她毕竟不是傻子。

  果然,到处都找不到他的身影。

  看来他是不会回来了。

  她以为他会回来的,当她这么想的时候,才恍然发现,那个话不多的小孩从来没说过会回来,她也没说过……

  只是她擅自觉得他会回来。

  她哈哈地笑了起来,觉得自己有点傻。

  不过她一直这么憨憨的,冰原上的大家都这么说。

  很自然地,她站起身,开始思索:接下来要怎么做。

  如果他不回来,是否就说明,借助逃生舱离开这片地表就可以完成游戏,活下来?

  那么,她也学那个小子,找找有没有能用的载具。

  那个小子看起来比她还小上3、4岁的样子,他都能修好然后离开,她“凤凰“怎么就做不到了?

  走到原来逃生舱的位置,那里现在已经空出来了。

  她调起智慧的眼光,在周围扫视起来。

  这所谓的逃生舱,是一艘飞船的一部分,那么她直接把飞船开走不就可以了吗?

  然而令她失望也不得不相信的是,那一滩黑不拉几的破烂堆一样的大家伙就是飞船。

  “怪不得他不开飞船,飞船应该够载我们两个人的吧。”

  她决定试试把这艘飞船修好,总归有方法的——不然这局游戏岂不是必死一个人吗?

  勉力掰开舱门,走进去,意外地发现还算干净!

  这让她的信心暴增——说不定一开始的解法、路数就是这样——看来所谓的“全知者”确实如他本人所言名不副实。

  然而,看着那些还算认得出是仪表盘和操作舵的东西发愣了一会儿后,她才觉起飞船是多么精密的东西——她只要有一个螺丝钉的错误,就会死——还在这种没有对应工具的情况下……

  不过反正也只能硬着头皮往下了,还是要挣扎下的。

  拉下总闸,没有任何动静——看来能源就有问题。

  把能源箱的盖子卸下来,她继续发愣——看不懂。

  其实这次还真不能怪她了,毕竟游戏只是被叫做“游戏”,从来没有保障过所有人起码有一条路线通关。有的时候,就是束手无策。

  她都这么努力了……

  低下头,但是她还是不甘心地抿着嘴。

  已经能感受到呼吸变得稍微急促,她的时间不多了。

  “如果是那个人,他会怎么做呢?”他好像懂得很多。

  她想不出来——因为云野忙着干活的时候,她在躺着看星空。

  这星空确实好看啊!如果是某个人创造的,那么祂一定是位大师。简直就像会动的,会发光的油彩画一样!

  思绪飘开了,意识到后,她瞬间回神。

  她不会放弃。

  老办法,降低标准后,能否尝试?

  她看了能源箱,发现上面有几个突出的小灯泡,在拉下总闸后,灯泡可以正常的亮起来。

  各个操纵杆一顿乱拉,完全没有反应。

  把操纵台下面也卸了,里面的东西一团糟。

  从表面来看,这艘飞船无论在外面看,还是进到舱内,都十分完整。但是内部却一塌糊涂。

  再看到地面灰尘上的脚印,他来过这艘飞船!

  想来想去应该就是他从这飞船取走了一些元件,修好了逃生舱!

  可是,能源没有被他全部拿走,表盘上的条刚好到了一条线,右边画着星球和飞船的标志——她猜测是起飞能耗线。

  到达太空脱离重力环境后,就不需要能源了。

  “什么吗,这家伙特意留的?”

  飞船的导航系统完全损毁,各操纵杆都无法使用,这意味着飞船无法“被使用”。

  “不一定”她的思路越来越清晰:只要能起飞,就可以达成游戏了!之后的事情不用再管。

  在操纵台的里面翻找,里面确实似乎还算完整。

  出乎她的预料,里面的地板焊了一行字:“接通最中间两根可以发动飞船物理制动”

  这是……他留下的字迹?

  前面那句很好理解,她马上就可以离开了。物理制动是……?

  周围走动,她在门旁的发现了一个凹槽,打开来里面有个扳手。

  “大概……是拉这个就能刹车的意思?”

  她已经开始感到一丝沉闷,必须马上做出决断了!

  飞船的氧舱同样没有储备。

  嘎吱嘎吱地把舱门合上,可能“有些”不靠谱,她接通了刚才说的两根线。

  很沉稳地,飞船开始逐渐升空。然而不一会儿,脚下的地板开始高频地抖动。

  糟糕,飞船的飞控系统大概也是宕机了。

  她几步跑到那个“制动”拉杆前,做好准备。

  然而,或许是太过“老派”,这艘飞船似乎没有那么依赖飞控——它仍将就着升空了。

  眼前的光景开始变换:“他当初也是看到这副画面吗。”

  这些飞船的颤抖开始加剧,周围的场景开始变得虚幻。

  紧接着,这颤抖逐渐减小,外面绚丽的光景也黯淡下来。

  她知道自己已经到达外层的本土宇宙了。

  一颗灰白的星球上方的“夜空”中,出现一艘漆黑的飞船

  “直接就开着飞船出来了吗?和我预料的不太一样啊。”

  一片漆黑的宇宙,漠然渗透进飞船。

  她注意到自己的呼吸变得急促——留存的氧气要告急了——她得马上着陆。

  “怎么转弯?”

  她整个人傻住了,她打开操纵台的下面,把各种线接来接去,期望能碰碰运气。

  没有回应,整座飞船像是死掉了一样,坠入无垠的宇宙。

  “该怎么办?”她喃喃自语,低着头努力地思考。

  可惜不知道就是不知道,不是努力想就能更了解飞船的。

  这样情形,她非常的熟悉——又一次要面临死亡了。

  “如果……”

  ……

  她从兜里掏出最后一个耳麦。小型一次性维生耳麦,可以供给佩戴者一定时间的氧气,并且隔绝人体范围内的宇宙辐射和人体自身的热量辐射。

  随后,她敲碎旁边的窗户,大量的气流从空洞中喷薄而出,最后的氧气也告竭。

  飞船随着这最后的反作用力掉头,成功调向那颗有大量建筑痕迹的星球。

  随机的力道让飞船驶向完全无法预料的地方。

  一段时间后,进入大气层,并开始与加厚的大气剧烈摩擦。

  隔热板吸收了绝大部分能量,反作用到飞船本身。

  整个被压在飞船尾部,剧烈的颤抖和压力几乎要让她吐出来。

  用上全身的力气,来到他所说的“物理制动”拉杆那边,狠狠地拉下。

  飞船尾部传来沉闷的“隔隔隔”声,同时天花板打开了一个口子,里面掉下来一只背包。然后,再无动静。

  “这是……伞包?”

  这就是所谓的物理制动吗?关键她居然真的会信啊!

  没办法,一艘破船还能动,已经很奇迹了。

  她背上伞包,艰难地走到舱门口——等等:如果这不是伞包怎么办?

  没有等等,她跳了出去。

  它必须是!

  ……

  下方,一个熟悉的人抬起了头,并为他看到的东西露出震惊的表情

缘结斩界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