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桀游戏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十三 背景

  两人还是偷偷跟在颉的后面,以防他发现没有跟得很紧。

  灰色的世界,在云野的眼中,倒映出清晰的路径,通往那唯一有颜色的人。远远地跟在颉后面比他们想象的容易。

  颉走在路上,健步如飞,最后拐进了一个胡同里,暗淡门面上是一个暗淡的招牌:资质测试中心。

  然而,他没能走进去——几个人突然出现袭击了他。几个人的颜色是常见的灰色,衣着各式各样。

  颉面色讶然,一幅完全没料到的样子,随后迅速的沉静下去,又似是料到了的样子。这样迅速的表情变化过后,他被一拳击倒在地。

  “出手!”云野当机立断,虽然是没好到哪里去的黑暗跟踪狂却敢于做出光明的事情。

  阿蕾塔的响应速度很快,又由于是暴起伤人,直接撂倒其中一个,其他人马上反应过来,但手脚却比不过阿蕾塔的速度,她简直像是如鱼得水,在四面受敌的情况下腾挪自如,没有人跟得上她的节奏。

  云野在旁边稍稍补刀了几个被打到一旁没混过去的,然后把颉拉起来。

  “好巧啊,正好碰到你遇见麻烦,过来帮个忙。”

  云野这话是没有鬼会信的,但是颉点点头:“谢谢你们了”。

  他拍拍灰尘,淡定地站起来,但他的神色还没有完全回复到常态。

  “没想到他们竟然如此愚蠢,到了这种地步!”他带着愤恨地喃喃自语。

  云野皱了皱眉头:“请问,刚才那些人,您认识吗?”

  颉招了招手:“进来说。”

  进到那个门面,入眼只能给人一种空空的感觉。柜台上也没有人,那里摆放的物件显示着曾经是有人在此办公的。

  颉关上门,转过身,用冷峻的眼神盯着二人:“你们有什么目的?”

  气氛有些凝固,不过云野很自然地开口道:“我们不认识你,也不认识他们……

  不过,我们来这里的原因就是,‘感到好奇’。”

  “好奇?”这个答案完全出乎了颉的预料,他又看向了阿蕾塔,指望这个看起来眉眼飒爽的姑娘能给出更靠谱的回答。

  然而,阿蕾塔没有说话,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没读懂颉的眼神。

  看着云野清澈的眼神,颉叹了口气:“罢,我纠结那些干什么,你们救了我,我应该和你们解释的。”

  进入主线了!云野心想。

  颉从后面搬出来两个凳子,然后自己坐在柜台后面,双手托首,进入了回忆。

  “你们对外星开拓有什么了解?”

  看着两人不语的清澈眼神,颉点点头,没有其他情绪:

  “我来介绍一下,一直到2140年,我们一直在进行外星的开拓,注意,这里的外星,都是指对未知域的外星进行开拓。”

  “简单来说,我们的工作就是增加稳定区外的开发区的范畴。”

  云野点点头,这是历史的一部分,他暗自思忖,不过历史上也只是一笔带过。

  “但是,”颉继续说道:“也就是2140年,这项活动停止了。”

  “太危险了?”阿蕾塔问道。

  “不是,开拓者很危险从来如此,没有人关心,损耗率很高就是这个工作的特点。”

  “最重要的原因,从2130年开始,一些公司开始发现,这样的开拓不能再给他们带来足够的利益——简单来说,入不敷出了。”

  “这样一个趋势逐渐扩大,一直到2140年,几乎所有公司都停止了探索活动。”

  “社会上大部分人表示理解,这样危险又无回报的工作确实难以坚持。”

  “如今,我所在的公司已经是最后一家,我也是最后的一批探索者了,而这也不过是公司集合最后的资源,舍不得浪费,所以拼凑出来的一次探索而已。”

  颉的眼神冷漠,不像是在说自己的事情:“有的人对这次行动不太满意,连这种‘浪费’也不能容忍,看来,他们决定然我‘出点意外’来避免这次‘浪费’。”

  云野静静地听到现在,发出了疑惑:”没有人有疑惑吗?探索外星球,显然不止经济上的意义吧?”

  颉摇摇头,只是面无表情地出声:“人类逐渐失去了探索的热情,畏惧于宇宙的冰冷与荒芜。”

  一时沉默,云野也不知道说什么了。他很想去质疑这句话,但话到口中又咽下去:他的话语注定是无力的,也是没有意义的。

  颉看到二人没有声音,又问道:“还有人有疑惑吗?”

  阿蕾塔看了看云野,然后两人都没有反应。

  “那么,既然你们能站出来帮我一次,不知道还愿不愿意再帮帮我。”这样沉重的一个人,他怀着期许的眼神看向两人。”

  “具体是……?”

  颉微皱眉头,看起来接下来这件事才是他的心头最关切的问题:“那些不能容忍这次探索的人,他们用了各种手段,轻易地就让我同行的队员放弃了这次行动,而如今,我孤身一人,这个计划也大概率要搁置了。”

  “但是,如果,你们可以成为我的队友,那么,这个计划就有继续的可能。”

  阿蕾塔突然发问:“为什么?有种随便找了个人就可以继续计划的样子欸?”她死死盯着颉,眼神没有话语那样的和谐。

  颉却放松地往后座靠下:“你说的对,但其实没有那么随便——因为比起‘能力’,是否愿意这个条件更难满足。”

  他讲的很好听,但言下透露的意思就是他已经山穷水尽了,已经在指望“抽彩票”了。

  “如果我们同意的话,接下来需要做什么?”

  “你们需要接受一定的测试,毕竟探索的危险性极大,同时对人的心理要求也极大。以前应该还有‘训练’环节的,不过现在来不及了。”颉的回应几乎是一瞬间就给到。

  云野回头看看周围灰暗的世界,再看看这个强撑着不显露那一丝颓然的男人,那唯一带有色彩的人,他知道,他们已然走在主线上。

  阿蕾塔点点头,伸出手:”认识一下,我叫阿蕾塔,他叫云野,我们会帮你的。”

缘结斩界 · 作家说

说说是很容易的,但很多时候,连说出来都困难,我必须先突破“决定”,然后再坚持下去,去付诸我的“说“……

但其实,没有更多的东西了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