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眼噬心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十六章阵界

  “我们好像被困在这片森林里了。”

  雷擎停下脚步环顾四周,“我们又回到了刚刚走过的地方。”

  “不对呀。”

  雨若涵诧异的说:“枫源和枫胜两个重伤的人不可能还有这个本事。”

  “未必是他们做的。”

  雷擎走到一颗大树前,伸手按在树干上条藤蔓从他的掌心伸出刺进树干。

  “嘎嘎。”

  藤蔓缓慢地蠕动着,雷擎的神情变得越来越凝重。

  “阿擎怎么了?”

  看到雷擎脸上越发凝重的神情,雨若涵的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上,她很清楚一旦雷擎露出这样的神情意味着什么。

  “可恶,他们竟然会用阵法。”

  雷擎收回手警惕地看向四周,“若涵,我们必须马上找到阵眼破阵,不然……”

  “咕噜、咕噜。”

  忽然,一阵怪异的脚步声传来,雷擎看到一群身形怪异的人正摇摇晃晃地朝着他们走来。

  “这雷声不太对啊。”

  外面雷声阵阵,江掩走到窗前,“蒙标现在几点了?”

  “额,应、应该晚上七点了吧。”蒙标迟疑片刻后说道。

  “不对。”

  江掩忽然想起了什么,低头翻找衣兜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了一只怀表。

  “现在应该是晚上九点才对。”

  “不可能。”

  蒙标笃定的说:“我们到达芝县是下午一点,到达三康村是下午四点。从进入三康村到现在也就过去三小时,现在不可能是晚上九点。”

  “是吗?蒙标,我曾经教过你有时候你的眼睛会欺骗你。”

  江掩收起怀表缓步走到屋子的大门前伸手推开大门,一股狂风夹杂着雨水从屋外砸进来,江掩发现雨水打在自己身上竟然直接化为了一股轻烟。

  “果然如此。”

  站在门前,江掩又在脑海中仔细回忆了一遍进村后发生的事情。

  “坏了,我们上当了。”

  “桀。”

  突然,一个怪异的黑影从屋顶跳下径直袭向夏蜚。

  “小心。”

  江掩立即一个箭步挡在夏蜚身前右手往前一挥,一道红光将黑影斩断。

  “噢。”

  黑影倒在地上痛苦的扭动着,借着微弱的光芒江掩看到黑影似乎是一个男人。但是他身形扭曲,而且从被斩断的伤口处流出来的不是血是一根根稻草。

  “呜。”

  黑影的身体发出一声异响,紧接着他的身体迅速愈合,从地上跃起。

  “嗞。”

  江掩随即一掌打在黑影的胸口上,瞬间一条条血管将黑影包裹住,黑影的身体顷刻间被无数血液吞噬。

  “枫源的人皮草人。”

  蒙标看着地上黑影留下的残渣,“可是枫源已经被队长你打伤,他可能还能操控稻草人攻击我们。”

  “不是他。”

  江掩摇头道:“我们忽略了一个重要的细节,整个三康村其实是一个大阵,我们现在被困在这个阵里面了。”

  “大阵?什么大阵?”蒙标问道。

  “队长说的难道是传说中的阵法?”

  夏蜚忽然开口道:“不过那些阵法不是都失传了吗?”

  “并没有全部失传,”江掩思忖着说:“可奇怪的是这个大阵应该不是由枫源、枫胜两兄弟控制的,否则我们一进村他们就可以启动大阵对付我们,根本用不着直接和我们对战。”

  “可不是他们的话又会是谁呢?”

  蒙标疑惑不解的说:“难道这村里除了他们之外还有第三个人?”

  “咕噜、咕噜。”

  一阵阵异响从四面八方传来,江掩看到无数黑影正朝着木屋走来,立即对蒙标和夏蜚说:“蒙标、夏蜚你们保护好黎龛、小海和萧悼。”

  然后,江掩一只手插进木屋的地板里。

  “嗞啦。”

  无数的鲜血从手掌涌出,从地板向四周扩散。

  “呜。”

  屋外传来一声声惨叫,江掩看到木屋周围的黑影被鲜血尽数吞噬。

  “天啊,这是来了多少?”

  夏蜚听着屋外传来的惨叫神经紧绷到了极点,“队长外面到底来了多少人皮草人?”

  “不知道。”

  江掩的额头上布满了汗珠,“但肯定不是无穷无尽的,小心上面。”

  “呯。”

  屋顶四分五裂,四个人皮草人从屋顶跳下。

  “铿。”

  夏蜚掷出四颗珍珠将草人包裹在半空中,然后她手一握四颗珍珠立即爆炸,将四个草人炸成肉末。

  “队长外面还有多少人皮草人啊?”夏蜚气喘吁吁的问道。

  “没多少了。”

  江掩长出了一口气,“还好虽然数量比较多但攻击力不强,不然我们今晚可能要栽在这里了。”

  “队长,接下来还会有草人过来攻击我们吗?”蒙标问道。

  “应该没有了。”

  江掩把手从地上抬起,“夏蜚出去看看。”

  “我去。”

  蒙标推开大门走了出去,一出木屋他就看到木屋周围的满是白烟,地上到处都是黑色的残渣。

  “厉害。”

  蒙标转身回到屋内,“队长,外面都被你清理干净了,没有漏网之鱼。”

  “那就好。”

  江掩感觉有些乏力,于是他走到木床边坐下。

  “队长,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夏蜚问道。

  “先休息一下吧。”

  江掩疲惫的说:“我们被人皮草人攻击,雷擎那边肯定也遭到了人皮草人的攻击。过了这么长时间还没回来,希望他们那边不要出什么事啊。”

  “哥,谁启动的大阵?”

  一间阴暗潮湿的地下室,枫源奄奄一息地躺在地上,俨然一副行将就木的样子。

  “不知道。”

  枫胜的胸口被轰出了一个大窟窿,血液不停地从里面流出。

  枫源强撑着从地上坐起,有气无力的说:“哥,你说这次是不是真要完蛋了?”

  “是啊,我早就跟你说了不要肆无忌惮的杀人,行事要低调隐秘可你就是不听。”

  说完这句话后,枫胜的眼中瞬间充满了杀气。

  “哥,你要杀了我吗?”

  枫源吐出了一口鲜血,“就算杀了我你也不可能活着离开这里。”

  “呸。”

  枫胜踹了枫源一脚恼怒着说:“我还得留着点力气对付那帮外来的家伙,没功夫杀了你这个废物。”

  “咚、咚。”

  忽然,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枫胜回过头去,下一秒他惊恐的张大了眼睛。

呼延明祀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