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眼噬心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十七章异变

  “咚、咚。”

  突然,江掩感到自己的心脏剧烈的跳动起来。

  “轰隆。”

  外面响起了一阵巨大的雷声,紧接着江掩骤然发觉脚下的土地居然在移动。

  “嘎。”

  “蒙标、夏蜚小心。”

  江掩转身拽起躺在木床上的黎龛、海念维和萧悼,“村子里好像有人正在调动阵法。”

  “可恶。”

  蒙标连忙调整自己的身形,“队长,这架势怎么好像要把我们都给留在这里。”

  “队长、标哥,这下面会不会出来什么大家伙啊?”

  夏蜚惶恐不安的盯着地面,“我、我该怎么办?”。

  江掩大喊:“站稳了别乱动。”

  “噼里。”

  地面传出一声暴响,随后整个地面突然向上升起。

  “隆隆。”

  江掩的掌心处伸出一条血绳绑住黎龛、萧悼、海念维三人,“天杀的,一会向前移一会向上升,这是要把我们送到外太空去?”

  “队长,这要真能升到外太空去那我们可就回不来了。”蒙标一边稳住身形,一边笑着说道。

  “噼里啪啦。”

  地面传出一阵阵爆裂声,随后地面突然垮塌下陷。

  “啪。”

  剧烈的震荡中,夏蜚重心不稳摔倒在地上,她的身体刚触碰到地面就陷进了地里。夏蜚一边挣扎一边大喊:“队长、标哥救命啊。”

  “你不要乱动。”

  “嗖。”

  蒙标双手伸长抓住了夏蜚的脚踝,夏蜚感觉一股巨力抓住了自己的双脚,把自己从地上拉了起来。

  “小夏你还好吧?”

  “咳、咳。”

  夏蜚一阵咳嗽吐出几口黄土,“我、我没事,谢谢你标哥。”

  “你站稳了别又掉下去。”

  蒙标收回双手,站在墙边仔细查看四周的动静。“队长,等下会不会又有人皮草人来袭击我们?”

  “不会。”

  江掩推测道:“如果对方是想杀死我们,那他肯定不会再用人皮草人,之前的几次袭击都失败了,他应该会换个方法。”

  “叽、叽。”

  “这又是什么东西要出来了吗?”

  蒙标看到地面裂开,无数只苍白干瘦的手从地下伸了出来。

  “这手看着下面好像要出来一群干尸啊。”

  “既然都已经死了,就入土为安吧。”

  江掩掏出手枪朝着地缝射出三发子弹,子弹击中干尸后爆开化成一团血水把地缝里的干尸吞噬一空。

  “嘎、嘎。”

  地面停止移动,夏蜚靠着墙大口大口的喘息着,“呼、呼,队长还会再有东西从地下爬出来吗?”

  “不要光注意地下,也要注意四周。”

  江掩目光如鹰般扫视着四周,“你们有没有发现外面的雨停了。”

  “对呀。”

  蒙标抬头看向天空,天空中挂着一轮新月,“月亮,原来真的已经是晚上了,那我们到底进来多久了?”

  “我们已经进来六个小时了。”

  江掩沉思片刻说道:“这里的水很深啊,整个三康村就是一个大阵,进村的人一不小心就会被大阵困住迷失在阵中。布这么一个阵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三康村位置偏僻,到底是谁会花这么大的功夫布下这样的一个阵?

  这一切的背后可能还隐藏着一个秘密。”

  “队长,会不会是又是那个组织在暗地里策划什么阴谋吧?”蒙标说出了自己的分析,“虽然我不太懂阵法,但是能骗过你和雷副队的阵,布阵的人一定是个高手,他在这里布下大阵肯定是有目的的。”

  “嗯,”江掩点头赞许道:“蒙标你分析的不错,但是你有没有想过三康村是个废村,已经空关了二十年了。我们在进村之前查看了有关三康村的资料,这一点是不会有错的。

  如果真的有什么神秘组织在背后捣鬼,为什么这二十年的时间里三康村一直风平浪静?”

  “队长说得对。”

  夏蜚附和道:“如果这里真的是某个神秘组织的据点,那我们现在早就去见阎王了。”

  “那我就想不明白了,”蒙标抓着头发无奈的说:“算了,反正眼下最要紧的是抓住枫胜和枫源两兄弟,想这么多也没用。”

  “等到了芝县问下李局长,可能就会知道答案了。”

  说着,江掩转身拍了拍萧悼的肩膀,“萧悼别装了,我知道你已经醒了。”

  “咳、咳。”

  萧悼睁开双眼脸色苍白的说:“队长,我们是不是该去找雷副队他们了,他们追击枫源和枫胜那么久没回来,肯定是遇到了袭击。”

  “说得好。”

  江掩抓着萧悼的肩膀说:“你走前面,我们跟在你后面。”

  “是。”

  “这些人居然毫发无损。”

  宽敞的地下室里,一个戴着猴脸面具的男人正抬头看着从上方走过的江掩、夏蜚、蒙标和萧悼。

  “看来只能稍微改变一下计划了。”

  猴面人转身朝着身后的一张铁床走向,铁床上躺着两个满脸血污的男人,赫然是枫胜和枫源。

  “哼,你们两个废物只会给我添乱。”

  猴面男抬起右手放在两人的身上,“希望你们能死得好看一点。”

  “队长这村里怎么变得这么安静?”

  萧悼背着海念维走在最前面,“而且路上的稻草也不见了。”

  “这些我都注意到了。”

  江掩抱着黎龛走在萧悼身后,“但是你忽略了一个重要的地方,这里的房屋布局和道路走向也变了。”

  “是吗?”

  萧悼诧异地查看周围的房屋,“好像是变了,我们进来的时候下着大雨,我当时根本就没看清周围的房屋布局。”

  “这里好像变了个样子,”夏蜚迟疑着开口,“我隐约记得这座庙好像是在右边,现在却在左边。还有这间塌了一面墙的石房,应该是在前面才对现在却出现在这里。”

  “听你这么一说,我突然觉得后背凉飕飕的。”蒙标四下张望,“假如村里的房屋布局和道路可以随意改变,那我们是不是出不去了?”

  “不会的。”

  萧悼嘲讽道:“蒙标你能不能长点脑子,我们还可以从上面出去呀。”

  “咕噜、咕噜。”

  忽然,江掩听到了一个奇怪的声音从东边传来。他立即伸手抓住萧悼的胳膊并说道:“萧悼,不要往前了往东边走。”

  “东边?”

  萧悼回头问:“为什么要往东边?”

  “东边有声音。”江掩的耳朵一动说:“过去看看。”

  “哦,希望不要又是人皮草人或者其他的怪物发出的声音。”

  萧悼背着黎龛转身朝着东边走去,走了没多久,萧悼就看到前方的路上躺着一个人。

  “前面躺着一个人,这个人看起来好眼熟啊。”

  萧悼停下脚步警惕地望着躺在前方路上的人,突然失声大叫:“让捷,队长让捷他躺在前面。”

  “什么。”

  闻言,江掩马上走到萧悼身边看到了躺在路边的让捷。

  “让捷怎么会在这里?”

  “队长,他是真人还是幻象?”

  “真人。”

  江掩放下海念维,“我先上去看看,你留在这里。”

  说完,江掩小心翼翼地往前走去,边走边注意着四周的动静。不多时,江掩走到让捷身边。

  “奇怪,身上没有伤口、没有血迹,也没有白线。”

  江掩左手一抖,一滴鲜血打在让捷的脸上。

  “啊。”

  让捷立即从地上跳了起来,“谁?谁偷袭我?”

  “让捷。”

  “啊?”

  让捷转头看到了江掩,“江掩你怎么在这里?”

  “这话应该我问你才对,你怎么躺在地上?”江掩反问。

  “是啊我怎么会在这里?”

  让捷环顾四周惊诧万分的说:“我刚才不是在森林里吗?”

  “让捷你断片了?”

  江掩看到让捷脸上疑惑的神情,试探性的问:“你是不是想不起来了?”

  “是啊。”

  让捷扭了扭脖子,“奇怪我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了?”

  “你能想起来其他人在哪里吗?”江掩又问。

  “其他人?”

  让捷思索了许久气愤的拍打自己的额头,“这我也想不起来了,只记得之前和雷擎、若涵、小光他们一起追击枫胜和枫源进入了森林,然后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队长,你那边有情况吗?”

  江掩扭头看到萧悼正一脸焦急的看着自己于是说道:“没情况,这个人确实是让捷。”

  “萧悼、蒙标也在这里。”

  让捷看到江掩身后的萧悼和蒙标,突然一拍大腿兴奋的说:“老江,你们是不是抓到枫胜和枫源?要收队回去了?”

  “不是。”江掩微笑着对让捷说:“老让你就这么急着回去休息啊。”

  “我没有啊。”让捷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赶忙辩解道:“我这不是刚醒过来,记忆莫名其妙的断片脑子还不太清醒。”

  “嗯,那你现在能带我们去找雷擎他们吗?你还记得他们在森林的那个地方吧?”江掩担忧的说:“看到你这个样子,他们现在的处境恐怕很危险啊。”

  “我记得。”

  让捷思索着说:“我们当时是往这边走的。”

  说完这句话,让捷转身往右边走去。江掩挥手示意萧悼他们跟上。

  “哗。”

  让捷掀开草丛走进森林,江掩跟在让捷后面,一边走一边警觉地四下张望。

  “不对,太顺利了。”

  四周的平静,反倒让江掩产生了一种如芒刺背的感觉,他总感觉有人在暗中监视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让捷,还有多久?”

  “让我想想。”

  让捷摸了摸头,“应该是在这边。”

  让捷掀开一丛灌木大叫:“老江,雷擎他们在这里。”

  “让捷。”

  江掩看到不远处的一块空地上,雷擎、雨若涵、光正灵三人正在一块石头上休息。

呼延明祀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