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眼噬心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十八章结束了?(一)

  “老雷。”

  让捷应了一声,然后朝着雷擎、雨若涵、光正灵他们走去。

  “不对。”

  江掩警惕地扫视四周,“太安静了。”

  周围寂静无比,江掩没有发现人皮草人也没有发现干尸,这让他越发感觉事情波谲云诡。如果此时有人皮草人突然冒出来袭击或者突然出现一大群干尸将他们团团围住,他反而觉得正常。

  “江掩你醒了。”

  雷擎抬头看向江掩,“你们还好吧?”

  “我们没事你们呢?”

  “我们刚刚遇到了一大群草人和干尸。”

  雷擎的视线敏锐的在江掩和让捷身上扫过,“你们遇到了什么?”

  “跟你们一样。”

  说话间,江掩走到雷擎身旁坐下,“老雷,你觉不觉得事情有点奇怪?”

  “奇怪?”

  雷擎神情微变眉头一挑说:“你什么意思?”

  “你不觉得现在村里太平静了吗?”

  江掩边说边注意着四周的情况,雷擎突然笑了反问江掩,“平静不好吗?如果再来一群草人咱们可就应付不了了。”

  “对呀,为什么没有再来一群草人?”

  江掩若有所思的说:“一路上我总觉得有人在暗处监视,但又感觉不到村里有其他人气息。

  雷擎,你应该也发现了整个三康村就是个大阵,但我想不通的是假如这个大阵是枫胜、枫源布置的,那我们一进入三康村他们就可以启动大阵杀了我们。可他们并没有做,所以他们并不是大阵的布置者。”

  “你说了得挺多的,除了让事情变得更加复杂外,一点用也没有。”

  雷擎一针见血的说:“现在说这些有点晚了,中午在县局的时候我就觉得这起案件水很深,毕竟敢动刑警大队大队长的凶手可不多见。只是,我在县局翻看资料时并没有发现可疑之处,李局在讲述案情时也和我们手头的资料对得上。

  所以当时我没有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但是进入三康村后发生的事情越来越扑朔迷离,也许我们应该晚点进村。”

  “晚点进村?你觉得可能吗?”

  江掩嗤笑一声,“如果不是有人一直在催,我是不会冒险进村的。出了这么大的案子,肯定要快速解决。现在还是让我们来分析一下进村后发生的事情,也许能从中找到答案。”

  “现在也只能这样了。”

  雷擎思索片刻后说:“目前的情况无非三种可能,第一种枫胜和枫源就是这起连环命案的真凶,之所以不在我们进村时就启动阵法是因为启动阵法需要付出一定的代价,而这个代价使得他们不到万不得已不会启动阵法。

  第二种,枫胜和枫源身后还藏着一个幕后黑手,一切都是他在暗中操纵。

  第三种,这个大阵和枫胜、枫源两兄弟没有任何关系,可能是以前某个不知名的异人高手布下,我们进入三康村时不小心触发了启动机制导致大阵启动。”

  “第一种可能微乎其微,”江掩分析道:“如果枫胜和枫源两兄弟想拼死一搏,为什么现在村子里这么平静。

  第三种可能也一样,假如真的是我们中的某个人触发了启动机制,那现在大阵应该在猛烈运行中,村里怎么可能太平无事?

  第二种可能最接近真相,可是那个在背后操纵他们的人会是谁呢?”

  “是啊,会是谁呢?”雷擎站起身来抻了抻腰,“假如真有人在背后操纵他们,确实是能解释现在发生的一些事情但有些事情还是无法解释。”

  “如果我分析的是对的,”江掩抬头朝着四周一看低声对雷擎说,“那么等下枫胜和枫源可能就会自己出来送死了。”

  “老江希望你的话能成为现实,否则我们就太被动。”

  雷擎看到萧悼、蒙标、夏蜚陆续走进林中,转头询问江掩:“老江我们现在是要一直干坐在这里?还是离开?”

  “你们累不累?”

  “我们已经休息好了。”

  雷擎活动了下手脚后说:“其实就算你们不过来找我,我也会过去找你们。眼下这种情形,分开行动可是很危险的。”

  “那就好。”

  江掩起身对林中的众人说道:“走,去白房子。”

  “白房子?”光正灵闻言不解的问:“师傅,白房子已经在刚刚的战斗中被摧毁了,就剩下些残砖烂瓦,我们去哪边干吗?”

  “但我们刚才并没有搜查白房子,白房子是枫胜和枫源两兄弟的住所,里面肯定会留下许多和案件有关的线索。”

  说完,江掩转身朝着白房子所在的方向走去。

  “标哥,怎么又要去白房子啊?”夏蜚双手叉腰喘着粗气不满的说:“这跑来跑去的,快把人给累死了。”

  “你要是不想去,可以自己留在这里。”

  蒙标背起海念维跟了上去光正灵紧随其后,夏蜚喊道:“喂,你们等等我啊。”

  “若涵,你不去吗?”

  雷擎发现雨若涵一直坐在地上丝毫没有起身的打算。

  “去干吗?”

  雨若涵反问:“你不觉得你们现在很像无头苍蝇吗?”

  “无头苍蝇?”

  雷擎闻言沉思片刻后说:“若涵你说的很对,但是现在我们也只能去白房子,毕竟那里是枫胜和枫源的住所。”

  “我不是想说这个。”

  雨若涵一阵见血的说:“去了白房子真的能解决所有问题吗?

  如果你和江队的分析是对的,枫胜和枫源两人背后还隐藏着一个幕后黑手,那这个幕后黑手是谁?我们要怎么对付他?”

  “我不知道。”雷擎无奈的说:“现在他在暗处我们在明处,江掩说他感觉有人在监视他。如果他的感觉没错,那我们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的监视之下,也许现在我和你的谈话他也听到了。”

  “我们应该想办法把这个幕后黑手揪出来。”

  “哐当。”

  白房子的一面墙已经塌了,原本的三层楼也只剩下一层孤零零的挂在山崖上。

  “这栋房子被轰成这样居然还没塌。”

  江掩从白房子倒塌的一面进入,“这里毁的真彻底。”

  白房子里一片狼藉,江掩回忆着之前和枫胜、枫源战斗的场景,“进村后我带着小光他们直奔白房子,想趁着大雨掩护拿下枫胜和枫源,但是他们好像提前知道了我们的行动,事先埋伏在白房子附近。

  如果不是若涵发现白房子周边的声音不对,恐怕当时我们就得折了一两个。”

  江掩在废墟中仔细翻找着,“这里应该有个地下室才对。”

  就在江掩在废墟中寻找线索时,身后有一双眼睛正在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

  “轰隆。”

  突然,江掩背后的一面墙壁碎裂,一个人从墙里高高跃出一刀劈向江掩。

呼延明祀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