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四人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十一 重開

  “您好,崔昌遐,很榮幸見到您。我是王公書記李巨川。”一名面容清秀的讀書人微笑著望著崔胤,並且伸出一隻手來。讓人感覺他似乎很歡迎面前的這個中年文人。他見中年文人似乎還沒有緩過神來,走過來攙扶,繼續說道:“怎麼了崔先生,是哪裡不舒服嗎?”

  無論如何,這種友善都讓崔胤感到安心不少。他還沒有弄明白到底怎麼回事,就被迫要適應這新的環境。剛剛他叫自己什麼?崔先生。崔胤眼神渙散,“我仍然留在了唐末。而且,還是崔胤。只不過,這次有些晚了。”身上的各種感覺警示著他自己已經不再年輕。很快,來不及回答李巨川,崔胤頓時就感覺頭顱中湧入數不清的記憶。

  李巨川準備讓衛士將崔胤待到偏廂休息,崔胤卻擺了擺手,認真詢問李巨川:“你口中的王公,是河中的王珂嗎。”卻只見面前的讀書人神色有些怪異,他吞了口唾沫,“崔公子,當今天下,除王公重榮外,誰還能當一公字呢?”此話一出,崔胤頓時腦中空白。他又本能性問:“王重榮不是死了嗎。”

  李巨川害怕的看著崔胤,戚戚站起了身回頭看他:“崔公子,巨川雖不知你為何如此對王公之死深信不疑。但這裡可是河中境內,你這樣大逆不道的話語,要是讓王公知道,可是要掉腦袋的。”崔胤也站起身,他似乎明白了什麼。一陣風吹過,黏住他的眼睛,他揮手去塗抹,越抹越清晰。“今天是什麼年份。”“中和三年。”李巨川望向崔胤的眼神越來越狐疑。“崔公子怎麼連這個也忘記了?”

  王重榮等待李巨川引見崔胤過來,對身旁的養子王珂說:“今天我們要見一個人。”王珂奇怪的問:“是誰?”王重榮回憶過往說:“崔胤,崔昌遐。很多年前,我還很低賤時,遇見了出任河中節度使的崔相,沒有他的庇護,年少輕狂的我活不到今天。崔胤就是崔相的愛子,他考了二十多年,沒一次中舉。與仕途基本無緣,但是我不能眼見恩人的孩子這樣淒慘。”王珂說:“所以,您將他闢爲自己的從事?”“嗯。我也希望他能夠入朝作為我們的內援。”

  王珂沒有叔父那麼遠大的志向與見識。他的謀略僅僅只是保住河中固有的一畝三分地不被外人搶走。因此對於崔胤他並沒有興趣,不過,他更嫌棄叔父寵信的近臣李下己。這個人故作清高,不理會他的籠絡,讓他惱羞成怒。“讀過書就目中無人了,早晚要你好看。”於是,他也樂意看見一個新的幕僚加入幕府——只希望這個崔胤不是真的草包所以才考不上進士。

  “我運氣不好,廣明元年剛考中進士,黃巢就打進潼關了。”李巨川笑著爲崔胤介紹。“原本以我的水平是考不上的,只不過這個關頭人人都尋思著保命,勛貴也尋思著叛降。我是唯一肯用心鑽研的角色,就糊里糊塗誤打誤撞考上了。”崔胤點頭說:“我慚愧,即使這樣的關頭也沒考上,何況我是大戶的子弟。如今來到王公幕府,還希望李兄多作指點。”

  “這哪裡的話。我這種寒門書生即使僥倖高中,不過是雪中送炭罷了。而崔公子這樣的望族子弟,一旦高中必然出將入相。還是不必過於如此自切。”李巨川安慰著他說。不知不覺間,二人已來到王重榮府邸前。崔胤心中百感交集,上次來這裡時,自己還是作爲統帥。這次來到帥府,卻變成了賓客與幕僚。“是王公客人,多有冒犯,請進。”

  那張熟悉又陌生的臉他不會忘記,面前此人正是王重榮。那個背叛自己的忘恩負義之人,那個陳班手下苟延殘喘的狂妄將軍。“崔公子,幸會。我是王重榮。我與你家先公有舊情,先公來蒲節度時,曾屢屢照顧於我。我一直也聽說,公子在朝野有文名。這下國家危難,正需要公子這樣的大才。不是嗎?來河中後,不必憂慮家事,夫人和孩子已經接到你的館中。當務之急,我將帶你見見幾個大人物,其中有個將軍,可是一直指名道姓要見你啊。哈哈哈哈。”

  直到崔胤被王重榮一行人引領到雁門節度使李克用的面前時,他才頓感大事不妙。李克用他看向自己的眼神……仇恨、戲謔、喜悅。是他要見自己的。旁邊那個人,崔胤也一眼認出來了,他正是前世爲自己南詔踐行的豪少王處存。此時他也已經步入中年。“這個是我的書記李巨川,你們都見過。這位是崔相遺子崔昌遐。”“崔胤見過李帥,王帥。”

  在一番寒暄過後,李克用突然提出要與崔胤單獨相處。這讓崔胤一時間不知道如何是好,不過,如今的局勢。他也顧不得許多,只能鐵著頭皮應允。“能蒙李帥如此器重,乃崔胤大幸。”“好,好,我正想和崔兄一醉方休呢。”二人一見如故,屬實讓望著他們背影的三人不知所措。“王帥,莫非崔公子與李帥曾經有故交?”“沒聽說過有這回事,不管這些了。他們喝他們的,我們喝我們的就好。”二王望向李巨川,李巨川笑著說:“二公有命,巨川不敢不從了。”於是紛紛其樂融融進帳宴語。

  李克用好酒好菜招待崔胤,一般吃一般喝,絲毫沒有意識到尷尬的氛圍。這頓飯的附近,只是環繞著數十名沙陀健銳。崔胤是無心飲食,可是他面前的李克用卻是大飽朵頤。“我說,魏王,你也吃點。我聽說河中府可不提供夜宵服務。”隨即咧嘴一笑。崔胤則是面不改色的說:“看來,這局遊戲又重新開始了。”他站起身準備離席,周圍壯士駕起到戈將他挾持住。崔胤的眼神冰冷而寒冷,審視著周圍,嘲諷地說著:“殺了我,可是犯規。”李克用也冷笑回復:“你上局不也犯規了嗎。”崔胤說:“所以我付出了代價,你也想和我一樣嗎。”只見李克用臉色一沉,讓人將崔胤放開。崔胤再次入席而坐,舉起一尊美酒敬了敬李克用。李克用說:“這次,我認為你毫無取勝的可能。”崔胤笑著說:“那就看看吧。”

作家SPN6q4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