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四人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九 天策

  秦宗權不懷好意的看著面前鬍子白花花的老頭,對他禮遇有佳。只因現在是他平定中原的關鍵時刻,宣武軍節度使楊彥洪已經堅持不住了。呂全真也和他通好沒有支援,單純憑藉天平曹存實的兵力是無法阻止自己的擴張。目前唯一的變數就是北方的那個崔四人了,他如今可是風頭正盛。不僅平定河朔,又包圍了太原的李克寧,逼降了義武的王處存,邢州的安知建。還有成德的王鎔。誰現在還能與他爭鋒?不過,他也不是完全沒有危機,西南的王重榮死後,王重盈北上與自己結盟。東北的劉仁恭已經秘密和自己聯合,準備等待天下有變對崔胤進行四面夾擊——至於第四面,那就是面前的崔安潛,崔胤的親叔叔了。

  “崔相,您能來鄙鎮真是太好了,鄙鎮正打算派兵幫您赴鎮呢。”秦宗權諂媚道。“這倒不必,你只需要放我通行即可。到了平盧,我自然有辦法降服王師範。”崔安潛平靜回答道。他這是奉了朝廷新的旨意,哦,也就是王行瑜和皇帝的旨意特地過來牽制好侄子崔胤的。朝廷當然知道平盧節度使王師範和崔胤已經結盟,但是朝廷偏要派人去接管平盧,看崔四人是選擇幫自己的叔父,還是選擇幫自己的義子。秦宗權巴不得這種事情趕緊發生,他塞給崔安潛八千壯丁,跟呂全真通氣後讓他把崔安潛放過去。朱瑄既不願意得罪崔胤也不願意得罪秦宗權,他選擇兩頭不得罪,將這批人繳械但是送到了棣州,交給刺史張蟾。張蟾選擇掩護崔安潛起兵討伐王師範,並且自稱是魏王参军。这一下就把水给搅浑了。

  崔安潜问张蟾说:“现在我们只占据棣州,如果是王师范還好,要是崔胤攻来,我们必然完蛋。要不然與王師範議和吧,我了解我的那個敗家侄子,他爲了與王師範交好一定會過來發兵殺了我。”張蟾焦急得勸阻崔安潛說:“不可啊,崔相。正是因為魏王要與王師範交好,我們才更要攻打王師範,逼迫崔胤支持我們。況且如今王師範尚且年幼,斷然不敢親自討伐我們,如果派遣大將,定然內部生亂,事情成敗還是兩可之間。”王師範怒氣沖沖對左右說:“事情這個樣子了,魏王到底在猶豫什麼!藉口李克寧的事情,一再拒絕發兵剿滅崔安潛,我都說把棣州送給他了!他還想要什麼!難不成非得把我們一家趕下臺殺光才能滿意?”僕人苗公立說:“看來事情已經不可挽回了,我們處於秦宗權與崔胤以及王行瑜三大集團的包圍中,情況兇險。”

  這時,秦宗權派遣手下馬殷趕到青州王師範官處。馬殷將書信奉送給王師範,低頭不斷觀察著面前少年節度使的反應。如果面前的節度使露一點怯,整個奉國軍就會馬上倒向崔安潛,屆時王師範將再無翻身的機會。只見王師範沉著冷靜打開書信,不懷好意的說:“既然秦帥都支持魏王的決定了,還特地把崔安潛送過來。今天怎麼敢派你過來到我這?”馬殷不卑不亢的說:“末將是武人,只知道服從軍令,不知道什麼政治的關係。”王師範覽閱完書信,大喜過望,卻又懷恨在心地說:“好啊秦宗權,好人壞人都讓你做了。行,請代我轉達蔡王,平盧願從檄共伐逆賊崔胤。”馬殷笑著說:“少帥能夠如此明白事理,那就太好了。”

  太原東城不遠處,崔胤冷冰冰的看著面前前來匯報緊急軍情,替他鎮守大後方的魏相石戩。“你怎麼來了?你不是與孫鶴分守魏博、義昌的嗎!有話慢慢說,別嗆死了,我等會還要問你的罪。”石戩哭著對崔胤哭訴道:“魏王!大事不妙了。整個局面都完了!劉仁恭派遣他的兒子劉守文襲擊了義昌,孫將軍不幸與義昌八千英靈戰死。我準備發兵支援義昌,卻沒想到樂彥禎竟然也拒絕奉命,將我左手砍斷……成德王鎔、義武王處存公開叛變。不過這都不要緊,不要緊。”崔胤厲聲質問道:“什麼要緊?快說!”石戩想恍然大悟,如夢初醒一般大喊一個人的名字:“李存孝!”崔胤腦中一白,昭義節度使李存孝!朝著太原而來了!諸葛爽不是說好……韓偓臉色蒼白的說:“諸葛爽死了。”崔胤明白這個時候不是憤怒震驚的時候,他傳令身旁李公佺說:“帶著你的人走吧。現在這個樣子,大家也就自求活路罷了。”

  李公佺明白自己回去也是死路一條,畢竟他現在還統帥著魏博的七千牙兵,如果回鎮對付樂彥禎那點烏合之眾還是有不少勝算。於是說:“魏王,魏人可能會殺節度使,但絕對不會背叛自己的王。公佺只需麾下七千人馬,定教樂賊死無葬身之地。當務之急,是撤入盧龍,迅速擊破劉仁恭部。高將軍是燕雲豪傑,如今又率領盧龍三萬精兵,一旦回師,可速定盧龍。萬萬不可從井陘入趙,自尋死路啊!”左右黃泉軍都指揮使陳班說:“大王,現在的情況很明顯了。李存孝天下無雙,我們圍困太原已久,就這樣與他交戰,恐怕將全軍覆沒,再無翻身之時了。不如就聽李將軍的,回師盧龍,再做打算。”崔胤點頭說:“應該立即撤離河東,但是,我親自殿後。”

  李克寧狼狽的逃回太原,渾身上下都是箭創與損傷。他的殘兵敗將紛紛也從四面會合過來。可是他卻突然發現有些不對勁了,今天的太原怎麼這麼的安靜?他不是說回來就敲鼓對暗號的嗎,怎麼了城裡。不對,不對,李克寧意識到即將發生的事情,立刻勒馬準備逃跑。這時城門洞開,李存孝率領一幫沙陀騎兵喧嘩地向他沖來。李存孝惡狠狠的說:“李克寧!你勾結崔胤殺害我義父,怎麼還有臉回到河東來!今天,我就要殺了你,替義父報仇!”李克寧正打算轉身勒馬,卻被迎面一刀取下首級,臨死前他震驚地看著眼前的心腹。“嗣源……為什麼……”李嗣源捧著李克寧人頭跪在李存孝的馬前,李存孝大笑不止,隨即舉手高聲:“從今天開始,我不是隴西王,也不是晉王,而是,”“天策王!”“天策王?”崔胤略微震驚,旋即開懷而笑,“上一個叫天策的,好像沒活過五十。”

作家SPN6q4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