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四人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十 同昌

  崔胤可能是秦宗權一生中所遇到最可怕的對手,同樣,秦宗權也可能是崔胤一生中所遇到最可怕的對手。他也是穿越者嗎?不可能是。穿越者沒有能夠這樣陰險的。前半生,秦宗權都活在崔昌遐的陰影裡。這次總算讓他逮到機會,勾結宰相張濬誘騙昭宗集全天下之力圍剿崔胤。不僅罷免他的官職,並廢掉他的魏王爵位,而且不再尊稱他爲尚父。如今的崔胤,一顆人頭價值兩千萬,封萬戶侯。他手下的各色將領也分別被委任官職,不過,這很多餘。因為崔胤的領地大部分已經被瓜分掉了,怎麼可能會允許他們赴任?

  張濬率領五萬禁軍進入河中後,與關西王行瑜聯軍配合,很快就將抵達太原。李存孝懷疑他們是要襲擊自己的領地,就與他們展開交戰。秦宗權聽聞後大為震怒:“眼看就要撲殺崔胤了!你們還打個什麼!”就讓張濬居中調解,事後雖然停戰議和,李存孝還是要求秦宗權的部將劉建鋒退出昭義。“原先我們約定的我支援李克寧,你們替我守好昭義,怎麼現在我奪取河東,你反而不願意交還我的方鎮?你是想與我開戰嗎!”秦宗權不願意吐出昭義,李存孝就一路打到河陽,包圍了秦宗權的河陽節度使李罕之。秦宗權大為惱怒,順便就擊破了李存孝,耽誤了攻略宣武的時間。

  崔胤對高思繼說:“燕西北是劉仁恭的老巢,將怎麼辦?”高思繼回答崔胤說:“末將決戰不如劉仁恭,但是論絕謀遠遠勝之。大王只需勒軍處於後方,思繼自然能夠擊敗他!”只見高思繼嚴格按照常規作戰程序列陣,將騎兵放在側翼,步兵放在中間。由於這裡地勢比較開闊,所以也不必擔心什麼伏兵。高思承親自壓陣,替其兄把握好最關鍵的中央戰局。高思繼又請求調契丹人緊跟著他,“這樣才能一勞永逸消滅劉仁恭的有生力量。”

  半年了,又相持於居庸關。如果不趕緊打開局面,難保李存孝會不會撕毀和自己的和約,畢竟秦宗權那傢伙詭計多端。韓偓匯報說:“目前唯一令人值得高興的事情,是王行瑜打算與李存孝一起討伐秦宗權了。他們都忌憚秦宗權已經兼併中原,並且隱隱有跨江南下的趨勢。畢竟畢師鐸雖然能守住長江一時,但早晚不是秦宗言的對手。”遠處劉仁恭佈置的陣型也開始動作了,雙方的步兵開始交合在一塊。騎兵也開始交合,非常平常的戰役。直到契丹輕騎的出現打破了這種平衡。

  述律平看著遠處的耶律阿保機,依偎在崔胤的懷中。她抱著一個孩子,這個孩子是崔胤從戰火中收養來的。述律平抬頭問崔胤說:“魏王,這孩子名字叫什麼呢?”崔胤沉默了片刻,這對他來說有些不能思考了。那個斷了左手的石戩,死在了為他掩護撤退的過程中。“這是石尚書收養的孩子。以前叫石勛,以後就叫石敬瑭吧。就當是石尚書的孩子了。我不該責怪他,導致他就這樣死了。以後這個孩子應該做河東節度使。還有雁門節度使。”述律平撫摸著眼前這個醜陋的寶寶,心中既厭惡又憐憫。張惠也死了,死於撤退的過程中。她沒有再來找自己,大概是回到未來了。只剩齊小姐和孫儒恩恩愛愛,頓時間他孤家寡人。郭太妃病重,他去看望的時候,郭太妃卻在笑。他剛剛走,郭太妃就死了。

  “看來,這是六女神發力了。不想讓我回到過去,也不想讓我活在現在。我該去哪裡?”崔胤心想,他瞅準述律平說:“如果我說,我不屬於這個時代,怎麼樣?”述律平說:“嗯。”崔胤很奇怪的問:“妳不驚訝於此嗎?”述律平坦然說到了:“像大王這樣的天縱英才,如果不是異人,那麼也太匪夷所思了。”崔胤歎了口氣說:“這下我真的要死了,妳帶著耶律阿保機和契丹人回去吧,這江山以後會有你們的一部分。不過要提防東邊的女真人,最好趕盡殺絕。契丹有入主中原的命,你們好自為之。我就先走一步了。”說罷,崔胤就要舉劍自刎。卻被述律平用手死死攔住了,崔胤一時間竟然掙脫不了,於是扔掉劍看著她。

  述律平想說什麼,卻沒有文化說不出來,憋紅了臉。崔胤看著她懷裡的石敬瑭,釋然的笑了:“也許我改變歷史,也就能改變他們。”只見潘玉兒從旁邊飛過來,冷冷的看著崔胤說:“你死了會牽連我被陰司調查,我建議你最好不要死。不然為了安全我只能撲滅你的魂魄。”崔胤笑著看向她,潘玉兒終究還是露出馬腳了。“也不能總是利用我吧,我一生好歹滅南詔,殺黃巢,收復河北。官至尚父。不能說我想死都不可以吧。”潘玉兒依然冷冰著臉,崔胤說:“好吧,我暫且再努力一段時日。就當為了你……我應該稱呼妳為什麼呢?同昌?不,我沒救活同昌。玉兒?”潘玉兒詭異一笑,旋即不見身影,消失於漆黑的夜。述律平沉默了,崔胤對她說:“請帶走敬瑭,不要讓他復仇,不要讓他從軍。讓他做一介平凡人。這樣可以了。我一生很多孩子,但是都不是我的。我身上肩負著來自聖殿的詛咒,不能在這個時代留下後人。敬瑭是石戩的孩子,也算我的孩子了。”述律平不知道說什麼,就沒說什麼。

  夜深了,崔胤打算回營自刎。他舉起一把長劍攜帶在手下,慢慢朝著大營走去。此時的魏王妃齊夫人正在與孫儒偷情,帳內放著秦宗權的密信也不知道丟到哪裡。他發現崔胤提劍走來非常震恐。齊小姐問孫儒說:“孫郎,這樣該怎麼辦了!”孫儒說:“還能怎麼辦,現在秦大帥稱霸整個中國,殺了崔胤,我靠著這個功勞絕對可以封王。到時候妳還是王妃。”齊小姐點頭說:“嗯。”等到崔胤走入帳篷,帳篷漆黑一片。他詢問這無光的夜晚:“妳睡了?”走進去,孫儒從旁邊出來死死勒住崔胤的脖子,崔胤有些憤怒的掙扎。這時他看見齊小姐從面前走來,雙手握住一把匕首完美插進他的心臟部位。齊小姐問孫儒:“崔胤人頭現在在我們手裡,接下來該怎麼辦?”孫儒卻割開齊小姐的喉嚨,大笑著結束了這場神明之間的遊戲。

作家SPN6q4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