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四人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十二 行者

  渾身骯髒、眼神堅毅卻明顯疲憊不堪的這個人,正在住著一根拐杖,艱難困苦地向前趕路。每一次拐杖擊落地面的聲音,對於風雨中的這名過客都是如此折磨。崔胤今年雖然並不年輕,卻也並不老邁。可是,這條路實在太長,追趕義昌節度使王鐸的隊伍,需要更準確一些的消息。而非是這種遲滯個把月的老通知——所幸的是,他明白王鐸爲人貪財好利,帶著家財赴任不會走多遠。

  “咳咳,咳咳,咳咳咳!”他當然不會一個人踏上這段長途旅行,實際上他耗費了身上幾乎的所有積蓄交給了一群河中壯士,他們都是王重榮身邊的精銳。既然出了這些錢,加上王重榮本人也沒有表態。他們欣然接受了這次的護送任務,並且約定遇到王鐸就各自歸還。崔胤點頭說:“可以。成交。”因此,這是一隻說長不長,說短不短的隊伍。路上也遇過盜賊,不過他們都很順利跑開。

  崔胤無力地依偎在路旁的一塊大石頭旁邊。一眾人馬見狀也紛紛坐下休息。這場旅途確實有些太長太趕了。卻仍未見王鐸隊伍的蹤影,他們會不會迷路了呢?崔胤這樣想著。“也許,我走錯路了。”直到探路者匆匆忙忙趕回來,大口大口喘著氣,崔胤才從他臉上意識到大事不妙。探路者眼見領頭誤解,補著說:“沒有,沒有,看見都統他們進城了。”

  崔胤有些吃驚,很快這種情緒就平復下去。王鐸如今落在樂彥禎的手裡,會有問題嗎。不不不,讓我仔細回想一下歷史。崔胤雙手抱頭蹲在地上,眼前無數字句一閃而過。“是樂彥禎的兒子樂從訓乾的,樂彥禎尚且不會這樣做。只是如此一來,大隊伍逃跑的可能性就幾乎斷絕了。唉,應該早早趕到的。”然後他指揮這批人在城外等候,自己進城探聽消息。

  魏博軍士不愧是天下第一驕兵。從城外到城內,無論走到哪里,軍人的地位與身份都是最高的。崔胤親眼目睹他們賒賬飲酒,飲食以及嫖娼。有錢人不敢彰顯自我,往往打扮樸素出門,婦女除非不得已都待在屋內。這種情況下,崔胤很難打聽到有用的信息。他只能粗暴造訪客舍,告知自己的身份。“王都統,我是郎中崔昌遐。”

  王鐸有些詫異的問老婆:“崔胤怎麼來了?他不是該入朝了嗎。他屢試不第二十多年,難道為的不就是進京做官。今天因為國難得到翻身,怎麼反常的跑來找我了。”老婆說:“事出反常必有妖,邪乎到家必有鬼。崔胤恐怕是覺得朝廷風雨飄搖,想依附我們尋求弄權之處。”王鐸搖了搖頭,“應讓崔胤進來問問,不許他的護衛進來。”

  一名身材單薄、身披民袍的中年男人從門外走來,王鐸冷靜的說:“我知道沒有幾個人認識崔公子,就自然不會有人冒充崔公子來詐我。”崔胤點頭致意說:“崔胤年到三十還未能闖出一番名堂,確實有負有愧於先父之名。”王鐸又說:“中原宣武節度使朱溫,與你年紀仿佛,老夫之所以要到義昌去,就是因為他,你知道嗎?”崔胤說:“知道。”

  王鐸又說:“你想通過我來翻身基本不可能。我這次去義昌是剛出狼窟又入虎穴。當今大唐還有沒有驕兵悍將的地方嗎?你不知道,你根本不知道在軍中的兇險。但是,你能不遠千里趕到這裡,我這樣將你遣散也不符合情理,你就在我身邊做過判官吧,等幾年局勢穩定了,我上書請朝廷征你入朝。”

  崔胤冷漠的臉上毫無生機,他只是沉默著看待眼前王鐸的一切言語。明顯的不認可過後,崔胤忽略了王鐸的贅論,直切要害講:“王都統應迅速帶妻小與崔胤趁夜離開魏博,斷不可按原計劃直取義昌。如果不這樣做,也應該將財寶盡數拋棄,交給樂彥禎。”王鐸緊接著問:“為什麼。”崔胤說:“您大張旗鼓帶著隨從門人,又尾隨大量財寶,這不是等著賊兵過來為害嗎。”王鐸怒斥崔胤道:“你是什麼居心,想綁架我們一家老小嗎!”崔胤言辭激烈抗拒道:“事情緊急,崔胤難道會和都統開這種玩笑?”

  只見王鐸頓時發怒起來,指著門口讓崔胤出去,並且說道:“我六十有六了,雖然老邁昏聵也沒有到你這種小兒能夠欺瞞的地步。你是帶著河中兵來的吧,你想幹什麼還用老夫說出來嗎。”崔胤轉身回絕說:“樂彥禎不可信。”王鐸妻子說:“崔胤,你好生無禮,是一個晚輩的身份?樂公待我們和善慷慨,眾所皆知。我們不去相信樂公,反而相信你一個王重榮的鷹犬,那才叫事情緊急。”

  崔胤回頭神情一變,開始的憤怒不解旋即變成恍然大悟與失落。這種變化讓王鐸夫妻也不由一震,崔胤馬上意識到自己的失態,低頭行禮說:“是昌遐無禮了,既然都統與老夫人已經決定了,昌遐就此告辭。”說罷,從窗戶一躍而下。二人頓時震驚無比,王鐸妻子還在震撼中無法平復,王鐸已經走到窗邊向下看。崔胤無事發生,並且正從街道上向外行去,身後不久跟隨著一批舉著火把的魏博軍士。

  與此同時,魏博衛隊強行打開了王鐸的房門。看著震驚的王鐸夫人與望著窗外的王鐸。魏博軍士意識到崔胤已經逃跑了,於是唉聲歎息說:“沒想到賊人輕功,居然如此高強。不知少主這次是得罪了何方神聖。”王鐸有些不解問他們:“發生什麼事情了,如此的興師動眾,就為了一個刺客?”魏博軍士回復說:“都統沒事就好。此人行刺少主不成,逃匿無蹤。多方探查才讓我們發現了他的行跡,還好我們趕到幾時,沒讓刺客傷害到您。不然真是難以向大帥交代。”

  另一邊,此時的崔胤正在火速朝著城外狂奔,一路上飛簷走壁,惹得身後追兵實在無可奈何,不知不覺間卻被親自趕到現場的樂彥禎率大軍合圍在一棟屋子的頂上。樂彥禎怒氣沖天,指著屋頂的刺客說:“放箭!不要留活口!”一時間萬箭齊發,帶著火焰與毒藥,從四面八方朝著崔胤襲來。崔胤一腳踩破房頂,大火剎那燃盡房子,隨著樂彥禎再次一聲令下,周圍追兵紛紛從腰間拔出短刀,衝殺進屋。

作家SPN6q4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