亮剑之南方战场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288章 断尾求生

  断后的一个大队,现在已经伤亡了一百多人了,为了能够更好掌握战场的主动权,平冈力大佐命令部队停止了撤退,修筑起工事。以原国军工事为据点,阻击作战。这样一来就延长了阻敌的时间。

  “联队长,伤员也经过了简单的包扎,我们都准备好了。”平冈力点了点头安慰说:“你做的很好了,我也作好了为圣战献身的准备。但要保存这些勇士的生命,保存这些勇士的生命才能够继续为帝国的事业征战。”平冈力大佐笑了笑,副联队长无奈的点了点头。

  天色越来越黑了,四周的枪上也停下来。国军要是能发动夜袭,效果自然是惊人的,但是反过来我军夜袭想要成功却要求保持夜间战斗力和纪律性。以国军现在的这个状态,真的不能支撑夜袭。

  鬼子至少枪法在夜间很准的,现在如同脱困的野兽,还很强悍,现在摆开架势和他们硬对硬的作战,结果还真是不好说。

  元月二日,王、杨二个副司令追击日军,鬼子渡河艰难,后续辎重也极难渡过。国军发动突袭,也就是一次性得,一鼓作风之后,也会疲软。

  可是,鬼子也发生一个巨大的问题。要知道,如此数量庞大的部队,前头已经过了河,后尾却还未完全出长沙,那么在这种情况下,为了防备九战区,应该全部过河厉,在渡下一条河流。

  45联队在撤退途中勿忙立下营寨。此刻的疲惫,也让他们丧失了相当的战斗力。更重要的事,这次进攻的部队足足来了上万。

  “重庆军在层层迟滞我们,疲敝我们。”蜡烛旁,天谷直次郎下了结论。

  “我知道”神田正种看了一眼身前队伍无奈的说。

  “我们的补给不足。”早渊四郎对天谷直次郎有了一个回应。紧接着对神田正种开口,“神田君,几个河流之间根本没法防守和得到补给,薛岳坚壁清野。”三人说到这里陷入了一个僵局,此次进军已经失败了。

  东西二路军三六战区那边且不提,这边二十万九战区大军反击,成建制的鬼子损失了十好几个大队。

  很快日军抵达了捞刀河,不出所料,河对岸出现了更多的中国军队,毫无疑问,日军的渡河难度还要在上一个台阶。

  在装甲车屡次被击破后,神田正种作了表率带45联队稍作断后。中央军有能力全歼鬼子一个大队未必能消灭一个联队。

  我军一这派部分部队夺取日军遗弃辎重,一边急速沿河追击日军,各军联络相约一同追击。双方交战,神田正种一败在败,领着一万人不到进行断后。近三千的一个联队溃败失联。

  日军的人数在两千人左右,而且携带了不少的火炮,这让李玉堂的眉头皱了起来。第十军伤亡不小现在人员不足。“军长,鬼子暂时驻扎了下来,我们是不是。

  “现在不要打,等夜深了在攻击,我们要减少不必要的伤亡。”李玉堂对身旁的两个师长说。“军长,你说友军会不会来赶到。”“求人不如求已,到时在看吧。”

  张戎也按着计划行动,吸引住鬼子。张戎知道面前的是一支怎么样的部队。“砰”的一声,张戎的中正式步枪开始了射击了起来。

  一个鬼子脖子上出现了一个血洞,倒在了地上。随着张戎枪声响起,四周的战士们迅速射击起来。本来打头的,这枪还是偏了一点。

  看到把那一小部分鬼子全部解决了,张戎一挥手。几个战上上前,把头从尸体砍了下来。

  日军尸体,成了无头鬼。鬼子信奉的天照大神不收无头鬼,张戎利用鬼子怕砍头这个特点,进行了操作。鬼子在战斗困难的时候,他们也不会处理尸体了,砍下头和一只右手。日军也在适应近代战争法则。

  各军一开始大获全胜,可一取得点战果后攻势就迟缓下来,甚至有的个别部队,因为友军的折返,直接引发了部队的掉头。日军趁机开始了集结会合。

  虽然大部队都去追击了,留下与第十军一起在长沙的也有数万人,二万多人将拖在这的日军包围。大家都在为外围小阵地的收复而兴奋,懂行反出担忧起来。

  足足数百人的精锐到来,薛长官的亲卫部队战区警卫营,这支部队没有参与到进攻,充当督战队。看着撤下来的军队重新赶了回去,也没人几个老油子敢反抗,试图讲价还价的新兵,当场被击毙。

  作为薛长官警卫营的众人很清楚这帮人的德行。又一轮攻势,壁虎也要留下尾巴求生。

  第六师团前尽量凑了各军的能战之兵,调配了因追击落后的珍贵火炮。二万余将士。湘北战场上理论上多达二十四万军队,实际上真正的可战之力只有十几万之数。十个军三十个师每个师数千野战之兵很好数。但能不能凑出这个数字的兵力,谁都不知道。

  第十军带领的三个师四五千在南侧,从正南方向正面进攻;4军与部分精锐与其他周边部队绕到北面阻敌,捞刀河方向由于无法展开过多兵力,由73军与主动请战的几个团合力。东面则是第72军三个主力师忠参与围攻。九战区与第六师团的恨与张戎还不同,是军人之间的仇恨以三比一的战损几场大战下来,九战区也伤亡数万官兵。

  留下的预备队正是74军的几支精锐,有二面飞虎旗主力团,一个是51师一个团,一个是58师,充补了七八百人,近日赶到参战。

  74军第一批兵员基本上消亡殆尽了,从各处兵马中抽调精锐组建,一直在打仗,但扩充也一刻未停,这是一支待遇最丰厚,装备最好、军械最足,最能打也最精锐的部队。

  “要不要适当增兵南面呢?”“暂时先不用。”神田正种稍作思索,用手指向正前方,“区区二个团不足为患,若敌军从他处调兵支援,正好杀出去。”

铸鼎为戟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