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戈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4章 皇帝:你打他作甚!

  萧正德当着文武百官的面,弹劾陈庆之,明显不愿让昨天的事不了了之!

  皇帝萧衍神色不耐。

  昨天他已私下处理过这件事,没想到萧正德这小辈竟还要出来跳脚。

  朝堂内,萧正德述说陈昕罪状,说陈昕用弓箭射击其子萧见理,是轻慢宗室,挑衅皇权。

  陈庆之亦出列反驳,指责萧正德之子萧见理残暴不仁,纵马踩踏流民取乐,请求萧衍治萧见理之罪。

  二人各执一词,百官则看起乐子。

  在南梁官员们看来,萧见理踩踏流民不算什么,陈昕制止萧见理也不算什么。终归都是萧正德和陈庆之丢脸,为两个小辈的事情闹到朝堂上,多稀奇!

  太极殿上,皇帝已然不耐。

  “此等小事,两位爱卿也要拿到朝堂上来争吵吗?”

  “可是,陛下……”

  萧正德还要坚持,皇帝已将目光投向别处。

  “魏王。”

  “臣在。”

  十八班前列,南梁魏王元颢出列。

  萧正德和陈庆之见状,只好各自退回班列。

  今天朝议,皇帝真正感兴趣的其实是元颢!

  元颢何许人也?

  大梁魏王!

  从元颢的姓氏就能看出,他出身北魏宗室。

  北魏孝文帝改革后,拓跋氏改称元氏。当今天下姓元的,多半都是北魏皇族。

  元颢本人与鼎鼎大名的北魏孝文帝拓跋宏的血缘关系很近,他的父亲和孝文帝是同父异母的亲兄弟!

  然而就是这样一位身份尊贵的北朝宗室成员,却出现在南朝的朝堂上,这又是为何呢?

  因为如今的北魏已经天下大乱!

  元颢在上个月刚刚投奔南梁!

  五年前,北魏爆发六镇起义,积蓄百年的胡汉矛盾彻底炸锅。

  之后数年,北魏国内叛乱此起彼伏。

  统治中原地区长达百年的鲜卑政权,竟已走到了崩溃的边缘!

  北海王元颢为求活命,选择南下投奔南梁。其实纵观南北朝历史,胡汉之间相互叛逃投奔的事非常普遍,南北两边通常也会厚待归附者,借此收买人心。

  不过元颢在见到南梁皇帝萧衍时,曾言辞激烈地请求萧衍借兵给他,声称要杀回北方夺取帝位。

  作为回报,元颢承诺北魏会向南梁称臣!

  南梁皇帝萧衍当然心动,于是加封元颢为魏王,礼遇甚重。

  元颢是五月南下的,现在才到六月,萧衍就已经开始谋划北伐之事了!

  太极殿内,头戴白纱帽的萧衍问元颢:“卿言北朝内乱,欲借兵平复中原,朕问你,需要多少兵马?”

  元颢闻言先是愣了一下。

  他随口说道:“请陛下予臣兵马十万,如此必能收复中原!”

  台上,萧衍皱起眉头。

  十万……

  大梁可拿不出这么多兵啊。

  元颢悄悄偷看萧衍的表情,当他发现皇帝面色迟疑后,心中不禁松了口气。

  元颢根本就不想回中原!

  中原多危险啊!

  北方到处都兵荒马乱的,还是待在南梁好。

  汉人皇帝好吃好喝供着他,一点都不比在北魏当藩王差。

  元颢因此对自己目前的处境非常满意。

  他当初跟萧衍说要打回北方,其实只是想引起南梁皇帝的重视,换取更好的待遇罢了。

  真让他回去当傀儡皇帝,说实话,他不太愿意。

  这时,左光禄大夫萧伟突然出列道:

  “皇兄,臣以为,攘外必先安内!”

  “陈庆之之子陈昕轻慢宗室,若不惩处,恐怕朝野上下会不服啊!”

  萧伟是皇帝萧衍的亲弟弟,官至侍中、左光禄大夫、镇卫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南平郡王。

  萧伟地位尊贵,政治影响力不是萧正德能比的。

  他的话,自然会引起萧衍重视。

  而且萧伟刚讲完,朝堂上不少官员也站出来响应,建议皇帝惩治陈昕!

  御座上,皇帝萧衍的目光扫过群臣。

  他发现,出列声讨陈庆之父子的官员,大多都出自王谢高门。

  萧衍顿时明白,官员们其实是在借题发挥!

  正如萧衍所预料的,以萧伟为首的官员实际没有跟陈庆之过不去的意思。他们都清楚,陈庆之是皇帝的爱将。所以之前萧正德弹劾陈庆之时,大家都没说话。

  但眼下又不一样了。

  看皇帝的架势,是想借元颢的名头,对北魏发动战争!

  萧伟为首的官员们当即决定借题发挥!

  他们明面声讨陈庆之父子,实则反对萧衍发动战事。

  毕竟南梁名将如裴邃、韦睿等,都在前几年相继离世。

  如今皇帝能用的将领,除开陈庆之外,再找不到第二个!

  太极殿内的气氛陷入沉寂。

  皇帝萧衍虽遭反对,表情上却没有什么变化。

  他开国建立南梁,御极近三十年,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这点小挫折,不足以让他动容。

  面对群臣请求惩罚陈庆之之子陈昕的提案,萧衍开口道:

  “中书令何在?”

  中书令徐勉出列:“微臣在。”

  萧衍问徐勉:“卿为百官之首,你说说朕应该如何处置此事?”

  徐勉素有“贤相”之称,对朝局的把控非常精准。

  徐勉看出萧衍执意北伐,也看出高门宗室都不愿出力。

  他对萧衍谏言:“陛下,臣以为,西丰侯世子残暴不仁,当处以惩治。陈将军之子箭射世子,也实属不该,同样应该惩治。”

  萧衍于是选择各打五十大板,罚萧正德和陈庆之俸禄半年,责令二人对自家儿子严加管教。

  借此,皇帝也向百官表明态度:北伐之事还没完!

  朝议到这,皇帝萧衍没心思再议下去。

  皇帝喝令退朝,同时邀请魏王元颢共游同泰寺,说自己想和元颢探讨南北朝佛法间的区别。元颢谨遵旨意,下朝后换上便服,前往同泰寺面见萧衍。

  而陈庆之返回陈府后,也招来五子陈昕!

  按照皇帝旨意,陈庆之要对陈昕严加管教!

  陈府正堂,陈庆之让陈昕脱掉衣服跪在地上。

  陈昕一边脱衣,一边撇嘴道:“阿翁,您不是说陛下宽仁吗,怎么又降罪孩儿啦!”

  陈庆之解下腰带:“闭嘴,记住祸从口出。”

  陈昕翻翻白眼,闭上嘴等待责罚。

  老父亲扬起手臂,狠狠抽打陈昕背部!

  一皮带下去,陈昕疼得咬紧牙关。

  陈庆之连续抽了五十下,只觉手臂酸软。

  再看陈昕后背,已是皮开肉绽。陈昕痛得满头大汗,但很硬气地没有叫出声。

  陈庆之心软,叫人召来长子陈昭。

  老父亲把皮带交到陈昭手里:“昭儿,你代我责罚他!”

  陈昭惊讶地接过皮带,不忍地说:“阿翁,您已抽了昕弟五十鞭,差不多了吧!”

  陈庆之却说:“陛下有旨,令为父严加管教他。君父之命,谁敢不从?废话少说,继续抽!”

  陈昭倒吸一口凉气,嘴里安慰陈昕:“昕弟,你忍着点。”

  说罢,继续用皮带抽打陈昕。

  不过相较老父亲,大哥下手很轻,生怕把陈昕打坏了。

  啪——!

  “嘶——”

  陈府正堂,皮鞭抽打的声音,混着陈昕的呻吟声断断续续。

  陈昕跪在地上,全身都在冒汗,汗水豆大如珠,对萧见理和萧正德父子的怒火填满他的胸腔!

  同时,陈昕也对皇帝萧衍十分失望。

  萧见理马踏流民,自己出手阻拦哪里不对?

  啪——!

  背后,陈昭数着数,抽完一百皮带,扭头对陈庆之说:“父亲,已抽过一百鞭,差不多了吧。”

  陈庆之看陈昕意识还很清醒,还想说继续。

  突然,门口传来声响。

  “陛下有旨,召东宫直阁将军陈庆之往同泰寺觐见!”

  陈庆之对陈昭说:“把他带到朱雀门示众,若有人问,便说是我遵照陛下旨意,严惩了他。”

  陈昭对陈昕投来同情的眼神。

  之后,陈庆之来到同泰寺。

  僧人领陈庆之进入后院。

  在这里,陈庆之终于见到皇帝萧衍。

  皇帝身边,中书令徐勉、中书舍人朱异、魏王元颢三人都在。

  看来皇帝是以和元颢探讨佛法的名义,私下商谈北伐之事。

  陈庆之到后,皇帝突然开口责难:“子云,你素有智略,今天又为何这般死脑筋?”

  不等陈庆之询问,皇帝继续说:

  “陈昕那孩子机敏纯善,朕很喜欢,你打他作甚!”

卜部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