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戈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5章 朱雀门械斗

  同泰寺,天上落着小雨。

  建康城的夏季总是阴雨绵绵,叫人生出倦怠之情。

  寺庙后院,陈庆之拱手而立,向皇帝萧衍辩解:“陛下,犬子险些射伤西丰侯世子,合该惩戒!”

  萧衍枯瘦的面颊上浮现出微笑。

  皇帝说道:“子云,虎父无犬子,你的儿子可不是犬,我还等着他成长起来为我大梁效命呢。”

  陈庆之谦卑地回应,说只希望陈昕能做个普通人。

  皇帝却不以为然,嘴里怀念起几位过世的大将。

  “子云,渊明过世有三年了吧。”

  渊明,暨南梁名将裴邃。出身河东裴氏,就是唐代出过十七位宰相的河东裴氏。

  裴邃参加过天监五年的北伐寿阳、天监六年的钟离大战,后来还主持了普通五年的寿阳战役,是南梁的国柱,可惜他在收复寿阳途中病逝,壮志未酬。

  好在陈庆之于普通七年收复寿阳,完成裴邃的遗志,并因此声名大噪。

  对裴邃,陈庆之既尊敬又感念。

  因而,陈庆之清楚地记着裴邃过世的时间,他对皇帝说道:

  “启禀陛下,是三年一个月一十三天。”

  “呵呵,还是你记性好,我老啦。”

  陈庆之赶忙恭维皇帝:“陛下正值壮年,何言老?”

  皇帝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

  皇帝萧衍,是刘宋王朝大明八年生人,如今已经六十五岁高龄了!

  古语云:人活七十古来稀。

  萧衍距离古稀之年,只差五年。他的岁数在历朝历代皇帝之中,绝对算得上是长寿。

  难能可贵的是,萧衍在六十五岁高龄,依然还在锐意进取!

  自从五年前北魏大乱,南梁每年都会出兵攻伐北魏,收复中原失地。双方虽说是互有胜负,但在萧衍的极力主导下,当年南齐丢失的淮南领土,如今基本都已被南梁收复。

  上个月,元颢南投,又给了萧衍发动北伐的机会。

  皇帝头戴白纱帽,盘坐在蒲团上,双手揣于腹前,神色怅然道:“朕已年过六旬,不知还有多久可活,只希望菩萨保佑,有生之年能多为天下做些事情。”

  此言一出,旁边陈庆之、徐勉、朱异三人都颇为感动,纷纷进言会全力辅佐萧衍。

  连鲜卑人元颢,也不禁对萧衍露出敬仰的表情。

  元颢表情诚恳地说:“臣在北方时,常感君主昏庸、太后淫乱,今见陛下,方知天子之圣德!”

  相比自家臣子的恭维,北魏降臣的话明显更能戳中萧衍的爽点。

  皇帝脸上露出笑容,对元颢说:“魏王言过矣~”

  元颢恭敬地向萧衍行礼,以示尊敬。

  萧衍对此十分满意,继而看向陈庆之:“子云,吾欲派你领兵护送魏王北返,何如?”

  陈庆之一惊,没想到萧衍会这般心急。

  但他是军人,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不会拒绝皇帝的命令。

  陈庆之刚要回答,中书令徐勉突然插嘴。

  “陛下,护送魏王北返之事,还请陛下从长计议!”

  徐勉的反对堵住陈庆之的嘴,同时也让皇帝萧衍皱起眉头。

  “中书,你有何计议?”

  萧衍的语气中略带不满,他原本认为宗室和高门反对北伐也就算了,没想到身为心腹之臣的徐勉也反对北伐。

  然而徐勉身为中书令,位同宰相,对南梁国情的了解,恐怕比萧衍还要深。

  徐勉告诉萧衍,自普通三年始,南梁连续五年对北魏用兵,国力消耗十分严重。

  而今国库根本拿不出钱支撑北伐,希望萧衍能止戈歇战,与民休息。

  萧衍无奈地呼出一口浊气。

  身为皇帝,他自然知道国库虚实,但架不住机会难得!

  魏王元颢在北魏的身份很高,如果南梁真能扶持元颢登上北魏皇位,萧衍有生之年说不定还能完成统一中原的夙愿!

  恢复中原,那可是自东晋以来,南朝皇帝们梦寐以求的伟业!

  不怪萧衍不心急,他年事已高,机会可遇不可求。

  但中书令徐勉的话,萧衍不能不听。

  他对中书舍人朱异说:“朱异,你去东宫传朕口谕,叫太子携太医探望子云的儿子陈昕。”

  中书舍人朱异顿首领命,亲自前往东宫传口谕。

  在场的徐勉、陈庆之、元颢等都是人精,明白皇帝想要北伐的心思没有改变。不然萧衍不会让太子屈尊探望陈庆之的儿子。

  这是一种政治信号!

  萧衍吩咐完,跳过国库的话题,直接向元颢询问北魏的军事部署、国内局势。

  元颢知无不言,尽管他本人并不想返回中原。

  元颢告诉萧衍,如今的北魏境内,大致有以下几股分裂势力。

  一是占据河北大半,建国“大齐”,拥兵数十万的葛荣。二是在青州起义,自称“汉王”,拥众十万的邢杲。三是盘踞陇山,建国“大赵”的关陇起义军领袖万俟丑奴。四是割据雁门的契胡首领刘蠡升。

  元颢为萧衍讲解北方形势,中书令徐勉在旁听完,终于明白萧衍为何急于北伐。

  看北魏这架势,鲜卑索虏马上就要亡国了呀!

  即便是徐勉,也认为机不可失,开始参与讨论。

  唯独陈庆之默不作声。

  陈庆之将元颢所言,全都默默记在心里,以待将来。

  同泰寺内,影响天下命运的会谈仍在继续。

  ……

  与此同时,秦淮河畔,朱雀门。

  陈昕赤裸上身立在门前,向来往路人展示自己后背的伤痕。

  大哥陈昭撑着纸伞站在他身边,口中吆喝:“建康城的乡亲们,我是关中侯之子陈昭,这是我五弟陈昕!昨日朱雀桥上,我五弟陈昕和西丰侯世子起了冲突,想必大家都有所耳闻!”

  “朝廷有旨,令我陈家和西丰侯家,对当事之人严加管教,家父已抽了五弟一百下,请大家做个见证!免得叫人诬告我家阳奉阴违,不遵朝廷旨意!”

  来往路人见状,都向陈氏兄弟投来同情的目光。

  即便是那些世家高门的子弟路过,也不禁要为陈氏说上两句好话。

  萧正德父子声名狼藉,谁见了不得拉踩一番?

  然而越是可恶的人,其脸皮就越厚。

  朱雀门内,萧见理领着十几个泼皮流氓,大摇大摆地走过街道。

  萧见理如昨日一般,上身仅穿一件短衫,露出胳膊,手里握着长刀,来往行人避之不及。

  就连同为宗室的萧氏子弟撞见萧见理,也会毫不保留地对其投来厌恶的目光。

  萧见理在建康城,就是这般令人厌恶,可他却浑然不觉!

  一行人来到朱雀门,目标直指陈昕。

  大街上,萧见理见陈昕赤裸上身,露出后背伤势,出言讥笑陈昕:

  “陈昕,汝不是挺嚣张的吗?今儿怎么挨了鞭子呀!”

  陈昕不屑地看向萧见理,这种傻帽,理都懒得理他。

  陈昕不说话,萧见理倒越发来劲儿。

  萧见理威胁贬低陈昕:“陈昕,汝陈家一介寒门,也敢跟我斗,往后这建康城呀,你见了我若不磕上两个响头,小爷我便再让我父参你父亲一本!”

  “哈哈,听清楚了吗?听清楚的话,就赶紧过来给爷爷我磕头!”

  陈昕瞥他一眼,从喉咙里吐出一口粘痰:“呵呸!哪里来的傻缺。”

  粘痰砸在萧见理脸上,惹得左右行人捧腹大笑。

  萧见理擦拭脸颊,当他看到手里的粘痰时,惊怒地瞪大眼珠,差点气晕过去。

  堂堂西丰侯世子,竟在大街上被人吐痰吐在脸上,这等奇耻大辱,叫萧见理怎能受得了。

  萧见理当即挥舞长刀,叫嚣道:“陈昕,我宰了汝!”

  陈昕身旁,大哥陈昭连忙上去阻拦:“世子息怒!”

  没曾想,失去理智的萧见理竟然挥刀砍向陈昭!

  陈昭吓得闪开,却还是被划伤前胸。

  血洒街头,路人们赶紧跑到一旁,然后围成圆圈近距离观看陈家和西丰侯家械斗。

  陈昕见陈昭被砍杀,怒目骂道:“萧见理,汝竟敢砍伤我兄长!宋蛮子,给我杀了他!不要留手!”

  宋蛮子抽刀上前。

  萧见理看到宋蛮子,吓得赶紧往后退,并把带来的地痞流氓推到身前,让手下拦住宋蛮子。

  这些建康城的泼皮都是亡命徒,纷纷拔刀杀向宋蛮子。

  朱雀门前顿时上演全武行!

  两边都是胆大包天之人,敢在大梁都城的街道上公然械斗!他们就不怕朝廷怪罪吗!

卜部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