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戈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8章 说好的发家致富呢?

  建康最大的集市名叫“西口市”。

  西口市和建康城的南城墙之间,间隔数百米远,中间还夹着一条秦淮河,由名桥“朱雀航”相连接。

  西口市对面,穿过御道再走二三百米远,就是大名鼎鼎的乌衣巷。

  陈昕站在西口市的街道上,面前是卖甘蔗的岭南蔗商,蔗商身后是十大车产自岭南的早熟甘蔗。

  陈昕跟蔗商讨价还价,把价钱从每斤10钱,压到每斤6钱。

  蔗商这才松口,嘴里还念道:“陈五郎,看在关中侯的份上,我才给小郎君你这个价钱嗷。还有说好的,我这十车甘蔗你们陈氏全包了,可不要拿我寻开心哦!”

  陈昕自信地笑道:“你放心,我怎么可能拿你寻开心,那岂不是败坏家父名头?”

  “那小人就在此等小郎君半个时辰,过时不候!”

  “好,你等着,我这就去拿钱。甘蔗给我留好咯,一根都不能少!”

  陈昕和蔗商谈好价钱和交货时间,立马追上大哥陈昭。

  大哥正准备返回秦淮河北岸,去官方的盐市买盐。布匹、木料、皮草可以在西口市买,这盐和铁,还得去官市。

  然而陈昕叫住陈昭,请求大哥把买盐的钱,挪一部分给自己。

  陈昭疑惑:“昕弟,你拿钱干嘛?”

  陈昕回答:“我买甘蔗!”

  出乎陈昕预料的是,大哥竟然猜到了陈昕的意图!

  “昕弟,你想炼糖?”

  “啊,兄长,你怎么知道?!”

  陈昭笑道:“你兄长我又不是没读过书,《西京杂记》里说的石蜜,我还是知道的。”

  正如大哥陈昭所言,古人其实很早就在用甘蔗制糖了。

  西汉学者刘歆在《西京杂记》中有载:“闽越王献高帝石蜜五斛。”

  陈昭问陈昕,甘蔗的价格是多少。

  陈昕如实回答,1斤6钱。

  大哥又问陈昕,知不知道建康城1斤石蜜卖多少钱。

  陈昕答:西口市里,1斤石蜜价值约110钱。

  把甘蔗练成石蜜,每斤差价104钱!

  1石差价为12480钱!

  大哥陈昭闻言听完,觉得这买卖能做!只是制糖工艺,陈家无人懂得。

  “昕弟,你真会炼制石蜜吗?”

  “兄长,这石蜜简单得很,你信我的。”

  “那好,万一事情不成,阿翁怪罪下来,兄长我跟你一起扛!”

  陈昕盯着自家大哥那双真诚的眼睛,不禁心生暖意。

  兄弟二人返回西口市,找到卖甘蔗的岭南商人,花费12万钱,买下蔗商的十车甘蔗。

  看着车里的甘蔗和岭南商人身边几大箱子铁钱。

  陈昕直呼南梁通货膨胀之严重!

  买10车甘蔗花10万钱,放别的朝代人听了恐怕都不信!

  岭南商人见陈氏兄弟这般大手笔,主动提起自己身份:“二位郎君,在下姓蔡名道,南康郡人。”

  大哥陈昭说:“原来你是南康蔡氏的人,怎么跑到建康来做买卖了?”

  蔡道笑答:“建康乃大梁都城,做买卖自然要来都城。”

  一番寒暄,蔡道表示如果兄弟二人有需要的话,他还可以从岭南运甘蔗来。

  陈昕说:“你尽管运来,有多少我们要多少,就是把岭南的甘蔗都砍完,咱们也吃得下!”

  蔡道哈哈笑道:“陈五郎真会说笑,我蔡氏哪里砍得完岭南的甘蔗,不过南康一郡的甘蔗,我蔡道还真可以给二位都拉来!”

  陈昕点头:“好,那咱们说定。你的甘蔗到了建康,直接拉到我陈庄就行。”

  “一言为定!”

  双方约定长期合作后,陈昕和陈昭马不停蹄,带人拉着五车甘蔗离开建康城,前往位于雨花台南面的陈家庄。

  身为南梁名将,陈庆之可不只拥有建康城内陈府一座住宅。

  建康城外,陈家还有好几处田产、庄子。

  兄弟二人领着两百人的大部队,和载有各种布匹、皮草、矿石、甘蔗的牛车,浩浩荡荡离开西口市。

  车队踏上被称作“长千里”的建康城南御道,一直向南数百米,出南篱门。

  说起这南篱门,就不得不提一提六朝古都建康城的城市规划。

  东吴时,建康初建,没有城墙,只有宫城。后来,宫城西面修起石头城、西州城,北郊长江边修筑白石垒,东北有钟山,东有东府城,东南两面又沿青溪和秦淮河立木栅,设篱门。

  建康在很长一段时间并没有“城”的概念,而是一整个拱卫宫城的防御体系。

  一直要到东晋,司马氏才想起来应该给都城修外郭,建康这才有了大众认知里的城墙。

  自此,建康城可以分为三个部分。

  一是最里面的宫城,又叫“台城”。

  二是都城,暨台城和城墙之间的部分。

  三是外围,都城之外,篱门之内,都可以被视为建康城的外围。这个范围很大,包括秦淮河沿岸,和沿岸的西州城、东府城、丹阳郡城三座卫城,还有建康城北的鸡笼山,城东的燕雀湖等。

  出篱门,才算真正意义上出了建康城。

  陈昕和陈昭带领车队出南篱门,一路经过雨花台,行十里路,终于抵达陈家庄。

  江左的丘陵起起伏伏,陈家庄就建在丘陵边缘一处较为平坦的地方。

  田野间,烟雨袅袅。

  一座占地上千平米的汉家坞堡,如张开前臂的老虎,趴在丘陵之间。

  坞堡内不时传来阵阵喊杀声,那是威震江淮的白袍军在操练!

  陈昕骑在马上,亲兵宋蛮子在前面牵着缰绳,眼珠紧紧盯着近在咫尺的陈家庄。

  队伍里,两百名新招募的壮丁和宋蛮子一样,神情期待地打量起那座白墙黑瓦的坞堡。

  陈昕说道:“宋蛮子,去叫坞堡里的人出来迎接!”

  “唯!”宋蛮子三步并做两步,健步如飞地跑到陈家坞堡门口。

  门口,四个身穿白色戎服的门卫拦住他:

  “站住,做什么的!”

  宋蛮子抱拳:“在下宋蛮子,是陈五郎的亲兵,大郎君和五郎君就在不远处,还请诸位弟兄通报一声!”

  门卫闻之,欣然入堡禀报。

  随后,坞堡里走出数十名白袍军,陈昕和陈昭下令,把车队开进坞堡。

  宋蛮子跟着队伍进入坞堡,映入眼帘的便是宽阔亮敞的演武场。

  演武场四周,屋舍一间挨着一间,全都是供部曲住宿的厢房。

  “宋蛮子,跟我来!”

  演武场上,陈昕喊了一嗓子,宋蛮子赶紧跟上。

  陈昕带着宋蛮子穿过两进宅院,进入坞堡核心区。令人惊奇的是,坞堡里面竟然还有农田、菜园、河塘,直叫宋蛮子大开眼界。

  陈家坞堡,比它从外面看上去的还要大得多!

  这是当然的,坞堡可是世家豪强赖以为生的工具,自然怎么厉害怎么修。陈氏虽然不是世家高门,但梁武帝萧衍还没当皇帝时,陈庆之就跟着萧衍混了,到今天陈家能有一座强大的坞堡并不足为奇。

  陈家堡的外围是军事区,内里是生活区。

  军事区驻扎有白袍军8百人,其中大部分士兵都打过去年的涡阳大战,小部分参加过前年的寿春战役,极少数经历过三年前的徐州之战。

  而在生活区,生活区里不只有农田,还有铁匠铺、裁缝铺等等。

  里面住的不只有陈氏家眷,还有白袍军战死士卒的遗孀遗孤。

  傍晚,陈昕让宋蛮子跑腿,收集制糖能用到的器皿。

  陈家堡的后厨和妇孺都来帮忙。

  陈昕按照前世网上看到的方法,让人把甘蔗榨汁,然后煮蔗汁熬成糖浆,再加贝壳粉自然冷凝。

  大家忙活一晚上,用掉一车甘蔗,大约2000斤。

  第二天早上糖浆果真凝固成块!

  然而一称重,2000斤甘蔗,只炼出400来斤石蜜。

  算一下利润,2000斤甘蔗价值12000钱,400斤石蜜能卖44000钱,得利32000钱,再算上烧柴火、人工,一车甘蔗最多赚3万钱,十车甘蔗就是30万钱利润。

  30万钱看似很多。

  但陈昕一想,我这是在南梁啊!

  以南梁都城建康的物价水平,30万钱,最多也就只能买375石粮食……商家心情好打个折扣,那也才400石粮食。

  陈昕抑郁了。

  他蹲在院门石阶上,眉头紧皱。

  说好发家致富呢,怎么跟前世网文里写的出入这么大呢???

  “30万钱,30万钱能做啥啊!”陈昕拍着大腿小声抱怨。

  身旁,大哥陈昭倒是蛮乐观的,大哥安慰陈昕:“昕弟,你已经做得很好啦!咱们买甘蔗才花了12万,转手一卖,直接30万,暴利啊!等下次蔡道的甘蔗拉来,咱们继续炼糖!”

  对此,身为穿越者的陈昕当然不会满足。

  他看着黢黑发红的石蜜,突然一拍脑门:“有了!”

卜部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